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涉“妄议中央”网易财经关停 中共舆论钳制总根源何在

+

A

-

北京时间9月11日,中国大陆网媒网易财经突遭整顿停止更新运营,而同日网传香港媒体凤凰网旗下“凤凰大学问”亦停止更新整改整顿。消息传来即在中国舆论场引发广泛关注和热议,这是否标志着中共发起新一轮舆论管控,其对象指向了以往遭到忽视的财经类、学术类网媒?

9月11日中午12时左右,网易财经频道发出一则《整改公告》。该公告说:一段时间以来,网易在财经频道运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严重问题,网易进行了深刻的检讨和反思,决定自9月11日12时起停止财经频道更新,进行深入全面的整改,大力整顿违规行为。

网易财经“倒下”疑涉“妄议中央”

除了公告停止更新、整改整顿,中国大陆这家较为严肃的财经网媒并没有点明存在哪些“严重问题”,至于此次整改是平台主动作为,还是在官方舆论监管压力之下被动施策,更是无从得知。

倒是有中国海外媒体分析称,网易财经突遭整改,是因为说了官方不愿意听到的话。更具体些,中共官方近日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上调至5,000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其后网易财经刊出文章,建议这一起征点应设在10,000元,因是之故,网易财经涉嫌“妄议中央”,因而突遭整改。

网易财经个税起征点问题上是否被官方认定“妄议中央”,至今尚未有事件相关方出面确认或否认。

中共十八大后,中国官方陡然加码舆论管控,且其力度呈不断强化趋势。而此前中共整治今日头条、快手等,其管控方向还可说是针对过度娱乐化;2016年的《炎黄春秋》停刊,则是纯粹政治原因,该刊因其政治倾向长期刊登涉及中共党史以及中共前领导人阴暗面的文章。而此次网易财经突遭整改,似乎是中共舆论管控之手伸向原本不甚敏感的财经类、学术类媒体。

习近平苏联解体反思深刻影响中共政策(图源:新华社)

十八大后中共舆论管制的理论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十八大后中共文宣部门陡然收紧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的管制,有其深刻的理论根源。习李上台之初,中共党内曾掀起反思苏联解体热潮,这一反思得出的结论之一是,苏共乃至整个苏联社会理想信念丧失,造成苏联解体和苏共垮台。对此,2013年中国两会前夕,刚刚接掌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在新进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学习会上的讲话中曾有明晰阐述。

“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最后‘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间。教训十分深刻啊。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一路否定下去,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为什么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就是从苏联解体汲取的教训。苏联军队非政治化、非党化、国家化,解除了党的武装。出来几个还想挽救苏联的人,把戈尔巴乔夫弄起来,没搞几天又被反过去了,因为专政工具不在他们手中。叶利钦在坦克上发表讲话,军队完全无动于衷,保持所谓‘中立’。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习近平对理想信念的理论建构,在其后大刀阔斧的中共反腐与党建中更是得到明确体现。而理想信念改造运动从中共党内发起,其后又顺延为对整个中国社会的意识形态重塑。

2013年8月19日,中共召开全国思想工作会议,习近平讲话为新阶段中共思想和意识形态工作做了理论定调。

“历史和现实反复证明,能否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化是个长期过程。思想防线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住。我们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

基于此,习近平还有“宣传思想阵地三个地带”之说。

“我看,思想舆论领域大致有三个地带。第一个是红色地带,主要是主流媒体和网上正面力量构成的,这是我们的主阵地,一定要守住,决不能丢了。第二个是黑色地带,主要是网上和社会上一些负面言论构成的,还包括各种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这不是主流,但其影响不可低估。第三个是灰色地带,处于红色地带和黑色地带之间。对不同地带,要采取不同策略。对红色地带,要巩固和拓展,不断扩大其社会影响。对黑色地带,要勇于进入,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斗,逐步推动其改变颜色。对灰色地带,要大规模开展工作,加快使其转化为红色地带,防止其向黑色地带蜕变。这些工作,要抓紧做起来,坚持下去,必然会取得成效。”

文宣钳制过度谁之过?

中共党建和整党过程中,频频诉诸惩治手段,这在政治上最明显的是“妄议中央”。或许为收政令统一之效,中共十八大以来,多名党员、官员甚至高级官员,因公开或者私下发表与中共中央大政方针不一致的谈话,遭到政治惩治和清洗。但“妄议中央”经中共下级部门和官僚机器的放大操作,有向中共党外扩大化的趋势。一些所谓的新闻媒体“妄议中央”就是这一扩大化的案例。

且不说在今时今日的开放型网络世界中,对非中共党员的个人或新闻媒体进行思想钳制完全不切实际,其危害更是不容忽视。中国古代政治思想中就强调要让民众说话和议论,堵住民众“悠悠众口”为害甚巨。更何况,新闻媒体本身其信息中枢、舆论监督和智囊智库作用更是为现代化政府所需。

中共文宣下级执行部门在媒体管理方面的钳制过度倾向,固然有其各种各样问题根源。但客观上,中共思想和意识形态工作在理论上对反“和平演变”和“敌对势力”的过度强调,以及出现执行过度化倾向后,中共高层未能及时出面加以纠偏,也是一大问题根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