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梁家河到北戴河 中共宣传变革的时代拷问

+

A

-
2018-09-11 12:06:07

2018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时逾40年。这四十年中,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新的发展瓶颈和改革深水区也正在形成。教育、医疗、住房、税制等问题,覆盖全面几乎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难题,中共备受诟病。面对庞大的社会和无比复杂的民情,中共总是进退两难。

现任中共领导者习近平,2013年就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确定了“全面深化改革”为他执政任期内的重要目标。确立了对中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国防和军队6个方面继续改革的要求。5年已过,这场属于习近平的“全面深化改革”战役推进到了哪一步?中国人感受到获得感了吗?

“梁家河”研究一度成为显学,之后这股风潮被有意压了下去。图为纪实文学《梁家河》亮相香港书展(图源:多维记者/摄)

1/1

今年北戴河会议期间,舆论场传出中共内部召开了一场关于宣传的高级别会议,据传出的消息显示,中共高层开始对舆论开始反思(图源:VCG)

2/2
上一张下一张

对于中共来说,它不仅仅是一个理论见长的政党,同样也是一个擅长于宣传的政党,“笔杆子”一直是中共最为倚重的武器。改革开放四十年里,从整体趋势上来说,中共在逐步放开舆论管控,人们能够通过更多的媒体渠道获取更多的国内外信息,这在改革开放之前是不能想象的,而这种宽松客观上也促进着中国人在思想上的开放和进步,推动着中国市场经济发展,为改革开放提供持续的精神动力。

然而中共始终未完全放弃对舆论的引导和管控,其管制方式随着媒体的变化发生些许变化,只是其粗暴的内核似乎并未改变,删、封、停始终是第一选择。尤其是近些年,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中共对舆论层面的管控越来越多。中国大陆门户网站“网易”旗下网易财经栏目近期发出声明,称“停止财经频道更新,进行深入全面的整改,大力整顿违规行为”,外界猜测其“违规行为”和被整治的原因,是网易近期发布关于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妄议中央”的稿件——

网易财经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修订建议

在近期的“言论寒冬”外,中共宣传部门又搞出了如此之多赤裸裸诸如“梁家河大学问”的“低级红”(本意或许是支持、赞成,但实现手段过于简单愚蠢,反而起到了反效果),中共舆论管理和宣传为人诟病如此狼狈实属罕见。这种变化几乎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个人崇拜”风潮的回归,而中共宣传部门这种异于现代化治理的粗暴手段,越来越令更多人不满。

八月初在北戴河会议期间,中国舆论场开始密集出现对中共宣传的反思声音,有消息也指中共内部召开关于宣传的高级别讲座,会上对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党媒严厉批评,指出存在不解上意、过度自我审查等问题。中共宣传“改革再出发”势在必行。

该如何“再出发”?回答这问题,就不得不直面中共宣传部门如今面临的与此前不同的两个大环境的变化。

其一是社会思潮左右撕裂加剧且抱团情况已成的事实。《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的作者马立诚曾明确表示,中国左右翼有极化的倾向。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在山西的一个酒店里,有一个高中班同学毕业多年之后聚会,一半人骂邓小平,一半人骂毛泽东,当场冲突起来,打死了两个人。事实上,这种身边的例子,每个人都能切身感觉到。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柯华庆也曾表达对此的担心,称“很多封号和和谐的确是由于举报造成的,而朋友圈如今都是抱团的,于是在公众号中,很多是极左的和极右的没有被停掉,作为中间力量的却被举报而封掉了,因为这些内容更容易被极端的两派看到。”可以理解,很多中道的声音在极端观念看来,同样也是极端,而对于极端的人,更无法容忍其他声音。

另外,他还提到另一个关键问题,即以腾讯、新浪为主的媒体巨无霸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分享着公共权力,该如何定位这类企业。“现在的腾讯公司、新浪是个企业,但是它现在已经具有部分公共性,像中宣部,它有没有权力随便封号?这是法律的问题。”他最后还质问:“中国是否有明确的线,哪些领域资本不能干预?”

基于以上两点背景变化,中共舆论管控近些年在逐步展开:清理体制内外的左右两派媒体;关闭门户网站自制节目、严控采编权;封掉一些电影、娱乐等领域新媒体公众号……中共种种做法,可以从三个角度去理解。

其一是从官员的角度。一位中共宣传工作关系紧密的官员表示,在中共的政绩升迁体系加上目前的官场政治环境,最终导致作为宣传机器的中共党媒们将本来的“教化群众,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做党和群众联系的桥梁”的功能出现异变--宣传对象从民众转移到了特定官员身上,变成了做给一个人看的宣传——在地方来说,是下层官僚利用媒体把政绩做给地方首长看,而地方首长则是把部下的政绩作为自己政绩的一部分再通过媒体“秀给”中央高层,助力自身加官进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