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解“定于一尊”之意 再看中宣系统“三宗罪”

+

A

-
2018-08-23 12:26:13
习近平出席中共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定调宣传工作(图源:新华社)

在中国,舆论场是一个江湖,而这个江湖,从来未离开政治的庙堂。梳理2012年至2018年舆论场“江湖史”,从打击“谣翻中国”到“南方周末新年贺词事件”,从“党管媒体”到“定于一尊”,再到今天坊间传闻,中南海高层直接开会“训话”各大官媒负责人,认为他们直接曲解“上意”,误导舆论,要对前一段时期中国宣传报道进退失度负责……

庙堂的政治玄幽直接影响舆论场这个江湖的风云变幻。追根溯源,在习近平的新闻思想中,他究竟怎样理解中国的新闻宣传?十八大后迄今的宣传领域,符合这位中国新时代掌舵人的预期吗?

继习近平八一九讲话之后,另一场全新的中国全国宣传思想会议也于8月21日至22日在北京召开。尽管会议对于五年间的宣传工作给予高度的肯定,但也透露出中共宣传系统仍然存在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宣传管理手段粗暴、宣传部门不解民意、宣传方式陈旧老套等三个方面。尽管冠之以“罪”,但是外界希望中宣系统改进的真诚之言。

习近平在此次会议中的讲话,似乎给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良方”,那么他将如何打破宣传系统上的“弊端”,又将迎来怎样的宣传改革创新值得关注。

宣传管理手法粗暴

习近平在今次召开的宣传会议中强调“在工作质量和水平上下功夫,推动宣传思想工作不断强起来”。

观察人士分析表示,习近平的此番讲话暗示中共宣传工作水平方面存在的不足,提高宣传工作管理水平成为最为关键的问题之一。

对于宣传工作的质量水平,具体而言主要表现在,宣传系统管理手法粗暴,平日不出事则罢,一旦有重大问题,就往往以“删”、“封”了事,陈旧闭塞尽显人前。

2015年,《炎黄春秋》总编辑杨继绳曾在一封公开信中透露官方在处理《炎黄春秋》问题上的粗暴,再度证明了其近年来一直未曾改变的“简单”的管理思维和“粗暴”的管理手段。

对于媒体管理,一直在强调,文艺创作、新闻报道是一门艺术,宣传管理则是一门技术,二者有着根本的不同,因此不能用简单思维看之。中共宣传管理依附于官僚系统,官员恶习难免带入。

而2015年元旦后的电视剧《武媚娘传奇》修改图片事件,不仅引来网民的“P图”狂欢,更是引发外界对主管部门——广电总局的反感和指责,西方媒体更是称“中国媒体审查不透明。” 

关注中国政情的海外观察人士指出,中共宣传系统多次应该“有所为”时“不知所谓”,该“无为而治”时候偏偏跳出来“指手画脚”的行为,不断证明管理手法粗暴。

宣传部门不解民意

习近平还提到,“宣传思想干部要不断掌握新知识、熟悉新领域、开拓新视野,增强本领能力,加强调查研究,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努力打造一支政治过硬、本领高强、求实创新、能打胜仗的宣传思想工作队伍。”

其实早在2016年前后,中共就一直在强调“加强信息宣传工作,提升教育宣传队伍能力”,但至今看来问题似乎仍然存在。分析指出,习近平的讲话也表明中共宣传队伍自身能力仍然欠缺,他们需要多方面综合素质的提高。

对于宣传队伍自身能力而言,主要体现在,宣传管理部门不懂时事,不解民意,频出“诛心之论”。甚至某些新闻宣传部门人员对待领导,大量的使用“高级黑”。

曾有大陆军中人士发文表示,鹦鹉学舌是宣传队伍中某些人最大的特点。中共领导人对军队的建设提出总的要求。但有的人象鹦鹉一样往下传上级的话,没有付诸行动还不准下级解释扩展,让领导的要求成为空中楼阁。

习近平称,“必须科学认识网络传播规律,提高用网治网水平,使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变成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

分析表示,新闻传播和媒体管理是有其自身规律的。但是今天的宣传管理部门往往就是忽略这种规律,选人不贤,难与时俱进。

以此前中共曾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为例,就被指“失策”,尤其是周小平的选取显然成为了习近平执政两年有余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最大“败笔”。事发之后面对舆论的口诛笔伐,宣传管理部门不仅不痛定思痛,反而封杀各种反对意见。

多维新闻曾有文章指出,在中国,为官难,做宣传官员更难,要在意识形态,中央决策,时代发展和管理手法中达到一个平衡,让朝野各方满意,难上加难。

不过从当下看来,这个挑战交给了王沪宁,可以预见的是,未来5年,世界政治学家的目光,都将聚焦到低调的中国学者型官员身上,结合近期中共宣传系统人事的调整,他们将做出怎样的成绩值得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