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浙江灭门案细节曝光 杀人犯漂白成知名作家

+

A

-

北京时间7月30日,浙江省湖州市中级法院的一审宣判使得23年前浙江省湖州市织里晟舍特大抢劫杀人案尘埃落定。

法院判定,被告人汪维明、刘永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当场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财物,致4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汪维明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刘永彪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中国刑法规定,只要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并当场采取暴力或暴力相威胁手段,就构成抢劫罪(图源:VCG)

据披露,安徽省南陵县农民汪维明、刘永彪本是老乡。刘永彪没有工作,不爱干农活,平时还打牌赌博,虽爱好写作但微薄的稿费远不足以应付家庭日常生活的开支,最关键的是,女儿的眼睛先天残疾,赴上海治疗失败后家里更是入不敷出。

汪维明家里条件比刘永彪稍好,但也是勉强糊口。汪维明大刘永彪11岁,交际广泛,没怎么出过家门的刘永彪觉得汪维明见多识广,对他很是尊敬。

某一天,两人又坐到一起,聊起各自的窘迫境地,想到了绑架有钱人勒索钱财的计划,因为汪维明曾到织里打工,知道那里有些做服装生意的人比较富裕,两人便将目的地定在了湖州织里。

两人叫上了刘永彪的表亲王某(另案处理),专门打制匕首、制作假炸弹到织里预谋绑架搞钱,并在街上寻找可以绑架的对象,但王某终因胆小害怕而放弃,在织里住了一个晚上后回了老家。

几个月后,村里要交公粮了,囊中羞涩的刘永彪联系上了已去上海打工的汪维明,想向他借点钱,汪维明说在上海打工的工资还没结,并将打工地点告诉刘永彪。于是,刘永彪坐车到上海找到汪维明,两人再次来到湖州市织里镇,踏上了抢劫之路。

1995年11月28日,二人入住织里镇晟舍闵记旅馆。同房间的住客于某是山东来的商人,他穿着西服,又是个做生意的,就这样被汪维明和刘永彪盯上了。第二天,二人在晟舍街头店铺购买了榔头等作案工具,等到30日凌晨,趁于某熟睡,二人拿起了榔头,猛击于某头面部致其死亡。然而,二人只在于某身上搜到了20余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其实,于某将4,000余元人民币现金藏在内裤内侧,因是趴着睡的,竟没有被二人发现。

只劫得20余元人民币的二人倍感失望,不肯就此收手。随后,二人又以退房结账为借口,到隔壁房间把旅馆老板闵某骗到房内。闵某看到房间内于某的惨状,顿时吓得抖如筛糠,二人便将闵某推倒在床上,用绿色尼龙绳将他的双手反绑。为防止闵某叫喊,汪维明随手拿起毛巾塞进闵某的嘴巴,并用枕巾在闵某的嘴周捆扎。与此同时,二人向闵某逼问钱财,其间二人摘走闵某手上的金戒指。汪维明手持榔头猛击闵某的头部,刘永彪则用身体压在闵某身上,直至闵某死亡。

因为金戒指一下子变不了现金,于是,汪维明进入闵某房间找闵某妻子钱某威逼钱财,无果后,持榔头猛击钱某头面部致其死亡,闵某和钱某的孙子,12岁的闵某某为了上学方便,也跟爷爷奶奶同住一个房间,被惊醒的闵某某也被汪维明残忍锤死。随后,二人在房内大肆翻找财物,汪维明搜得人民币100余元人民币。最后,二人从旅馆后门逃离。

案件发生后,限于当时侦破条件和科技手段,一直未取得突破性进展。

而凭着一部一部发表的小说和散文集等文学作品,逃回安徽老家的刘永彪成为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作家。2005年,他的中短篇小说集《一部电影》由作家出版社出版,2009年,该部作品被安徽省授予2005年至2006年度安徽省“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三等奖,是安徽省最权威的文学类评奖。

刘永彪成为芜湖市第一个获得该奖的农民作家。此后,刘永彪先后出版散文集《心灵的舞蹈》、电影剧本《门与窗》以及28万字长篇小说《难言之隐》。公开资料显示,刘永彪曾用笔名刘浪、彪子、一沙等,发表文学作品200多万字。

中国作家协会2013年7月曾发布公告,刘永彪成为当年被批准加入该协会的安徽省13名作家中的一名。2014年11月,刘永彪创作的25万字历史演义小说《行者武松》由安徽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第二年改编成50集电视连续剧的剧本。

而汪维明,作案后一直在他弟弟上海的公司从事管理,以他名义注册的公司,其实是他弟弟的产业。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并不是之前网传的所谓“企业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施予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