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前副手泄中财办日常:官越大 文稿写的越多

+

A

-
刘鹤担任中财办主任(图源:Reuters)

在卸任中财办副主任一职后,杨伟民便现身清华大学智库揭秘刘鹤执掌的这一机构的日常工作。

北京时间7月7日,杨伟民现身清华大学,在该校公共管理学院2018年夏季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

杨伟民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中财办)原副主任,最迟在今年6月份卸任该职务,目前仍是中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稍早前,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升格为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仍由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兼任。

杨伟民在讲话中提到,中财办的日常工作方式,即官员都“坚持自己动手、自己动笔、自己动电脑,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一个标点一个标点地抠”。

(中财办)领导班子成员都是亲自动手,官越大,写的越多”,杨伟民说。

另外,杨伟民还在演讲中提及习近平提出供给侧改革、北京“大城市病”、编制“十一五”规划等内情。

 
杨伟民演讲全文:

非常荣幸参加这个盛典。对本届毕业生们圆满完成学业、对老师们又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表示衷心祝贺。

我过去一直在政府部门工作,大半生干的就一件事,码字。成千上万的汉字,如何组合、如何配置才能有用,才能实现效率最大化呢?我把自己30多年组合文字的体会说给大家听听,也许对大家今后会有点用。

第一,要研究,不要写文章。好的文稿是研究出来的,不是做文章做出来的。写不出来、写不好的,肯定是因为没有想法,没有想法肯定是研究不够。我们的研究,不同于研究机构的研究,属于问题导向型、对策建议型、方案比选型研究。研究方式也不是事先列个课题,拉开架势写,很多情况下,研究是贯穿到一篇文稿从拉提纲到成稿的几十遍的反反复复的修改中的。

要研究,是因为责任重大。我们的研究成果直接体现为总书记的讲话、党中央的文件、全国人大批准的规划,成为党中央决策、国家意志、政府工作重点。如果新词很多,口号很响,空话套话满满,但看了以后,不知道怎么干,这样的文稿,就不是好文稿。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反复研究的结果,不是为了写文章写出来的。

2012年第4季度到2015年,经济运行面临“四降一升”,增长速度、财政收入、企业利润、工业品价格持续下降,金融风险上升。“四降一升”,关键点在哪里?反复研究讨论,大家最后认为是价格,是工业品价格连续50多个月的下跌,带来企业利润、财政收入、增长速度的下降。价格为什么跌,是需求不足,还是产能过剩?是总量问题,还是结构问题?是需求侧问题,还是供给侧问题。当时,钢铁、煤炭价格连续两年下降,但全社会表观消费量却在减少,供求规律为什么失效了?原因不是基建投资规模小、增长速度慢等需求不足的问题,而是钢铁、煤炭的产能产量达到了物理性峰值。

所以,“四降一升”是现象,主要矛盾是结构性失衡、主要方面在供给侧,深刻根源是僵尸企业不能及时出清这类要素配置的扭曲。这种情况下,刺激需求,增发货币,加大投资,不仅边际效益递减,而且会加剧产能过剩和金融风险。习近平总书记及时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告诉大家要干正确的事,重点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经过近一年的努力,2016年10月价格稳住了,第4季度增长也稳住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对我国1998年以来一直奉行的扩大需求政策的颠覆性变革,是宏观调控的方向性改变。治大国如烹小鲜。没有深入的研究思考和比选,是不敢提出这种颠覆性思路的。

第二,要思考,不要浅尝辄止。对任何问题,都要深入思考,刨根问底,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像剥洋葱一样,由表及里,一层层剥,找出最终的病根。这样形成的看法,肯定是独特的。

大家都知道北京患病了,而且病得不轻,交通拥堵、污染严重、水资源短缺,房价过高。有的认为是外地人来的太多,千方百计控制人口,但为什么越控制人越多呢?人是跟着就业岗位走的,农业社会人跟着耕地走,工业社会人跟着功能走,功能来了,就业岗位来了,人就来了。既要建设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总部基地、工业基地、商贸中心、物流中心、交通枢纽、航运中心,又要成为文化体育中心、教育医疗中心、科技研发中心,所有功能集于一城,就堵不住人口的蜂拥而入、房价的蒸蒸日上,也难免拥挤不堪的交通、频频光临的雾霾。北京的城市病,病根是功能太多,功能走了,人才能走。治疗城市病,必须动外科手术,疏解北京功能。疏解到哪里去呢?重点是天津、河北,这就有了京津冀协同发展,才有了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
综编:褚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