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收紧非长久之道 新时代应有序走向开放

+

A

-

前不久中国江苏省镇江市、河南省漯河市和四川省中江县,陆续爆发退役军人抗议事件,原因是待遇不好、就业前景不妙和福利费不足等。这虽在海外舆论场引起较大关注,却在中国大陆遭到严厉管控,除了《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他个人微博呼吁国家“体恤抗议者,认真倾听他们的呼声”之外,几乎看不到更多信息。

其实类似的群体性事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正在社会转型、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的超大国家来说,再也正常不过,执政党无需紧张,根本没必要在舆论层面严防死守。改革开放40年以来执政党取得的巨大成绩,和2012年新生代领导层上任后透过积极有为凝聚的人心,绝不至于说因为一些抗议就会烟消云散。中国人并不是喜好闹事的性格,多数人都明白事理,只要执政党认真倾听抗议者的声音,积极回应他们的正当诉求,一般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况且今年党政机构改革时新成立的退役军人事务部,用意正是保障退役军人合法权益。既然如此,遇到涉及退役军人的抗议事件,完全没必要管制过严,正常途径公开解决即可,否则既可能会火上浇油,令矛盾愈演愈烈,又可能让人疑虑执政党解决问题的诚意,得不偿失。

中国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初衷就是为了解决退役军人的问题,因此不妨更自信更开放地面对退役军人的诉求(图源:新华社)

遗憾的是,诸如此类言论管制收紧的情况非但不在少数,而且屡见不鲜。从2013年宪政大讨论遭遇封杀、2015年主持人柴静的雾霾调查《穹顶之下》被禁、2016年雷洋案的舆情管制,到去年三位乒乓球国手集体退赛事件发生后网上质疑声音被大举封杀、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遭删帖、北京粗暴驱逐所谓低端人口时的网络删帖,再到前不久北大教师性侵案、鸿茅药酒事件等发生后的舆情管制,莫不是备受争议的言论管制收紧案例。而且这些案例可能只是被曝光的,更多具有争议性质的事件也许消息尚未被曝光就已遭封禁,但即便如此,也足以窥一斑而知全豹。

近些年以来,与中国全面推进深化改革、执政党公信力不断提升相违和的是,言论管控不仅未如许多人所呼吁的那样走向开放,反而日趋收紧,令不少人或多或少都能有所体会。无论是曾经风行一时的言论阵地新浪微博在严厉管控的高压下日渐噤声,一些学校课堂陆续开始安装的监控探头,还是愈发严格的图书出版和新闻审查,抑或严格的互联网舆情监管,都是言论管控收紧的具体措施和有力例证。

2017年中国三位乒乓球国手因为抗议总教练刘国梁明升暗降而集体退赛,一度引发舆论轩然大波,却未料迅速遭到封禁

这些接连发生的被删帖案例和日趋收紧的管制措施,堪为执政党最受争议的问题之一。多数人都能在无形之中感到一股压抑,他们难以理解在今天中国已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共产党民意基础颇为稳固的大背景下,为何言论管控会逆着整个社会持续进步、不断朝向治理现代化的方向而变得愈发保守?执政党常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既然如此,一些机构为何要对人民收紧言论?更有一些人特别是知识分子群体由此感到失望,并对执政党正在推进的深化改革产生疑惑。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