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沪宁承压文宣过山车 中共领导人宣传指示宜谨慎

+

A

-
2018-08-17 05:47:31

中共十九大上,王沪宁以一介智囊幕僚出身,一跃成为中国掌握最高权力的七人之一,从而书写政坛传奇。当时外界的普遍观感是,理论学术根底深厚的王,注定要在“新时代”理论领域大放异彩。而前后随侍过三位中共总书记的王,性格冲淡低调,其主管下的中共文宣料将趋向平稳。然而令外界大跌眼镜的是,王走马上任还不到一年,中共文宣就经历了一轮罕见“过山车”。

中共宣传“过山车”

事件起因于纷纷扰扰将近半年、至今未见熄火迹象的罕见中美贸易战。预期的贸易战苦果即将到来,越来越多中国人对经济和发展前景感到担忧。在复杂的焦虑屈辱氛围中,中国朝野在政策争论之余开始追责。

中兴事件后,中国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发布微博称,“整天中国制造2025,整天厉害了我的国,《大国重器》一集一集的播放,敲锣打鼓的叫醒人家来遏制我们。这下可好,对中兴的禁令7年,正好2025。要知道国之重器不可示人,天天扯着嗓子喊厉害了,厉害了,既祸民又误国”。

上述微博内容随后在中国互联网上热传,其后网传中宣部下发文件,下架《厉害了,我的国》、《大国重器》,禁提“中国制造2025”。尽管中宣部是否下发此类文件尚无法求证,但坊间还是直观感觉到中共对宣传工作做出了微调。

中国社会针对中共宣传的分歧与裂痕似乎还波及到了中共常委王沪宁。外间注意到,在过去一个多月以来,王一直处于“神隐”状态。而在中共高层最近一年一度的北戴河会议期间,习近平安排中组部长陈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出面会见专家,而过去五年这一直是王的前任中共常委刘云山的“保留曲目”,王的缺席尤为惹眼。

王沪宁主掌中国文宣极度承压(图源:AFP)

当然,其后一众媒体关于王已经“势弱”的判断根本就是不了解中共体制的荒唐看法。王主掌中宣系统尚不足一年,“四个自信样板间”的《厉害了,我的国》、《大国重器》并非王的“作品”,确有“追责”也追不到王的头上。更何况,中美冲突本质在于美国对中国迅速崛起起了戒心,和中共宣传并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文宣体制亟待变革

现行的中共垂直官僚体制,向以执行彻底和高效著称。中共中央的一道命令,经层级官僚体制,便可“一竿子插到底”直达城市街道办和农村村委会。纵观世界,很少有国家能做到这一点。

但正如中国谚语“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中共纵向官僚体制亦有执行过度的缺点。拿中共文宣来说,高层针对宣传工作发话,下面宣传机构在具体执行中往往倾向无限制放大,这样极易脱离实际并造成人为扭曲,其结果往往违背高层原本的指示精神。加之高层指示为避免统得过死,往往语意模糊语焉不详大而化之笼而统之,下面人员囿于所处层级以及格局水平,领会起来跑偏现象极为常见。

就如“四个自信”,领导人本意是对中国意识形态领域“泛西方化”趋势纠偏。可是经中共官僚体制层层加码,以致纠偏过度反而造成更大的偏颇。在此局面下,中共各级官员众口一声“四个自信”,任是谁人也不敢对借鉴学习西方哪怕是有益的经验做法有所建言有所行动,生怕“不自信”政治大帽子加身。其实,“四个自信”口号满天飞,闭目塞听夜郎自大,难言真正“自信”。且在这样氛围下,所谓的“宣传过头”亦在所难免。直到发生重大宣传事故才再回过头来纠偏。

中共领导人就宣传领域发布指示需要格外谨慎,且一些重大原则宜预先开示灵活变通条款,否则下面不甄别具体情况就“一根筋”“一刀切”过度执行,难免造成宣传事故。

另外,中共垂直官僚体制下,高层发布指示,即使有不适合实际情形的,因为担忧“妄议中央”政治大帽子加身,下面官员也不敢说话,下情无法上达。这也不仅仅是中共,从中国历史上来看,历来各级官员都是“对上不对下”,对上级唯命是从奉命唯谨。

以经常的“小震”释放压力,避免出现严重的“大震”,因而中共宣传领域亟待设计出一个下情上达的“绿色通道”,下面的实际情形,上级指示精神是否符合底层实际,能够借助该“绿色通道”第一时间下情上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