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天则所所长:中国最后一块自由派阵地失守?

+

A

-
2018-07-14 00:04:36

2018年7月10日,中国的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的办公室遭到一些人的破坏,原本出入的门被一个新的铁门封锁住。当天则经济研究所“被封门”事件发生后,有人不禁高呼,继南方系、共识网、炎黄春秋之后,中国又一块,或许是中国最后一块自由派阵地将失守。

“封门”事件现场如今似乎已恢复平静。铁门上挂着硕大的铁锁,虽然事发当天来的警察明令不让锁门。铁门边缘仍留有清晰的黑色焊接痕迹,或者说是疤痕,似乎还能听到当天下午此地的喧嚣。而101这个门牌号,只能透过铁栏杆得以看到,颇有象征意味。

对此,我们采访了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他表示,天则经济研究所做的事情对国家和政府是有好处的,天则所也会坚持继续办下去的。以下为采访全文。

天则经济研究所在北京的工作地点被铁门封死,短期内无法使用和工作(图源:多维记者/摄)

1/1

铁门的连接处留有被焊接的痕迹(图源:多维记者/摄)

2/2
上一张下一张

多维:知道当天下午那些人(安装铁门的人)是谁吗?

盛洪:不知道。按照表面的逻辑,这些人应该是中介公司请的工人。因为中介公司曾给过我们书面文字,上写着“断水断电”这样的词句。因此按照逻辑判断,是他们的人。《纽约时报》与此房屋的中介,即爱家营租赁公司通了电话,那个经理表示是政府让他们这样做的。

多维:在封门事件前,你们是否提前获得通知?

盛洪:此前有书面的威胁,而且不止一次。我们认为,既然有争议,那就打官司解决问题。但就在事情发生前一天,他们来了一群人,包括中介、房东、物业、街道等至少七八个人来这里,威胁称如果还不搬,第二天就要动手。

多维:那封门的这些人为何不等天则所的工作人员出来再封门?

盛洪:他们是被雇佣的工人,接到的指令就是封门。当时门是开着的,他们就能看见里面还有工作人员,但他们只完成命令,不管里面是否还有人。

后来我们报案了,警察来了之后才把我们工作人员放出来。警察当时还说不允许再锁这个门。但我们第二天过去,门还是被锁了,我们现在也进不去。事实上他们这种行为是非法的。

多维:2003年天则所也曾搬过一次家,那次与这次相比有何异同?

盛洪:天则所搬家的次数非常多。尤其是在2004年之后,搬家基本上都是被迫的,我们的房东会说“不租你了”,其实房东背后都是有压力的。但在邓、江时代,天则所搬家是主动和自己选择的。比较大的一次是2004年,很类似于这一次,当时物业也威胁我们,称如果不走就断水断电。

多维:最近一次天则所遭受困难是在2017年年初,天则所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被封。当时你也发表过声明,之后官方对此有何回应?

盛洪:我们也不知道官方有何回应。我们基本上会直接给中共高层写信。当时工信部给我们回应,告诉我们可以重新注册。但注册不久又被关停。可见官方信号非常混乱,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官方的信号。中国主管网络的网信办我们是找不到的,它也不是正式的机构。我们主要运营两个网站——中评网和天则网,都重新注册过,都被关掉了,后来天则网甚至被放入了黑名单。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