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年反思邓小平遗产 中国改革现“顶层设计”大争论

+

A

-

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中国改革开放,到今年恰好迎来40周年。巧合的是,今年还是中国晚清戊戌变法120周年。诸多研究者主张将清廷发起现代化改革尝试的1898年作为中国近现代史的开端,尽管戊戌变法以失败告终。在中国有六十年一甲子之说,120年恰为两个甲子轮回。2018中国戊戌年,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两大现代化运动纪念在此交汇,为习李正在推进的中共改革开放平添了历史纵深。

1992年中国传统节日春节期间,中国改革开放之父邓小平踏上南巡之旅。途经上海,这位88岁的老人愤愤然大批“文人误国”,“苏联我看就是被戈尔巴乔夫的文人情结提前葬送掉,他只图自己的声望,而不顾党和国家的死活。而叶利钦是一个更看重声望的人。苏联要平静下来,一定得有一个更沉着、更务实、更有操作性的人才行。我认为上海有希望的理由正在于此。上海人就是很务实,不像北京成天就是务虚。上海人富于技巧和操作精神。只要让他们干,他们肯定会干出一片新天地来的”。

众所周知,邓小平一向反对“繁琐哲学”和空洞理论,他流传后世的名言是“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上述邓南巡讲话中的“务实”“技巧”和“操作性”,恰恰构成了邓小平中国改革哲学的核心灵魂。而邓的改革方法论,检视中国历史上多次改革成败,是一把不错的钥匙。

习李正在发起中国改革冲刺(图源:Reuters)

“一头一尾的改革成功了,中间的都失败了”

在中国经济学家许小年看来,中国历史上的多次改革,先秦商鞅变法、西汉王莽改制、北宋王安石变法、晚清戊戌变法以及40年前的邓小平改革,“一头一尾的改革成功了,中间的都失败了”。那么,原因在哪里呢?在许小年认为,成功的改革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

“邓小平的改革不是单纯的自上而下,而是吸收了大量的民间创新。商鞅的那些新政也并不都他自己躲在宫里想出来、设计出来的,而是来自于实践中行之有效的制度。王莽搞的是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王安石更是顶层设计的大家。”

在许小年看来,王安石的改革顶层设计,用政府取代市场,改革方案尽管周密精巧,但往往不具备实际可操作性。激励不协调,甚至产生相互冲突的激励,矛盾导致生产效率低下,不能做大蛋糕。在实践中全都碰了壁,不仅没有带来良性改变,反而打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影响了正常的生产和交易。新旧两派官员都反对新法,因为新法伤害了官员的利益;民众怨声载道,因为民众没有从新法中得到实惠。于是变法沦为政治斗争而彻底失败。

而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既有自上而下,也有自下而上。例如中国的农村改革就不是邓小平设计的,而是中国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农民先干起来,紧随其后,邓小平和中共给予充分的肯定,变成中国国策。中国城镇民营经济也不是邓小平的顶层设计,当时有个“傻子瓜子”年广九,卖瓜子成为百万富翁。年广久所在县政府把他抓起来,说他走资本主义道路,因为他的雇工超过了7人。邓小平出面干预,把他从监狱里放出来。民营经济在此信号鼓励下,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

众所周知,邓小平一直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对改革单纯依靠中央政府“顶层设计”持激烈批判态度的许小年,则更愿意称邓小平为中国改革开放“总许可师”。因为脱离实际闭门造车式的“顶层设计”,因缺乏自下而上的底层实践基础,往往没有可操作性。

中国改革“顶层设计”争议

近年来,“顶层设计”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热词”,指在中央政府层面对改革方案进行自上而下的设计,然后在中国地方和基层加以推行。据考,最早提出这一概念的,正是现在担任中国副总理的刘鹤。刘鹤在1990年代起草中共五年规划时候最早使用了“顶层设计”概念。

有别许小年一派,另一著名中国经济学家吴敬琏对中国改革“顶层设计”则持旗帜鲜明的赞成态度,尽管吴敬琏和许小年一样,也是坚定的市场派经济学家。

吴敬琏称,“顶层设计”是信息系统规划设计中经常使用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意味着在规划设计一个信息系统的时候,首先要确定这个子系统的主体结构,然后才能进行它的各个子系统的设计,否则,各个子系统之间就很难沟通、兼容和联动。

对习李上台执政后中共提出“更加重视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吴敬琏认为,这可能意味着在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上要进行系统改革的某种意向,因而是很值得欢迎的。在吴看来,中国改革推进至今,零敲碎打式的“摸着石头过河”已经不能适应形势,而系统改革必须有强有力的中央政府的“顶层设计”。

改革受阻,“顶层设计”可操作性受质疑

据各方面的统计,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高层已经出台了近1,500项改革方案。从理论上说,这一波改革的确是史无前例的;外界也相信,如果所有这些改革一一落实和到位,必将重塑中国,不仅把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推到一个新的阶段,更把中国的制度文明提升到一个新的阶段。

但上述各项改革的地方执行效果如何呢?尽管不是说没有改革,但中国地方改革确实面临着执行困难的问题。第一,各方面的改革推进和执行程度不一、不平衡。一些改革执行了,另一些改革则没有;一些部门和地方执行了,另一些部门和地方则没有动静。第二,一些改革雷声大雨点小,做了一些,遇到困难就戛然而止,半途而废。第三,更多的改革一直只停留在纸面上,没有人去碰,也没有人敢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