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巨震 为何“私营经济离场”论让中国人不安

+

A

-
2018-09-13 21:03:35

继今年年初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在中共理论喉舌求是网上撰文鼓吹“消灭私有制”之后,北京时间9月12日,“资深金融人士”吴小平一篇“私营经济离场”文章惊现中国互联网,该文及其所持观点和主张瞬间引爆中国舆论场。

目前,该文在中国大陆已遭全网删除。舆论地震的始作俑者吴小平在接受香港凤凰网以及中国大陆媒体新京报采访时,均承认文章是他写的,但是他“认为很多人是没有读懂”,并拒绝就该文观点做出进一步解释。

“私营经济离场”全部逻辑

吴小平“私营经济离场”博文刷屏之后,引发包括中国官媒在内的中国大陆主流媒体一致声讨,如经济日报、新京报等,该博文发布当日,发布页面下面就有2万多条评论,也是一致声讨。

吴文引发广泛声讨和担忧,其荒谬的“私营经济离场”论点尚在其次,令朝野大为震动的是吴支撑其论点的全部逻辑推演以及悄然打起来的“中国国运”旗号。

李克强担任总理以来着力扶持中小民营企业(图源:新华社)

吴文先是给中国私营经济戴上“高帽儿”,称“在中国伟大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随后即给出其令人惊愕咋舌的结论,“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

或许意识到其“私营经济离场”论证过于粗糙,吴文又补充论证称,“国与国的竞争态势开始倒退向百年前的重商主义,美国等一批西方发达国家开始有意识的对中国进行围堵。此时,如果不能集中国家力量,完全让市场说话,彻底走经济自由化的道路,中国经济社会的改革开放,将面临难以想象的压力、阻力。已经取得的优势和成果,也可能逐步丧失”。

最是叫人迷惑的是,吴文将其“私营经济离场”论与中国国运相关联,“面对当今国运之争,当前强国之战,国家必须集中财力、物力和人力,必须统筹发展,必须令行禁止”。

吴小平博文的荒谬

中国官媒经济日报第一时间批驳吴小平博文,称其鼓吹“‘更加集中’和‘更加规模化’的‘一大二公’的经济形态”,力图动摇早已写入中国宪法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这无疑是逆改革开放潮流而动、企图开历史倒车的危险想法”。该官媒文章还指出吴文严重违背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多次强调的“两个毫不动摇”,习强调要同时激发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

相比2018年1月周新城发布在求是网上鼓吹“消灭私有制”文章在所有制问题上极为强硬的“你死我活”立场,吴文略显曲折隐蔽地声称将私营经济纳入“公私混合制经济”。这是在中国现有的公有制经济(国有企业)和私有制经济(民营经济)之外,生造出一个第三种经济形态——公私混合制经济,这不能不使人联想起中共建政之初的“公私合营”和国有化改造运动。

习李上台执政后这一轮中国国企改革,其方向之一是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而吴文望文生义生造出来的“公私混合制经济”,与中国国企混改完全不是一码事。国企混改是国企改革中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引入部分私营资本,使私企参与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刨除自愿原则不说,国企混改中参股中国国企的私营企业,比如阿里巴巴和腾讯,并不是将企业所有资本资产都拿来参股国有企业。而吴文鼓吹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实现“混合”的现实路径是什么呢?是强迫私营经济将其全部资本资产都拿来和公有制经济相“混合”吗?

另外,中国朝野一直有共识,私营经济是中国经济的活力所在。在中美贸易战引发两个全球大国之间罕见博弈的非常时刻,激发中国私营经济活力更是事关中国国运的大事,这也正是中国总理李克强三番五次召开国常会研究如何透过减税和信贷倾斜支持中小私营企业的原因所在。吴文说因为中美“强国之战”,所以需要“集中财力、物力和人力”大搞什么“公私混合制经济”,完全是无稽之谈。

中共十九大前夕,在监管层不断加码强监管下,中国民企万达、安邦、复星、海航因债务问题和一系列中国海外涉酒店地产类巨额投资被约谈,一时间坊间风声鹤唳。其后万亿级安邦集团因其董事长吴小晖非法集资、滥用职权积累酝酿金融系统性风险,因而中国保监会接管了安邦。再其后,阿里巴巴支付宝以及中兴事件后的中兴也都被传出即将实现“国有化”,从而引发震动。可见国有化迷思形同魔咒一直笼罩在中国私营企业身上,对其未来预期和信心造成重创,尽管这并不代表官方态度。

中国私营经济艰难时刻信心为王

目前,中国私营经济处境艰难。首先,中美贸易战,美国政府已经对中国5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而特朗普政府扬言下一步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征税。这使得原本就身陷产能过剩和转型升级之苦的中国私营经济,处境更加艰难。

其次,在中国经济“去杠杆强监管”宏观政策影响下,原本在融资方面异常依赖中国国有银行表外“通道贷款”的中国私企,断掉“表外融资”之后没有了资金来源。7月以来至今,习近平、李克强和中国副总理刘鹤分别召开高级别会议疏通货币信贷传导机制,其目的正是解决中小私企融资难问题。但囿于中国国有银行对放贷给中小私企意愿仍然不足,这一老问题至今还在努力解决之中。

再次,中国政府针对私企的减税降费空间原本就有限,为防止社保基金巨额亏空中共新近还出台政策加大对企业社保的征缴力度,且中国通胀大有抬头之势,再加上近些年来中国企业用工成本呈现不断增长态势,这些都使中国私营经济处在困难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