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财政部“互怼” 罕见激烈争论朱镕基政策遗产

+

A

-
2018-07-18 12:08:53

连日来,中国政府两大核心中枢部门“互怼”引发朝野激辩。北京时间7月13日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罕见撰文“炮轰”中国财政部“耍流氓”,对央行官员这一檄文,中国财政部匿名人士其后发表反击文章,讥讽前者为“小国央行”。双方唇枪舌剑的交锋,罕见就中国前总理朱镕基政策遗产出现密集攻防。

徐忠在7月13日炮轰中国财政部的文章中谈到,中共新近出台文件,明确财政部为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而现有中国国有金融企业的国有资本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真实的,有的是自己为自己注资,有的注资早已消耗殆尽。徐忠敦促财政部要拿出真金白银为金融部门注资。

涉及中国前总理朱镕基政策遗产,徐忠指“之前的历次注资,财政并没有真正掏钱,‘特别国债’实际是在央行的帮助下财政发债银行买、银行自己为自己注资,没有真正增强银行吸收损失的能力”。

众所周知,1990年代末,受中国国有企业大面积亏损以及亚洲金融危机影响,中国四大国有银行积累了大量坏账。而如果继续印钞放水,强行驱动经济增长,在缺乏外部条件有力支撑下(外汇、能源、原材料等),必然进一步促发剧烈通胀,整个中国国民经济将迈向崩溃。

中国政府面临空前债务危机,中国前总理朱镕基1990年代末银行注资话题重回决策视野(图源:AFP)

痛定思痛后,朱镕基索性“打破铁饭碗”,通过“抓大放小”式的国有企业破产重组,将经济资源从低效领域腾退出来,同时,成立东方、华融、长城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将中国国有银行庞大坏账剥离,并积极推动入世谈判,让中国经济与世界正式接轨,换取生存发展空间。

徐忠所言“特别国债”,即朱镕基为了完成上述银行注资剥离坏账所发行。当然,徐忠并没有点出朱镕基的名字。徐忠对发行“特别国债”方式救助银行的腹诽,中国财政部在其后回应文章中予以重点回击。

对于徐忠讥讽中国财政部从未出钱注资银行,财政部反击文章称,财政当局的资产负债表扩张是受限的,举债安排的支出与通过财政收入安排的支出都是掏出真金白银,除了对举债形成的支出往往要增加一些限制之外,资金本身并无区别;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的伸缩度极大,由于存在印钞稀释货币的能力,对其“慷慨掏钱”则需要高度警惕。

“1998年全国财政收入只有9,800多亿元,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不是一个小数。回过头来看,当时设计出一整套合乎市场经济规律的注资方案,是值得称道的。放到今天来看,财政发债注资商业银行,举债的同时形成收益率较高的资产,同时央行释放流动性,缓解资金面紧张,实属十分正常的协同操作。只不过20年前市场主体和手段有限,定向发行国债、降准备金率和被注资的对象都同为四大行而已。”

当然,救助中国国有银行,假若当年朱镕基不是采取发行2,70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特别国债”的方式,尚有其他三种方式可供选择,但都因为方案本身弊端与可行性欠缺遭到否定。

一是由中国央行直接“放水”当出资人,完成注资剥离银行坏账,但这会引发严重通货膨胀;二是中国财政部挤掉大量民生支出用于注资银行,这在当时中国全国财政收入只有9,800多亿元的情形下基本没有可行性;三是中国财政部以高息举债注资而后用更多的财政收入偿还,而亚洲金融危机之际增加税收在政治上存在困难。

当然,朱镕基时期的银行坏账,与温家宝4万亿刺激计划之后形成的今时今日中国地方政府与国有企业债务,都存在一个如何化解债务与银行坏账的问题。

而更为根本的是在中国国有银行、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事实上都是“大而不能倒”的现实情况下,中国政府更需要反思的是,如何避免产生无法偿还的债务和银行坏账。这涉及到如何处理政府干预经济与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的决定性作用这个老话题。

当年朱镕基在救助中国国有银行的同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市场化改革,国企改革“抓大放小”,使之前的大批量国企走出亏损泥潭。今时今日的中国债务问题,最终也是要靠市场化改革,坚决处置掉僵尸企业才能最终解决问题。否则你这边厢去杠杆冲销债务,那边厢政府过多过滥干预经济,盲目加杠杆加产能,还会再次人为制造产能过剩和债务高企的巨大麻烦。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