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千禧一代遭遇“消费降级”

+

A

-

忽然之间,有关“消费降级”的焦虑被大规模地贩卖。昨日,一篇《京城消费降级实录》大范围刷屏,西媒也刊出了《不生孩子、不约会:中国迎来“消费降级”时代?》。

“消费降级”这个提法今年已经流行颇久,但此前还被定义为年轻人或三四线人群的选择,但最近在一系列焦虑——房租上涨、P2P爆雷、劝生二孩、贸易战开打的情绪背景综合作用下,已经在中国一线城市大面积传染。消费升级的提法才流行了几年,就马上要进入降级了吗?

不生孩子、不约会,中国迎来“消费降级”时代了吗(图源:VCG)

在西媒刊出的文章中称:多年来,中国讲的都是“消费升级”。随着经济起飞,中国的中产阶级——如今超过4亿人,并且仍在不断增长——决定把自己增加的收入花出去。中产阶级把国产牌子换成了耐克,便宜手机换成了iPhone,茶叶换成了5美元的星巴克拿铁。

如今,中国的经济正在放缓,消费也随之降温。股市暴跌。中国的货币贬值。与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让许多中国人感到悲观。中国的消费文化并没有停止。但在街头和中国的互联网上,人们谈论的是从大大小小各个方面减少开支。

关于“消费降级”,比较有说服力的观察来自于证券市场。那么,大范围的消费降级的忧虑贩卖,是近在眼前的现实还是危言耸听呢?

8月2日,中国国家发改委举行了一场以“扩大消费”为主题的专题新闻发布会,回应了有关说法。国家发改委综合司巡视员刘宇南解释道,今年上半年,中国居民旅游、文化、体育、养老、家政等服务消费十分活跃。

再从消费者信心指数来看。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到5月份为止,今年的消费者信心指数都在122以上,属于历史高位。其中,日渐增长的收入与超前的消费观念,让千禧一代的中国人成为了全球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

一项统计数据显示,近6年时间里,中国的网络消费中,以吃喝玩乐为主的享受型消费增长了20倍,其中相当一部分消费就出自80后、90后的千禧一代。与他们的父辈们不同,出生于改革开放时期与互联网时代的千禧一代在消费观念上更加与国际接轨,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也更认同流行文化。

他们喜欢在咖啡馆里享受慵懒的下午。作为“数字原住民”的他们热衷于网购,家用电器小到泡面、可乐都喜欢在网上购买。他们出门一般不会随身携带现金,只要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帮助他们完成绝大多数的线下支付。不爱存钱的他们,常被外界称为"月光族",甚至一些人更热衷于通过信用卡等接待工具以实现超前消费。 

如此看来,所谓的“消费降级”是不存在的吗?其实,真实情况并没有数据体现的那样乐观。而下半年开始,不乐观的数据变得多了起来。

中国国家统计局7月发布的6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18.2,比5月下降了近4个百分点,这个降幅是2年多以来最大的。专家分析称,中国消费情绪高涨,主要源于房价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一线城市中产阶级的需求在低端化,一些特别有钱的人,消费还在往上走,但中间阶层的消费已经出现往下走的趋势。

一线城市特别有钱的和二三线城市不怎样有钱的,消费仍然在升级。而一线城市那些“中不溜的”,开始感受到房租上涨带来的阵阵寒意,一些人已经未雨绸缪开始准备“消费降级”。直观感受和情绪正引领着“消费降级”大面积蔓延,目前看来,这并不是一种假象。

中国一、二线城市的“中产”人群,特征就是焦虑,但凡有一些风吹草动,就认为是“黑天鹅”来了,“灰犀牛”来了。当“坏消息”接踵而至,敏感的千禧一代们真的不敢进行消费,一个个的都在贩卖悲伤情绪。若有评论说是千禧一代们敏感过度的话,但也只有这些敏感人群,方能“春江水暖鸭先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时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