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沉尸案敲响扶贫警钟:政府并非万能

+

A

-
2018-07-31 20:45:36


历经一个月,发生在中国南京的“女童沉尸案”以当地公安局宣布凶手乃被害人父亲及祖父而告破。而随此案件公之于众的是,被害者(9岁脑瘫女童)因病致家庭长期陷入贫困的案件背景。

这起挑战人伦的案件像一把放大镜,将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仍发生“人吃人”的惨剧凸显于公众面前,也检验出了当前中国政府精准扶贫的成色。

众所周知,扶贫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案头重要政治任务之一。六年前上任之初,习近平就提出在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它不仅是中共“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步,也是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中国梦的关键一步。

但发生在南京的女童沉尸案无疑给这场席卷中国的脱贫运动泼了一盆冷水:中国政府主导的脱贫战役,是否照顾到最基层的跟进节奏?大小事情一把抓的大政府模式是否也有鞭长莫及的弊端?

无论是此次南京女童的溺亡,还是2016年发生在中国甘肃省的一位母亲因家庭生活贫困无奈杀死全家而后自杀的事件,都反映了仅依靠政府的力量并不能把中国13亿人照顾得面面俱到,而在政府政策普适性之外,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公民社会力量存在,而这种存在就是在中国扶贫进程中应该被充分利用的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NGO)。

常见的NGO包括了环境保护组织、人权团体、照顾弱势群体的社会福利团体、学术团体等。任何一个成熟的社会,其政府、商界及NGO都要有一个均等的发展。政府在社会中的角色是要人民生活富足,商界在社会中的角色是创造财富,而NGO的功能就是要用第三方角色去完成社会的使命。

扶贫作为NGO的一大目标领域,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家向NGO购买扶贫等公共服务。该模式兴起于英国、美国等市场经济发达国家。20世纪80年代以来,欧美国家的公共服务实践以及新公共管理理论、新公共服务理论等理论的论争表明,政府向NGO购买公共服务,在优化政府职能的同时能减轻政府支出负担,提高公共服务质量,缓解社会福利需求日益增长和政府效率下降的矛盾。

简政放权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自2013年出任国务院总理时即提出的施政理念,近5年来一直在推动(图源:新华社)

遗憾的是,虽然李克强政府自2013年以来已经多次号召“简政放权”,但是在中国精准扶贫的重大工程中,政府身先士卒,企业积极跟进(中国政府倡议的“万企帮万村”项目2015年开始启动至今,已有3万多家中国民营企业参与),NGO却一直处于集体缺位状态。

在中国的扶贫运动中,NGO缺位的原因在于其在中国一直没有得到健康的发展。2016年4月中国通过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被指抬高国外NGO在中国准入门槛,限制其在中国活动发展。而中国国内NGO又多半是中国政府主导,在服从听命于中共党政机关与兼顾自身独立性之间畸形发展。对比NGO发展充分的美国,政府负责制定标准、完善准入机制及监督机制,NGO会利用自身识别贫困人群、易接触贫困人群的自身特性,以社区为单位负责执行福利救济。即使是NGO起步较晚的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也充分利用NGO促进本国农村地区发展。

不可否认,中国的精准扶贫战略已经被上升到政治任务的高度,但单一的行政机制限制了社会资源在扶贫过程中的传递与流动,各级政府把控下的扶贫格局忽视了贫困主体在扶贫中的主动性及参与性,与其分身乏术、事倍功半,不如简政放权,解放社会组织力量,让政府的归政府、社会的归社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