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习近平扛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旗

+

A

-

今年5月5日是被称为中共理论鼻祖的德国思想家马克思(Karl Marx)的200周年诞辰。此前的一天,中共在北京举办了高规格的纪念大会,七位常委悉数出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称赞马克思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重申“继续高扬马克思主义伟大旗帜”。中宣部亦推出《马克思是对的》等系列宣传片,同时中共还向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小城特里尔(Trier)捐赠了一尊巨大的马克思铜像。中共为何如此高调纪念马克思,引发了舆论的关注和热议。

中共在北京高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图源:新华社)

习近平扛起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大旗

自2012年执政以来,习近平在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主动扛起国际社会主义大旗,“社会主义”成为习近平时代最大的政治符号。国内方面,他将社会主义作为施政方向,包括在政治上以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为依归,厉行党建和大规模反腐,强调民主集中制的“集中统一”原则和“四个意识”,改革党政机构;在经济和社会民生上突出“社会主义”性质,划拨10%的国有资产充实社保基金,将扶贫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施政高度,提出“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在文化和意识形态上,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掌握意识形态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扩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力。

相比于国内,习近平在世界推广中国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和治理经验的努力更值得关注。去年他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他认为,源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了强大的生机”,中国实践“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这一表述极具政治抱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苏东剧变之后,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被边缘化,自由主义成为世界潮流甚至被许多人奉为“历史的终结”。在此时代背景下,习近平却能如此去为社会主义正名,立下中国分两步走至2049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令不少人将十九大报告誉为“新时代的共产党宣言”。

自此之后,中共开始更积极地推广国际社会主义,一方面在世界范围构建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国际新秩序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另一方面高调推进党际外交,分享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施政经验。2017年12月习近平在北京兴办了由世界300多个政党和组织参加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这让不少人联想起曾经以各国社会主义政党为主体的共产国际和社会党国际的雏形。但这又异于共产国际和社会党国际,今天中国更尊重他国的自主性。正如习近平在会上所言,中国不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经验,只是“愿意同世界各国政党分享治理经验”。

此外,习近平还很重视社会主义外交,包括维护和巩固与越南、老挝、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比如,去年十九大刚结束不久,习近平在赴越南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连续访问了越南、老挝两国。期间,他十分强调中国与越南、老挝的社会主义属性,他先是对越南强调中越两国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制度相同、发展道路相近,前途相关、命运与共”,应当打造专门针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命运共同体”,接着在访问老挝时更是将打造“具有战略意义的命运共同体”和“推动社会主义事业兴旺发达”写入《中老联合声明》。这一切说明中国对越南、老挝的态度,除了正常外交关系之外,更多了一层“社会主义友谊”的含义。而这也更明显地体现在中朝关系上。过去几年中朝关系虽有诸多摩擦,甚至出现“貌合神离”的危险,但随着前段时间金正恩两次访华,以及期间他对中朝友好传统的重申,其实已令两国关系雨过天晴,回到了具有血盟性质的“特殊国与国关系”。

习近平的政治抱负和理想

上述种种,其实均在说明习近平高规格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年并非偶然,而是近年来中共扛起国际社会主义大旗下一个正常现象。那么,习近平为何要扛起国际社会主义的大旗?这除了因为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是中共安身立命的道统外,主要是因为习近平的政治抱负和社会主义情结。

众所周知,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其实具有非常理想主义的一面。当年马克思正是因应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问题开出自己的药方,于1848年发表了《共产党宣言》。自此以来,世界范围内的社会主义运动便开始兴起,出现过第一国际、第二国际和第三国际,并在冷战时期达到巅峰。可惜,苏东剧变后,曾经风靡一时、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相抗衡的国际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谷,新自由主义成为世界的主流思潮。然而,经过近三十年的潮起潮落,中国、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并没有如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所说那样走向失败,反而均因为改革纷纷走向了快速发展的道路。中国的发展更是举世瞩目,不仅内部政治社会高度稳定,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在1998年和2008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机时依靠独特的经济模式有效抵御了经济风暴的冲击,被称为世界经济波动的稳定机和经济增长的最大推动器。

近年来这种对比鲜明的情况进一步凸显。一方面西方逆全球化浪潮兴起,孤立主义和极右势力趁势崛起,长期盛行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另一方面中国却正处于快速崛起的历史位势,2012年以来更是在习近平治下主动走向世界,启动改革开放2.0,意在“为世界贡献中国治理智慧和中国方案”。在此情况下,中国主动扛起了国际社会主义的大旗。

除此之外,习近平本人的社会主义情结亦是关键因素。习近平出身于“红色家庭”,其父习仲勋是开明的改革派,一生信奉社会主义,在中共元老界享有清誉,而且他非常重视对子女的社会主义理想信念进行教育。在家庭的熏陶下,习近平自小就在心里埋下了社会主义信仰的种子,再加上20世纪70年代文革期间习近平作为知青在中国西北部的陕西农村插队,多年与当地底层百姓共同生活的经历,让他对中国底层社会的现实更加了解,也更能体恤底层民众的辛酸。据大陆官媒报道,习近平当时就曾熟读马克思列宁主义一些经典著作,后来又进入清华大学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他对社会主义信仰的坚守从他一言一行中都可以找到印证。他在许多个场合说过“没有社会主义理想,不是合格的共产党员”,并在2012年执掌中国最高权力后以社会主义为施政导向,强化马克思主义的道统,推进更公平的经济社会政策。

正是因为上述原因,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正式扛起国际社会主义的大旗,以“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学社会主义”道路为旗帜,成为21世纪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名副其实的代言人。可以预见,社会主义大旗将成为习近平时代最大政治象征,他将扛起这面大旗去探索人类新的国家发展模式。

(本文转自《多维CN》34期精粹《观察站:习近平扛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旗》)

专栏:余一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