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故事”有口难言 中南海何时能有自己的RT

+

A

-
2018-08-25 07:26:25

中共十八大以后,一场覆盖全面的深化改革在中国陆续展开。尤其宣传领域,对内对外均有不少动作,如今五年过去,到了该回顾检视的时候。

八月初在北戴河会议期间,中国舆论场开始密集出现对中共宣传的反思声音,有消息也指中共内部召开关于宣传的高级别讲座,会上对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党媒严厉批评,指出存在不解上意、过度自我审查等问题。

这些舆论的背景是,尤其2018年以来,中共宣传的个人崇拜倾向开始走向极端,大批明显为跟风吹捧的现象出现。特别“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的“横空出世”,使人们意识到,这种本来正常也属惯例的中共宣传手段,在执行官员的手中正在成为媚上投机的工具,应当体现的宣传功效荡然无存,反面效果却是十足。

另一方面,随着国内民族主义的潮涨,原本意在借势鼓荡民族自信、展现国家发展成就的宣传思路,也在粗糙的操作下,变成无限膨胀的自吹自擂,未及很好提振民心,倒是闭目塞听,刻意忽视了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间依旧显眼的差距。

再者,舆论管控的紧绷压缩分割了本就逼仄的言论空间,不少相关部门乃至媒体平台“宁左勿右”,用极其严苛的自我审查预先过滤所谓“杂音”,将中共对舆论管控的定义发展异化为钳制与扼杀。

凡此种种,均为中共十八大后宣传策略推进过程中出现的偏失,稍早前中共召开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便被视为着手纠偏的一个标志。

而内宣弊病重重,外宣的问题也同样不容忽视。

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被视为中共对宣传领域的纠偏标志(图源:新华社)

普遍认为,十八大之后中国在外交领域开始转向主动作为,对于过去韬光养晦策略的部分内涵进行了适当扬弃,这体现在五年来中国开始越来越多主动参与到国际事务当中,并试图主导构建一些区域性的新的国际格局。尤其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等国际场合的讲话,明显传递出中国不愿再单纯做一个跟跑者,而是将引领全球治理,调整改革旧的国际利益格局。

但外宣的发展似乎难以匹配外交姿态的转向,“讲好中国故事”仍是一个美好却遥远的目标。

从2013年3月23日首次出访公开发表演讲,到2017年底,习近平共在海外媒体发表35篇署名文章,在议会、大学、国际组织以及国际会议做34篇公开演讲,基本完整阐释了中国的国际发展理念。

这也是可以明显看到并起到一定作用的“讲述中国故事”,舍此之外,尽管各方面也颇有铺垫,但收效不彰。

事实上长期以来都有不少声音疑问,为何中国没有自己的RT(今日俄罗斯)。作为俄罗斯第一家全数字化的国有电视频道,今日俄罗斯在2005年12月10日开播后,至今已在全球各地开设分设及演播室,在英国是除半岛电视台之外最受欢迎的外国英语频道,在美国则是仅次于BBC的第二个最受欢迎的外国电视台。不过开播十多年,成绩惊人。

RT的成长也为俄罗斯在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舆论交锋中助力极多,成为俄罗斯的外宣利器。

如果就硬件而言,不论是新闻分社、演播室,还是驻地记者,中国在全球的布局是不逊色的,近年来党媒、官媒等也先后在西方的主要社交媒体开通账号,可以看出积极外宣的用心。

但效果如何,恐怕与RT就难以同日而语了。

有分析者表示,中国的对外宣传在传播方式与叙事特点上存在明显问题。近年来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频频被中国人租下,播放制作精美的宣传片,但其效果更多却“出口转内销”,只是在国内引发一些关注,输出方式仍然生硬,是灌输式的。

叙事层面中国也极其被动,多年的发展,国力的壮大,仍没有使中国摆脱“他者”的角色。在国际传播领域,中国只能被动接受评价,被动做出反应,难以逆势主动营销国家形象。这是严峻的格局问题,简单地将孔子学院开遍全世界并不抵用。

未来随着中国对国际事务的深度介入,与国际格局、国际秩序的互动日渐密切,对外宣传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将影响中国走出去的顺畅程度,决定中国模式的输出效果——只有愿意被接受,才有输出的可能。这是中共宣传的大课题,也是中国发展的关键指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呼延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