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于朱温 李克强在金融领域的话语权降低了吗

+

A

-
李克强被认为在金融领域的话语权有所降低(图源:新华社)

在虚拟经济成为一个国家基本经济环境重要组成部分,股市汇市的震荡动辄引发“寒流”的今天,金融在某种程度上已可称为国家命脉。对于虚拟经济体量激增,方兴未艾的中国,尤其如此。

三年前的一场股灾,不但无数股民受损,中共高层亦认识到重整金融安全的重要性。其后金融系统迎来反腐风暴,大批“内鬼”被相继清理出去。

2017年7月14日至15日,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融委)设立。被视为中共强化金融工作“党的领导”,开始推进金融改革整顿的关键标志。

首届金融委主任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该机构亦因此高配副国级。

而不久前在7月初,新一届的金融委召开第一次会议,其成员随之正式亮相。相较于首届金融委近曝光主任人选,此次披露的人员安排更为详尽。

据报道,金融委主任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接替马凯出任,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为易纲,金融委副主任为丁学东,金融委成员有郭树清、刘士余、潘功胜、韩文秀、连维良和刘伟。此外,金融委的协作单位成员还有李书磊、邓声明、蒋建国、杨小伟、孟庆丰、刘炤、刘贵祥等。

这是刘鹤担任的又一重要职务,除去国务院副总理,他还是中央财经委办公室主任,并且牵头中美全面经济对话。

而透过这一新的人事动向,有观点再次认为,这凸显了李克强作为国务院总理的某种“缺位”,其在金融领域的话语权在不断降低。

此类疑问的源头,实际上已是数年来所谓“府院之争”的老生常谈,属于对中共政治运行逻辑和发展现状认识不深所致。不过之于目前的表面现象,似乎国务院总理确实不像过去那样显著,尤其是和前任朱镕基及温家宝对比,李克强显得颇为“低调”。

考察背后原因,除去十八大以来强化中共核心全面覆盖的政治趋势,也许要回到今年年初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通过这场大规模的机构改革,中共进一步厘清了“党”和“政府”的分工机制,强化了“党领导一切”的主旨,过去大量分散各处的决策权被集中收归中央,杜绝了再次出现“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可能。

而中央收拢决策权,则国务院的执行职能自然就更为突出,由此而来,国务院总理和副总理的角色话也就愈发清晰。

于是可以看到,一直以来致力于中国宏观经济研究的刘鹤,担任了诸多金融、国企等领域的职务;而有丰富地方从政经验,对区域协调统筹有成熟思路的韩正,则成为京津冀、雄安、海南、粤港澳大湾区、长江经济带等区域系统发展规划的牵头人。

这即是总理、副总理角色化的显著体现。而李克强作为政府首脑,是总体协调者与执行者,这决定了他既不会在细分领域过于着重,也不可能偏废完全退出。

事实上可以这样认为,李克强的低调并不是被“削权”,是“府院之争”,而正是中共重塑党政关系的写照。

在现今的中国最高党政权力机构中,李克强除去在包含深改、外事、财经、审计等多个重要议事协调机构中紧随习近平出任第一副主任外,还是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主任、国防动员委员会主任、国家能源委员会主任。这显示李克强的执行和协调能力得到肯定,正在被持续巩固下来。

由此,前述疑问应找到答案了。不论是外界观感中李克强的低调,还是刘鹤、韩正等人频担重任的高调,都属于中共重构党政关系的正常体现。那些持“府院之争”论者不应忽视,李克强除去国务院总理,还是中共排名第二的高层,同样是决策层的关键一员。

撰写:呼延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