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改指向“文艺兵” 三大文工团陆续被撤

+

A

-
2018-09-20 08:25:01
宋祖英曾任海政文工团团长(图源:VCG)

近日,中国火箭军文工团发布告别视频,证实该文工团已被撤销。至此,海政、空政、火箭军三大文工团已相继被撤,文工团正式退出现役。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军中文工团遭裁撤一方面是因为习近平要求裁军30万,一方面是由于军中文工团已成腐败高官的“后宫”。

中国解放军文工团历来是海内外媒体所热衷报道的团体,尤其是汤灿事件之后,媒体在报道时,更是夹杂着政治、军队、腐败、桃色意味。

文工团退出已成定局

由大陆新闻记者联名登记微信公号“察时局”报道称,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调整优化军队结构,是裁减军队员额的重点,作为非战斗机构人员之一的文工团部队,如今改革撤编已全面进入落实阶段,陆续退出历史舞台或已成定局。

早在2015年9月,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阅兵式上宣布将裁军30万,其中裁军的重点包括“精简非战斗机构人员”,对此外界有不少声音表示,最先动的应是文工团。多维新闻也曾提出,精简裁军瞄准文工团,不失为一种预防更加糟糕情况出现的好办法。

中国解放军文工团作为军队专业性、综合性的艺术团体,通过戏剧、音乐、舞蹈、曲艺、杂技等创作和演出,宣传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精神,以达到鼓舞士气、激励斗志的作用,丰富部队文化生活。

文工团以归属单位划分,共分为三级。第一级隶属于中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共有歌舞团、歌剧团、话剧团,俗称“三团”。在2016年1月中共首轮军队文工团改革中,“三团”正式摘牌更名,由过去的“总政”改为“军委政治工作部”隶属。

第二级隶属于各大军种政治工作部,包括海、陆、空、火箭军等。其中,陆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的前身是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火箭军文工团则由原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演变而来。第三级则隶属于五大战区,他们更多是由过去中共七大军区文工团变更而来。

此轮对文工团的改革,主要涉及军种二级层面。

而在此之前,中国整个军队系统文工团改革早在2016年就已拉开序幕,此次算是军队文工团改革的延伸,是更深一层的军队结构优化调整。

据了解,2015年11月,中共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后,裁减军队员额30万,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已成为重要的强军目标。

随后中国军队文工团“被撤编”的消息多次传出:先是中共军委政治工作部组建后,原总政治部的总政“三团”先行改制,陆续“摘牌”更名。

继五大战区成立后,一批原先的七大军区文工团缩减撤销。例如,东部战区陆军部前线文工团即原来的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南部战区陆军部战士文工团由原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文工团和杂技团合并而来。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过去培养军队作家、艺术家“摇篮”的原解放军艺术学院,如今已并入中国国防大学,更名为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

过去一周更有多方消息称,9月7日,空政文工团被撤编;9月10日,海政文工团被撤编。目前尚待中国军方进一步证实。

汤灿曾是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文工团的独唱演员(图源:VCG)

“后宫”裁撤时机已到

中国军改前,解放军非战斗机构庞大,军队文艺团体众多,靠唱歌跳舞打球就可升官做将领,成为腐败淫逸滋生地,有军队“妖姬”之称的汤灿就是出自军方文工团。

近年来发生的中共高官腐败大案中,无不与色连在一起,官员贪腐同时淫乱,包养的情妇不止一名。

比如中国海军原司令员王守业,曾被指至少有五名情妇,且分别来自南京军区文工团、总政文工团、北京军区文公团,几乎遍布中国全国军队的文工团。

此外,中国军旅歌手汤灿,曾一度神秘失踪。北京政圈人士形容,汤灿野心太大,生活糜烂。汤灿性贿赂军队高级将领们,包括谷俊山、徐才厚等,特别是她成为周永康、薄熙来的公共情妇,为薄周政变在党政军界打通关节。汤灿2010年被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特招入伍。

中国官方《新华网》曾刊文表示,军队文工团有兴“奢靡之风”的嫌疑,不少文工团员成为高官、富商的“情妇”,军队文工团“特招”破坏了军规,军队文艺工作者军衔、职务过高。

中共红二代蔡小心在接受官方反腐期刊专访时表示,一些中共军队干部把部队的文艺单位当做了自己的“后宫”,将一些贪慕虚荣和个人利益,甚至业务能力不适合部队文艺工作要求的人安排进来,甚至根据个人喜好直接影响这些文艺单位的干部配备。 

民间也一度传出声音质疑“文工团”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性,有分析认为,中国军队中文工团的大量存在,最直接的影响是造成军费资源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会挫伤军队士气和战斗。十八大以来,中共高层对军队刀刀见红、“刮骨疗伤”式的整风肃纪行动,减少文工团规模或是取消文工制度已是箭在弦上。

由于文工团是中共高层所要求停止军队经商的主要团体,分析认为,中国要求军队停止经商已进入关键时期,此前这项工作最后期限被延迟半年。

习近平之所以将文工团的裁撤放在后期。普遍认为,在中国战区作战体系刚刚形成的时间节点,维护军心、凝聚力量是首要的任务。而文工团作为丰富军队文化生活的一种团体,一定程度上能起到“稳军心”的作用。

多维新闻曾指出,“人随职动,因职定人”,避免了由于结构重组导致的大规模人事动荡,平息了来自中国军内高级将领的不满。这可以视为习近平“稳扎稳打”、“蹄疾步稳”搞军改的又一战术“妥协”。对文工团或许也应如此,只不过裁减文工团早已系时间问题。目前看来,这个时机已经来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