走好中国崛起的最后一里路

+

A

-
中国繁华的背后仍有很多问题待解(图源:VCG)

最近中国发生了四起备受关注的事件:广东暴雨事故、主持人崔永元曝光娱乐明星范冰冰阴阳合同逃税内幕、中兴事件和安徽省六安市教师集体上访讨薪事件。这四起事件看似毫无关联,其实存在紧密关联,均暴露出中国崛起下的薄弱短板。

广东作为中国南部沿海省份,季节性台风引起的暴雨本乃家常便饭,城市管理者理应防患于未然,预先有周全规划,特别是广东省经济发展水平位居中国大陆省份之首,城市基础设施的现代化水平本该更高。结果近日广东因为台风“艾云尼”过境引起的暴雨天气,竟然造成多人疑似触电而不幸身亡的惨剧,暴露出广东光鲜亮丽背后的城市建设薄弱环节,城市治理仍然不够现代化和以人为本。

崔永元因为电影《手机2》的私怨迁怒于女主角范冰冰,扔出娱乐圈天价片酬和阴阳合同逃税的震撼弹,招来中国国家税务总局的调查核实,导致整个娱乐圈惊慌错乱、人人自危,众多影视股大跌,将近些年中国影视业繁荣发展背后的问题尽数暴露。

中兴事件缘起于4月16日美国商务部重启出口禁令,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出售通讯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导致中兴这家中国通讯业巨头“主要经营活动无法进行”,被迫陷入休克状态,并牵累许多高科技股跌到接近批量停盘。尽管后来经过中美多轮经贸谈判,中兴公司暂时得以摆脱困境,但此事不失为一剂强力清醒剂,让世人看到中美之间的相当差距,特别是核心技术严重受制于人的现实。

安徽省六安市教师集体讨薪事件则是近期多起教师讨薪事件的缩影。本来只要地方政府落实国家法律对于教师待遇的保障,根本不至于激起教师们的众怒。而且即便出现教师上访事件,只要及时回应和解决他们的诉求,也不难应对。可惜地方政府一错再错,诉诸暴力,酿成群体性事件,不仅将中西部省份地方财政的虚弱状况和区域发展差距暴露无遗,还折射出了地方政府在社会治理过程中的能力短板。

这四件事反映了中国崛起盛世图景下的薄弱一面,或许还有更多更复杂更严峻的问题尚未触及,但足以构成警醒。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发展的巨大进步,特别是经济总量跃居全球第二并不断缩小与美国的差距,中国日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距离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无数中国人梦寐以求的民族复兴理想只剩下最后一里路。在此过程中,有关中国崛起的讨论逐渐兴起,“中国模式”成为国际舆论长盛不衰的议题,甚至连一些西方精英都主动提出“北京共识”,以此来与昔日风光无限、现今却遭遇困境的“华盛顿共识”相提并论。

这一切既让中国社会洋溢着自信和喜悦,也难以避免地导致一些人的民族主义情绪由自信滑向盲目自大。在中兴事件发生之前,“中国全面超越美国”、“中美贸易归零论”和“厉害了我的国”等声音,将这种不成熟的心态尽数暴露。但其实就像最近四起事情暴露出的城市治理短板、收入分配不均、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地方政府财政和治理问题,中国还存在不少困境,发展不均衡不充分问题仍然非常突出,能否认识并解决这些问题,将直接决定中国崛起的成效。

保持战略定力踏实解决问题中国才能顺利走完民族复兴的最后一里路(图源:VCG)

必须认识到,中国依然是个发展中国家,要到2035年才能基本实现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才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无论是人均GDP,还是核心技术等硬实力,抑或以理论文宣为精髓的软实力,今天中国都与美国存在相当差距。而且长期以来,中国政治文明建设始终未能跨越“历史的三峡”,法治仍然不够完善,人治和官僚主义余毒尚未完全清除,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更是距离现代化目标任重道远。

所有这些问题都是中国实现民族复兴过程中不可回避的现实,而无论是阴阳合同逃税问题、中兴事件,还是教师集体上访讨薪,其实都只是这些问题的表层症状。因此中国近些年的进步固然令人振奋,但绝不应该由自信滑向盲目自大,以至于头脑发热膨胀认不清现实。尤其是在中美结构性矛盾日益严峻,中国更没必要因为盲目自大而去刺激美国对中国愈来愈强的戒惧之心。

当然,认清中国现实处境特别是国家崛起的薄弱底层绝不是为了让人再由自负滑向过度自卑,而是为了下决心除旧革新,补齐短板。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国家在转型过程中都会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这都是非常正常的现象,有问题不可怕,能解决掉这些问题就行。同样道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国情复杂的超大型国家而言,本来就在近代远远落后于西方,后来又走过不少弯路,能有今天这般成绩已经非常了不起。在此过程中,有一些不足、缺陷和薄弱底层,亦是难以避免,重要的是敢于下决心解决短板,有错必纠,夯实国家崛起的薄弱底层,避免出现“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的局面。毕竟国家崛起是个空前复杂的世纪工程,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而是必须付出艰苦持久的努力,特别是有魄力有决心解决问题。

在认清现实和下决心解决问题的同时,还必须保持定力,没必要患得患失,时而盲目自负,时而过度自卑,更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中国早已不是改革开放前的贫穷落后中国,更不是1949年前那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相比于外界的纷纷扰扰,中国最重要事情是实现民族复兴,不断奔向“两个一百年”目标。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国民族复兴之路越是只剩下最后一里路,就越不要被无谓事情干扰,应“任它惊涛拍岸,我自岿然不动”。

最后还要认识到崛起是一个长时间甚至较长历史周期的过程,不可急躁,否则欲速则不达。当年中国之所以闹出大跃进的悲剧,就是因为过于急切地追求赶英超美,严重脱离社会发展规律。要知道,孩子长大尚且需要时间,更何况是复杂艰巨的国家崛起。特别是中国崛起是一个漫长的世纪接力赛,无数仁人志士已经付出大量汗水、鲜血,经过了数代人持之以恒的努力,根本没必要在最后关头突然变得急躁。当然,也正是因为崛起是一个漫长过程,在此期间有一些问题、短板,大可不必杞人忧天,不妨将其看作每个人成长过程都会遇到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只要正确认识和及时解决,就自然会守得云开见月明,豁然开朗。

总之,1949年中国首次实现近代以来真正意义上的主权独立,1978年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又创造经济发展契机,现在距离民族复兴理想只剩下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里路。但正如最近四起事件折射出的,这最后一里路走起来十分不容易。对此中国唯有保持清醒认识和战略定力,戒急戒躁,朝着正确方向不懈努力,方能不辜负时代,方能成功走完国家崛起的最后一里路。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