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刘霞的噩梦 中共的迷梦

+

A

-
2018-07-10 12:25:31

“噩梦从没有消失,我想去有光的地方。”这是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遗孀刘霞诗作中的一句话。当中共允许其离境的消息传来,这句话也被很多人争相转发,是为祝福,同时也在哀叹。

祝福的缘由不言自明,因为自一年前刘晓波因病去世后,刘霞便成了舆论追逐的目标,由于她患抑郁症,海外人权组织和捍卫人权人士持续呼吁,希望中共放弃对其软禁,让其接受海外治疗。而今千呼万唤后,终于得来了人身自由,不是噩梦的消失吗?

哀叹的所在更积重难返,因为刘霞的噩梦所以成为噩梦,与中共有关部门在应对这一事件时一再陷入迷梦中直接相关。试想一下:如果中共能以更开放和现代化的手法来处理刘晓波事件,能够推己及人地对刘霞多点人性化的关怀,事情也不至于如此收场。

刘霞的离开,是否能够带走一段苦痛的历史呢(图源:Reuters)

所幸,在刘晓波去世即将一周年的前夕,据多方消息,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于北京时间2018年7月10日上午11时,乘坐芬兰航空班机,离开北京前往德国柏林。

此消息从刘霞的弟弟刘晖那边获得证实。刘晖虽然未能同行,但他在微信朋友圈中表示,刘霞中午已经离开北京飞往欧洲,开始新的人生,并向姐姐表达了祝愿:“愿她今后的人生平安喜乐”。另外,刘晓波遗孀刘霞的朋友野渡也表示,刘霞已离开北京。德国的大陆流亡作家廖亦武也已经通过发电子邮件的方式,证实刘霞已经离境。

那为何在此时间中共同意刘霞离境呢?舆论场中大致有以下几种声音。

其一与刘晓波忌日一周年有关。毕竟本周五,即7月13日为刘晓波去世一周年,在此时放行也算水到渠成。中共也一直有在周年这样的特定时间去做特定事情的习惯。而中共似乎也早有允许刘霞出境的打算。据此前消息显示,刘霞在7月被准出境是安排好的。今年5月25日,前文提到的廖亦武公开了他与刘霞的谈话录音。录音中廖亦武表示,警察说过7月份,即刘晓波周年忌日(7月13日)过后,会放人。

其二,一周年之际,海外呼吁放行刘霞的声音再次兴起,中共的确也需要在此时给出明确的回应。就在6天前的7月4日,联合国人权专家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释放遗孀刘霞,允许她治病,包括到海外旅行。7月9日,即昨天,是“7·09”事件三周年,台湾陆委会呼吁中国大陆释放刘霞以及李明哲等异见人士。陆委会还对刘霞的身体状况表示关切,以及她仍受人身自由严重限制的待遇;中共应尊重其个人意愿,并及早给予医疗安排,以回应国际社会的关切。

最后,有分析称中共此举与德国的斡旋和中美贸易战相关。

德国政府一直公开表示愿意接受刘霞,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一直在为刘霞前往德国或者欧洲第三国斡旋。今年5月默克尔访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与默克尔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被问到刘霞一案。李克强宣称中方尊重人道主义,愿意就人权个案与德方对话。

而就在7月9日,李克强在德国会见默克尔,共同主持第五轮中德政府磋商,并与德国签署了价值2百多亿美元的交易。中国官员表示,李克强访问德国意在发出中德两大出口国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信号。观察人士说,北京最终答应德国的要求、让刘霞离境,可能与中国在应对中美贸易战时试图获得德国的支持有关。

不过北京对此很快做出回应,表示刘霞是出于自己意愿赴德国,与正在访德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无关。而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在10日晚19时16分发表了署名单仁平的评论文章《西方舆论莫逼这位女士投身政治》,文章不仅否认中共对刘霞有过软禁,并且批评西方媒体过度消费刘霞,逼刘霞做所谓“人权斗士”,将“人权”异化成为地缘政治的一种特殊工具。

无论是哪种原因最终导致了此结果,结果终究是好的,只是时间上本可以更早一些。正如此前多维新闻在社论《必须吸取刘晓波事件的深刻教训》中所表达的观点那样,是次针对刘霞获得的可以摆脱软禁和无孔不入的警察监视,让损害其健康的抑郁或许可以得到缓解的离境行为,事实上本应该早已发生。

自软禁刘晓波刘霞夫妇以来,中共背负了太多的负面形象。而伴随着刘霞转身离开的背影,中共或许也是借此主动获得转身机会,抛下历史沉重的包袱,也便能更自如地去看待那一段历史以及那些人。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