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争从权力到意识形态 中国学界告诫大国魔咒

+

A

-
2018-07-04 19:34:18
中国官方过度认为与美方的良性互动才是符合其国家利益的(图源:Reuters)
 

持续数月的贸易战让中美关系陷入近年最艰难的处境。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来自华盛顿的压力?中国学界日前在北京举行了一次讨论。拥有官方背景的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理论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徐进在6月底的讨论中批评中国之前太“迷信”习近平和特朗普之间的首脑外交,对美期望值过高。他同时建议中国不必小心翼翼担心中美关系,必须牢记“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魔咒,自我创新。

在当天题为《战略竞争下的中美关系未来》的讨论中,徐进先是告诫说,中美首脑外交的效应其实已经很有限。中国是一个特别喜欢搞深化外交的国家,不管是双边的,还是多边的,上合峰会就是中国的外交示例。但是自1990年代开始,中美之间首脑外交的效应其实非常低,期间效果最好的是在胡锦涛访美时期,那次中美良好关系也不过持续了6个月;而效果最差的就是2017年的习特会,仅仅维持了1个月,第二个月就垮了。这就说明不应对首脑外交的期望过高。

在他看来,现今的首脑外交与尼克松(Richard Nixon)访华或1979年邓小平访美不可同日而语。彼时两次外交活动为奠定中美日后的关系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个时候是几十年访问一次,现在毕竟时代不同,现在是一年就要见几次,且平时领导人之间还会通过电话沟通。

此外,他还特别分析了特朗普(Donald Trump)所处的时代特征。他说,强势领导人对国家外交政策的影响力会上升。放眼世界,大国似乎都进入了强人领导的政治模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当然美国国内体制对特朗普有很大的牵制。

徐进认为,在中美关系中中国至今仍是弱势的一方,所以无论在资源上,能力上,还是在战略回旋空间上,可能都比美国要小一些,这就对中国的外交提出更高的要求。

针对中国一直以来的外交政策,徐进批评说,虽然中国官方总是说要保持中美关系稳定向好,但这里面有误区,没必要非得维持良好的中美关系。

“从理论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利益优先,如果搞好关系能获益就搞好,如果搞坏能得利就搞坏,不能先天地认为一定要搞好。外交史中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1870年的普法战争,俾斯麦(Otto Bismarck)故意搞坏普法关系,通过普法战争进而统一了德国,中国可以此为参考。虽说中美有一千条理由要搞好,但美国照样利用中国,若中国反其道而行,没准美国会回过头来求中国。”

对于未来的中美关系,徐进持悲观态度,认为中美在未来的5年至10年间是黑暗期,而10年之后跟美国人还是权力竞争,有可能演变成意识形态上的“冷战”,“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中国应对中美关系的立场,中国应在科技、思想、意识形态、规则及价值观上进行创新,以免在中美之间爆发全面战争后,被美国封死。

撰写:杨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