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爆雷郭树清“躺枪” 朱镕基政府不托市遗产是药方

+

A

-
2018-08-08 22:53:53

中国新近一轮P2P集中“爆雷”潮酿成群体事件,北京时间8月6日清早,来自中国大陆各省大批P2P受害者冲破层层阻拦,来到中国银保监坐落的北京金融街上访请愿。愤怒并失去理性的投资者将投资失败诿过于中国银保监主席郭树清,这表明抱有浓厚“广义政府”观念的中国民众仍对政府救助抱有幻想。

一名前往北京金融街的上访者表示,此次维权行动地点之所以选在中国银保监会,是因为银保监是中国国务院的下属机构并负责监管所有的金融行业,P2P集中“爆雷”导致投资者财产受到了极大损害,这需要金融监管机构出面解决。

上访者还称,此轮P2P集中“爆雷”还跟6月14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第10届陆家嘴论坛上的发言有很大关系。郭当时在会上提到集资风险时说,“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超过10%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公允而论,P2P“爆雷”最大诱因是该网贷金融模式未能很好地解决风险防控问题,而风险防范无疑是金融的灵魂。且目前中国对P2P平台实行备案制,P2P平台到金融监管部门完成备案就能开展业务,因而不存在银保监对P2P网贷交易者的风险背书问题。

中国银保监主席郭树清主张强化对金融投资者的风险教育(图源:VCG)

当然,作为下一步整治互联网金融和加强监管的一大方向,中国金融监管层可能对互联网金融平台实行资格审批。因而,投资者将P2P“爆雷”和个体投资失败责任诿过中国银保监和郭树清是毫无理由的。

但P2P网贷受害者上访中国银保监以及诿过郭树清的风险教育讲话,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广义政府”观念在中国民众中仍根深蒂固,即“出事找政府”。

2017年中国两会期间,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就曾指出,“在中国历史传统中,‘政府’历来是广义的,承担着无限责任。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以及法院和检察院,在广大群众眼里都是政府。”当然,金融投资者个人投资失败,并不能牵强附会归类到王岐山所言的“广义政府”责任里面。

对金融投资者进行风险教育,中国政府从中国前总理朱镕基时期就一直在做。上个世纪1990年代,中国股市刚刚起步,广大中国股民中投机风气浓厚。为了改变中国股市“投机市”气质并教育股民,朱镕基力排众议坚决主张“不托市”。

受“九七”香港回归利好消息鼓舞,1996年下半年开始,中国股市一路上涨,在此狂欢盛宴中,广大股民非理性投机情绪随之高涨。因为股市有涨必有跌,朱镕基连下“十二道金牌”亲自安排《人民日报》刊发社论为股市降温。朱镕基股市和金融投资相关理念,在《朱镕基讲话实录》一书曾有披露。

“第一,这个股市现在是非理性的。第二,股票市场是有涨必有落,落的时候,政府不会托市,也托不起这个市。历史经验证明,没有一个人能把股市托起来。第三,股市风险自负。”

“赚了钱你多得,赔了钱你自赔,政府管不了。现在股民的风险意识不如新中国成立前,那时的上海股民赔了钱就往黄浦江一跳了事。现在赚了钱的一声不吭;赔了钱的找市政府,砸市政府的玻璃。现在不警告他,将来出了事怎么办?”


今时今日中国大陆P2P“爆雷”,核心问题之一仍是投资理性和政府不托市的问题。尽管中国政府和金融监管层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必将采取谨慎必要的止损措施和步骤并加强监管,但对6,000余家P2P平台,中国政府事实上不可能用托市背书救助的办法来代替监管。对金融投资者进行风险教育,在中国资本金融市场仍势在必行,尽管这异常艰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