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崛起 中共接受亚文化了吗

+

A

-

北京时间6月21日,第八十期青年文艺论坛《“亚文化”正在“主流化”?——网络亚文化的当代形态和未来影响》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

游戏产品竞争的本质是IP的竞争,而亚文化是游戏精神的浓缩(图源:VCG)

对于亚文化和主流文化的碰撞,本次讲座的主讲人——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林品博士表示,“亚文化”这个词汇是在特定的历史语境下成型的,是和主流文化形成对抗性关系的文化群体。一些小众文化在相对封闭的群体中形成时,会借助亚文化来命名它,但未必是和主流文化存在着相对强烈的对抗关系。

在中国的语境下,会强调主流文化和官方文化,用抵抗收编和犬儒主义和革命的这样二元对立的词是无法描述当代亚文化的处境的。

对此,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孙佳山教授提到,过去某些不起眼的文化现在呈现出爆炸式的发展,很大一部分得益于互联网。在中国,这些情况更为复杂,比如风靡一时的短视频播放平台抖音、快手,在知识分子的传统框架内得不到正确解释。

在自由交流环节,在场予坐的嘉宾提出,“小粉红”的崛起似乎是官方对亚文化的妥协与默认,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并不反对“帝吧出征”事件,这样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恰好表现了主流媒体矛盾的心理,如果官方一味的打压亚文化,是不被大众所接受的。官方对亚文化的接受其实只是接受表层的东西,但亚文化本身的反抗性是不被官方接受的。在对亚文化解读的过程中,还是离不开政治的因素。

关于亚文化概念的明确理论阐释,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美国社会学界的相关讨论和六七十年代英国伯明翰学派的文化研究,早期从事亚文化研究的英美学者倾向于强调,亚文化具有反抗性与颠覆精神,积极地寻求某种小众的风格。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以青年文化为主体的各种面目的亚文化现象,由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不断向世界其他区域蔓延,成为20世纪下半叶横跨不同肤色、民族和国家的,几近全球性的一大文化现象。

然而,进入到21世纪以来,以移动互联网为表征的人类史无前例的媒介迭代浪潮,不可避免地带动了各个领域、各个层级的文化经验的更新。

中国作为世界上移动互联网普及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以网络文化为主体、以网络一代为主力,其亚文化形态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对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中国出现的亚文化现象稍加关注,就会发现,其已经大大挣脱出1950年代以来诞生于欧美的亚文化范畴。亚文化的核心定义还是不是抵抗?何为抵抗?以不与主流直接对抗的方式存在,是否也是一种抵抗?

撰写:时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