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单霁翔透露:故宫院长曾因小偷离职

+

A

-

近日,2018中国古建筑国际论坛在北京举行。

这一论坛是由《财经》杂志和秦森联合主办。曾在中国相关部门或领域工作的官员、学术大咖、企业领袖,以及国外学者们,出席了此次论坛。与会者就中国古建筑的现状、保护和开发,各抒己见、建言献策,贡献了一场学术和文化盛宴。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中国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中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及国际国家信托组织主任Geoffrey Read,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教授Marco Dezzi Bardeschi等分别作了关于中国古建筑建筑理念、修缮保护等方面的主旨演讲。

单霁翔在中国舆论中享有较高知名度,被称为“网红”、“段子手”。其在此次论坛上介绍故宫的演讲内容,很快在互联网和媒体中热传。

单霁翔是第一个发表演讲的嘉宾(图源:多维记者/摄)

单霁翔提出了关于故宫的三个问题。其一,故宫是世界最大的古代宫殿建筑群,但是长期以来开放区域只占30%,70%都是非开放区;其二,故宫有186万件文物藏品,绝大部分文物藏品在库房“沉睡”,现在展出才2%左右,两年以后要展出到8%。;其三,观众虽然很多,但是80%的观众进了故宫后一直向前走,去寻找皇帝生活和工作的场所,没有获得更多的文化之旅的收获。

他还谈及故宫博物院院长需要承担的责任与压力。1925年10月10号建院,前后有6任院长,每任院长都做出了努力,但是每一任院长都“没有好下场”。前院长郑欣淼因为7年前故宫进了一个小偷而辞职,他的前任张忠培教授在任时候出了安全问题,被处分离职。“所以这是个高风险的岗位,有今天,没明天。”

仇保兴表示,“现代的绿色发展或者说生态城市,必须要汲取中国传统文化那种原始生态文明的养料,那种来自于自然回到自然去,天人合一的理念,对西方的那种以大以中心以中央控制,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应该保持警惕。我们面临重建人类、城市、自然共生的关系,原始的生态文明跟现代的低碳技术结合在一起,这样能够超越工业文明,创造出一种新的能够与自然和谐相处这样建筑的模式。”

在主旨演讲之后,论坛又分别以古建筑与文化、现代城市、金融资本、文旅产业的关系为主题,组织了四场讨论。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首席经济学家王沅表示,中国现在处于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城市的发展和历史文化依存的保护。这既是发展理念问题,也是关系到诸多政策具体问题。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美术研究所副教授高冬认为,城市建设中对古建筑最大的破坏性问题就是速度太快,政府恨不得当年的计划当年就能完成,从设计方案、讨论征求意见方方面面没有一个慎重的过程,最后匆忙上马,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建完了,从我们角度每每看到这样的事情就非常痛心。

曾经师从中国建筑史学大师梁思成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郭黛姮所提的关于地方争抢5A景区划分的问题,引起与会者比较热烈的争论。

中国原旅游局政策法规司原副司长高舜礼表示,文化和旅游两个领域,矛盾不是很大,在很多方面应该主动地去融合,包括现在机构已经融合在一块了(2018年3月将中国文化部和旅游局整合为文化旅游部),专家也应该主动去融合。

“除了极个别的,用一个不恰当的话来讲,极端的保护,或者说原教旨主义式保护的专家以外,大多数专家,旅游也好、文物也好,观点是比较接近的。”

中国教育部旅游管理教指委副主任马勇称,“(郭黛姮)刚才说的问题是存在的。有强制性标准公共设施,距离也有标准,比如说接待区和景区的距离。未来我们建议改成可选择的标准,比如说星级酒店,过去要求游泳馆、保龄球馆等,利用非常不充分,现在变成了可选择的选项。”

马勇还表示,“当地政府有经济的诉求,客观上靠文物保护为主的景区是难以带来经济上的很强的回报,就必须配置大量的商业资源包括广场聚集人气。在这个方面,可能就要有适度的考量,现在有一个办法,文化跟旅游合并了这个标准就好改了。这两块可能要共同努力,这正好是旅游专家、文物保护专家,包括我们的政府部门,包括研究者应该共同推动的事情。我觉得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