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九龙治水重建权威恰在其时 梁家河式“造神”需谨慎

+

A

-
2018-07-06 21:32:37
习近平曾在梁家河度过数年知青生活(图源:VCG)

七一中共党庆之际,中国央视热播的《梁家河》纪实文学和陕西各地展开的“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再次将习近平早期下放农村梁家河的知青经历推向了高潮。舆论纷纷质疑,中国是不是又在掀起新一轮的“造神运动”。

中共十九大后,习近平确立了中央权威。随后与之而来的“个人崇拜”,使领袖人物被偶像化、神圣化,最终导致了造神运动的上演。但中央权威和造神运动,二者有着本质的不同。以往九龙治水的时代,造就中央权威的匮乏,十八大后的重建恰在其时,这对中国这样一个庞大国家而言是必须的。但是“造神运动”,是对中央权威的“异化”,更需要谨慎。

加强中央权威 不可异化为个人崇拜

中国历来有造神文化,不唯民间,官方也有此基因。中共建政后,毛泽东曾在造神运动中被抬上巅峰,而后改革开放,类似情形有所回落。直到习近平上台,对其的神化拔高又增多。这固然与时势有关,是强人政治的某种必然产物,但也需警惕其危害,从某种意义上,这种政治操作,最终影响的是共产党和习近平自己的个人威信,实不足取。

习近平上任总书记后的五年,中国政坛堪称中共党史上最不平静的5年,从山西“塌陷式腐败”,到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等一众“大老虎”落马,再到“习核心”确立,“习思想”入党章……这些事件背后都离不开“权威”的建设。

在军队方面,习近平掀起较大规模的军改,重新确立了“军委主席负责制”。拥有230万常备军的解放军的控制权,实际就是掌握在中央军委的成员手中,而军委主席作为军委“第一人”,是名副其实的三军统帅。

前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任期间,一则在老人干政的旧因之下,胡锦涛对军队难以插手;二则其本人性格偏向守成,有一种“既然难以插手,索性就不管”的心态在其中,这就给郭伯雄、徐才厚等拥兵自重,架空高层有了可乘之机。

郭徐二人的落马,军内清理郭徐遗毒思想,通过军改对一大批旧有的中高层军官进行“换血”,目的就是重新确立了军委主席在军内的“统帅”地位。

在破除这些郭徐余毒,令计划等山头主义的同时,中共还在加强“中央权威”,确立习近平党内领袖的地位。例如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确立了习“核心”地位,让“党核心”一词重归政坛。十九大上,更是确立了“习思想”入党章,习近平也成为第三位将自己的名字冠到理论前的中共领袖。

伴随着习近平个人权威的建设,在中国地方高官的带动下,民间的崇拜意味已跃然纸上。

梁家河村村口的地标(图源:VCG)

勿让造神运动“绑架”习近平

与此同时,一种具有封建性的沉渣也在不经意间由部分投机官僚泛起,以对领导人个人的过度吹捧,引发了一定范围的社会焦虑。一些人甚至担忧,在这些投机官僚的无底线吹捧下,习近平是否还能保持清醒。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无论是领袖还是英雄崇拜,都本应是一个“非常时期”的存在,否则将其绝对化将不可避免地造成灾难。

崇拜脱胎于人类内心深处对安全的渴望以及普遍存在的对权威的服从。彼时,领袖与民众形成一种“契约”:领袖将履行自己对当前社会改变的义务并提出目标,而民众则给予信任与服从。而这一切都是以社会的未来期望作为基础,而非对个人的崇拜。

一个英雄或者领袖,都有其相应的人格魅力,也往往会得到人们发自内心的朴素情感。同时,英雄和领袖在承担社会责任和义务的同时,也会有自身的抱负和目标,需要符合自己原则和意愿的操作模式。这也是英雄和领袖在对权力追求和要求社会服从的根源。

但是,当人们将朴素的崇拜与敬仰之情主动或者被动地转化为内心的绝对服从与盲目膜拜时,领袖将成为“神”。

独裁者便是如此愿意动员一切力量神化自己,并以此要求人们绝对服从。许多人在这条路上悬崖勒马,避免了危机,而又有更多的人最终被权力欲吞噬,跌入悬崖。尤其是共产主义国家中,列宁、斯大林,乃至他们的追随者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等等,都拥有着被神化的历史。

历史总是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分析人士指出,正因为领袖倾向于惯性地被权力引诱的风险存在,“造神运动”曾如此反复上演,所以每一次自上而下的权威塑造都应该受到冷静的检视,处在最高位置的领导人必须为可能导致的结果保持时刻的清醒判断。

也就是说,在必要的权威塑造与“造神运动”间划清界限把握“度”,正如威权也应当区分是非常时期之非常手段的临时性存在,抑或个人权力欲望的结果一样。当对个人的崇拜成为无理性的迷信和无条件的遵从时,一切便都已经变质了。因此,领导者所面临的挑战是在建立权威的同时,但必须警惕“过犹不及”。

总之,中国已经经历了毛泽东时代神化造成的“文革”惨痛教训,当今正需要习近平这样一个,魄力与使命感并存、坚毅与睿智兼具的领袖人物存在,但绝对不需要一尊“神”供千秋万代的瞻仰与膜拜。对于民众来说,必须对官方一系列造神先兆保持清醒的免疫力,同时检视反省自己,铲除对政治权威的崇拜和“造神”的冲动。

对于习近平个人来讲,他具有毛泽东的魄力和视野,但他毕竟不是另一个毛泽东,他更具现代政治思维和现代政治理念,对于现代化的执着认识已经在其上任以来的种种执政风格中体现。他的个人的经历和家庭影响,也决定了他并不喜欢这种文革式的个人崇拜,更不喜欢被“神化”的机械式运动。

撰写: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