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像与不像

+

A

-
2018-06-29 09:20:48

2018年7月1日中共迎来建党97周年纪念日。官方发布雄文加以纪念,其中习近平被冠以多个头衔,包括“领路人”“舵手”“顶梁柱”等。而此前中共在北京时间6月22日至23日,召开了极高规格的外事工作会议,习近平在会上正式做出了他对中国外交的全盘谋划,系统阐述了他的外交思想。纵观习近平近些年在内政外交领域的作为,习近平展现出毛泽东一样的气魄和战略眼光,因此,很多人将习近平比作新时代的毛泽东。然而,此种说法却忽视了毛习之间的巨大差异。习不同于毛的最大之处是他摆脱了毛的斗争思维,却拥有毛所缺少的现代意识和世界眼光。

北京商铺陈设的毛泽东和习近平的肖像(Reuters)

毛习之间的相似超过毛邓习

不可讳言,毛习之间确实存在很大的共性,最突出的可谓是在外交上的积极有为的气魄、雄心和战略眼光。毛泽东处于美苏争霸的冷战格局下,他提出“三分世界”,以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成功统战了第三世界国家。从他的诗歌《念奴桥·昆仑》中也能看出他的气魄:“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在当时的条件下,他甚至还输出革命,成为当时风靡世界的世界左翼领袖“3M”之一。另外两位“M”分别是马克思(Karl Marx)和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

相对于毛的革命浪漫主义,邓就显得有些务实,这也与邓所处的时代背景有关。毛去世后,邓的主要任务是集中精力收拾内政的烂摊子,发展经济。而国际局势也发生了改变,中国基本跳出美苏争霸的格局,邓小平做出“和平与发展”的战略判断,淡化了毛时期的意识形态特征,以经济为中心发展国际关系。后又因苏东剧变,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更加坚定了他在国际上韬光养晦,专务经济的战略。

习近平所处的时代,与毛邓的历史环境皆不同。当前中国既不像毛泽东时期那般一穷二白,充满意识形态偏见,又不像邓小平时期那样只能韬光养晦、专注内务、无暇他顾。中国当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工业国,距离民族复兴的目标比近代以来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而当今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格局矛盾丛生,金融危机、恐怖主义、地缘冲突危机四伏,分离主义和极右主义潜流暗涌。中国和世界皆明显不同以往,正如习近平所说,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而世界则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习近平顺应时势,积极有为,一则承继和平发展的道路,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推动国际秩序的完善,二则坚决维护中国核心利益,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合作关系,在中菲南海仲裁案、中印边境对峙、半岛核问题等事情上敢于作为。更为突出的是,习近平的国际主义抱负之强超出以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标志的“中国道路和中国方案”不断地走出国门,成为众多发展中国家争相学习的榜样。习近平在去年十九大上号召要“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一极具政治抱负的气魄,俨然是向世界宣示“中国和平睡狮已然醒来”。

习近平身上体现出的气魄和雄心,显然与邓小平的低调务实不同,而是与毛泽东有着几分相似,毛习不仅具有宏大的气魄和雄心,而且都有浓烈的理想主义气质,都非常擅长从战略层面思考问题。他们不仅要改变中国,还希望促进人类社会发展。

毛习的差异实质在于现代意识

但毛习之间有诸多相似之处,绝不代表习近平是另一个毛泽东,或者说习近平等同于毛泽东。实际上习近平和毛泽东主要是在气魄和战略性方面相似,而在别的更多方面,则有明显区别,特别是习近平比毛泽东更有现代意识,更少的斗争思维。

时代环境和个人际遇的不同令二者有许多不同。毛泽东生于专制王朝末期,几千年的封建思想仍然影响甚大,置身其中的他难以避免会受到一些影响。而且他成长和革命生涯正值中国两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交替之际,乱世之中,生存环境严峻,时刻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再加上彼时中共深受“左”的思想束缚,难免会保持高度戒备的斗争思维。

而习近平成长于红色中国的红色家庭,历经社会主义理想的浸染,具有极强的社会主义理想情结,又在文革中深受“以阶级斗争为纲”之苦,对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洞若观火。而其近四十年的从政经历,从基层村镇、县市,到省部,最后到国家领导人,其从政历程和治理经验都是在改革开放时期建立起来,并且都是在福建、浙江、上海等中国开放的最前沿,其世界眼光和现代意识便是这个时代造就的。

因此,同具理想主义气质的习近平,相比毛泽东,就更多了一份现代意识和世界眼光,这便使得他的理想主义兼具现实主义,从而有了落地的可能,也更契合现代中国。

这种现代意识最突出的体现对斗争思维的扬弃和对和谐精神的推崇。毛泽东时期,整个社会高度意识形态化,充满了阶级斗争的思维。而习近平不同之处在于,他虽深知国内外某些领域的意识形态斗争仍然存在,但他与邓小平一样,深知和平和发展才是中国的主要矛盾,推崇中国传统“和”的精神,强调包容和谐的社会理想。他在国内对政治社会和意识形态领域存在的斗争思维进行拨乱反正,比如废除广受争议的劳教制度。在国际交往中倡导包容共享的外交理念,反对零和博弈,推动构建利益共享、命运与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

习近平的现代意识还表现为对法治理念的张扬。毛泽东时期,由于中国缺乏法治的历史传统,加上初创的中共政权对作为现代社会基础的法治精神缺乏足够的重视,于是,在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下,又缺乏法治约束,治国理政就高度依赖领导者个人的意志。成长于毛泽东时代的习近平,对此悲剧了然于心,不管是个人的成长经历,还是对古今中外历史的学习,习近平深谙依法治国对于长治久安的深远意义,以及缺乏法治给政权带来的颠覆性危险。因此,上任伊始,针对中国的法治短板,他便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并将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这个“第五个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为此,他开展了空前规模的反腐败行动,推动了司法体制改革,并在十九大后掀起了史无前例的党政机构改革,将法治精神注入到中国的制度体系和执政党的思维观念中,展现出强烈的法治意识。

习近平与毛泽东在气魄和战略眼光上具有很大的相似之处,但他们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人,习近平不同于毛泽东的斗争思维和权力思想,他拥有毛泽东所不具备的现代意识和世界眼光,这或许就是习近平与毛泽东的最大区别。这当然与二者不同的个人际遇有关,但更多或归属于时代之造就。

撰写:余一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