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委会出台金融新政 欲破胡温时代中国央地旧格局

+

A

-

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迎来它第一个10周年,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卸任退休也已经5年有余。伴随中国经济告别胡温时代高增速定局,以及中国金融防风险,中共重新反思当年温家宝4万亿救市。为解决困扰中国经济的深层结构性矛盾,中南海势必要对温氏在位期间的一些财政金融政策做出调整。

北京时间7月8日,中国官媒新华社授权刊发了《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共六个部分、26条。对于这一文件的层级,中国财政部官网特别强调称,“《意见》已先后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换句话说,这是中共常委会出台的“金融新政”。

这一中国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新规或称“金融新政”的核心实质是,中央政府将金融资源配置权从地方政府手中上收并交予中国财政部。而这一权限上收,与温家宝4万亿(1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救市以及近来中国地方债频频“爆表”息息相关。

温家宝救市金融大权下放

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并席卷全世界,为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在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导之下,中国政府迅速出台了4万亿财政救市计划。这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一度使得中国成为最先从危机中复苏的经济体,但也为日后中国经济产能过剩和债务高企埋下隐患。

当时为了保证刺激计划立竿见影,中国中央政府还把金融资源配置权下放给了地方政府。当时官方口径是,4万亿元财政资金之外,尚有10万亿元银行贷款相配套。

温家宝任上四万亿救市争议颇多(图源:新华社)

地方政府得到金融资源配置权如获至宝,其后开启“金融大跃进”,从银行借贷无数。借完了钱债务到期是要还的,没有钱还债就追加借款借新债还旧债。为了维系前期形成的债务信用关系,所以自然就出现了理财、表外、通道和同业等形式的“影子银行”扩张,地方层面金融乱象丛生闸门从此开启。

债务“滚雪球”至今,中国地方债已逼近40万亿元,而这还仅仅是所谓“明债”,尚不包括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此种情形下,中国地方政府的金融行为就已经转化为中央政府的债务责任,所谓“金融吃饭,财政买单”。

而这一金融扩张和债务恶性循环的源头,恰恰出自中国地方政府对金融资源配置权的滥用。所以就有了今时今日中南海从地方政府手中上收金融资源配置权,这对解决中国地方债问题和金融防风险,颇称釜底抽薪之策,而中国央地关系格局,因这一权限上收无疑将发生巨变。

财政部或成“金融国资委”

温家宝获任总理初掌内阁的2003年,中国国务院成立了国资委,明确其职责是“根据国务院授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等法律和行政法规履行出资人职责,监管中央所属企业(不含金融类企业)的国有资产,加强国有资产的管理工作”。就是说国资委管非金融类国资。

中国整个金融体系几乎是铁板一块,近乎全部国资。而此前金融国资的实际运行状况,“内部打架”现象严重,也就是说国资是分派系的,有财政部管的、有国资委管的、有一级政府直接主管的等等。也就是说,明面上都是国资,但内部派系分割厉害,各地又五花八门。

前几年,中国地方债刚刚冒出来的时候,财政系统有些人很不满,“屎又不是我拉的,现在擦屁股要我来”。说的是,很多地方融资平台有的是市长直接负责的,有的是地方国资委负责的,很少有是财政系统负责的。财政系统一直以来较有纪律。现在闹出这么多问题,来收拾残局的却是财政系统,而财政系统欲图整顿,但权力根本不在财政系统的手中。

也就是说,中南海出台的“金融新政”,从根本上也是解决官僚体系内部打架问题,在上收金融资源配置权的同时,明确将金融国资监管权交给中国财政部。因而坊间称中国财政部隐然成为“金融国资委”。

温家宝政策遗产引持续反思

温家宝任上推出4万亿救市,同期还推出了“十大产业振兴政策”,当中包括光伏产业政策,其后中国光伏产业取得大跃进式发展。而狂飙突进亦伴随着难以为继,一个是光伏产能严重过剩,一个是财政补贴无以为继。这促使中国国务院在6月1日推出“光伏新政”,政策核心是光伏去产能和减少政府补贴。尽管遭遇光伏大佬集体反弹,但是“光伏新政”没有政策回头迹象。

2003年中国两会后,此前任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温家宝,从朱镕基手中接过中国国务院总理职务。正是在这位“平民总理任上”,中国政府废除了延续几千年的农业税,并在社会保障和民生领域做出了努力,这获得了中国底层民众的广泛支持。且中国经济保持多年高速增长,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近乎一枝独秀的经济表现,使得“中国模式”一时间声名鹊起。 

温家宝个人在其10年总理任期上,以其勤勉与亲民形象给中国民众留下深刻印象。温在中共内部公开倡导政治体制改革,加上任上和知识分子互动频繁,因而温氏在知识分子圈层被视为中共内部开明派。  

但也有批评意见指,温家宝没能继续前任总理朱镕基开启的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方案,其“国进民退”政策耗尽了前期市场化改革带来的经济绩效。且温任内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推动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造成产能过剩、通货膨胀、巨额地方债务等问题,从而“使中国错失经济结构调整的最佳时期”,造成“长期型结构性破坏”。  

还是在任上最后那场记者会上,对于外界有关其改革不力的风评,温家宝自谦之余主动揽责,“由于能力所限,再加上体制等各方面的原因,我的工作还有许多不足”,温并引述“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来表达内心感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