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中国大陆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再起

+

A

-

台湾官方媒体报道指,中国大陆多个地方政府近期传出发不出薪水、盼金融机构不要抽贷等财务危机,加上官方日前收紧贫户区改造重建的计划,中国地方债问题的严重性再次引发重视。

2015年4月23日,云南普洱,太阳升起时,劳动者在一个住宅区的施工工地上劳作(图源:Reuters)

据台湾中央社7月10日报道,中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前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贺铿5月19日在2018中国企业信用发展论坛上的一段讲话近来被广为传播。他说,中国有人民币40万亿元人民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地方债,“没有一个想还的。”

且不论当前地方政府还债的意愿如何,但他们还债的能力已受到考验。

曾经稳居湖南省内5强的湖南耒阳市,5月应发放给公职人员薪水延迟发放,媒体披露后,于6月初发放完毕。

陆媒《第一财经》报道,耒阳市官方承认国库库存资金严重不足,首先保障离退休人员的费用按时发放,在职干部员工的薪资发放资金尚有较大缺口。

此外,根据陆媒《经济观察报》,市场流传出一份湖南常德市政府6月22日的会议纪录,内容是有关化解政府债务。有消息人士说,这场会议主要是希望各金融机构不要抽贷。

过去几年,三、四线城市推动老旧危房改造重建,这些较为贫困破败的住房被称为棚户区。当地政府为了“棚改”需给原屋主安置金,这项庞大费用由国家开发银行提供专项贷款。但是6月25日传出相关审批暂停,原因可能是认为地方政府将还不出钱。

《经济观察报》报道,2013年左右中国也出现过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大问题,那次主要是因为财政收入放缓。这次则是因为监管部门控管违规融资管道,让地方政府无法借新还旧。

2014年底,中国财政部清理甄别后,确定地方存量债务为15.4万亿元。同时期,陆国务院公布了清理地方债务的43号文。但报道说,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在经历了短暂的恐慌后,发现43号文并没有真正的落地,便又开始融资借债。

报道引述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说,现在地方财政的压力比较大,地方政府需要防范风险,特别是隐形债务等风险。目前来说,有效的方法不多,地方政府一是尽可能收紧开支,二是新增债务偿还旧债。

编辑:宛然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