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院法案要求对等入藏 中国西藏宣传转机何在

+

A

-

北京时间9月26日,综合媒体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9月25日通过了一项就“西藏问题”表达立场的决议案。这项名为“以对等原则进入西藏”的决议案说,美国国务院在允许中国外交官进入美国部分地区时,应该考虑中国在多大程度上允许美国外交官访问藏区等中国地区。现在,外交官和记者访问西藏时还经常面临挑战,中国各级治藏官员前往美国宣传,并无任何限制。

这不是美国国会第一次就西藏问题通过议案,美国参议院曾于2018年4月通过决议,要求中国尊重藏传佛教系统。从中可见,美国对西藏的定位与中国官方有很大分歧。近日编号为众议院1872号决议案的参议院类似版本目前还在其司法委员会等待辩论和表决,如获表决通过并在参议院全体院会上通过,再经总统签字后就会成为法律。

届时,美国国务院每年都要向国会送交公开报告,列出专管西藏事务的中国国家和地方高官名单,并评估其在多大程度上允许美国外交官、记者和游客入藏;如果中国继续限制美国人进入,名单上的中国有关官员将不能赴美。目前,中国全国人大的西藏团成员等,时常前往美国去宣传真实的西藏。

全国人大西藏代表团访问美国(图源:新华社)

当前,中共对进藏实行许可证制度,该法案若在2018年底成法,中国放松美国外交官等进藏限制的可能微乎其微,中方高官赴美宣传西藏之路或将断绝。在美方视角,这一系列议案符合其一惯的人权观点和西藏认知。在中方看来,这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必须谴责。中共必须升级论述,才能打破这种被动局面。

流亡藏人“藏独”偏见深刻影响美国

1950年11月,北京准备解放西藏之际,西藏地方政府发表《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呼吁书》称,“在1912年以前,中国皇帝与至尊达赖喇嘛有过亲密友好的关系。这种联系和交往是基于信仰基础之上的、宗教导师与其世俗的追随者和信徒之间的关系,并不存在政治含意。”实际是想要扭曲历史,将“西藏问题”国际化。

分析认为,在清朝,中国皇帝有权处理达赖前世等宗教人物生死存亡,革除过六世和十三世达赖的名号,皇帝与达赖喇嘛之间的臣属关系,西藏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地位毋庸置疑。乾隆年间,因六世班禅信奉红教的弟弟沙玛尔巴勾结尼泊尔抢劫扎什伦布寺的金银财宝,乾隆派军入藏,并废止其转世世系,红教僧人改宗黄教等事件都证明,皇帝与达赖的关系,就是君要臣死,臣非死不可的关系。美国国会4月份发布议案称,西藏佛教领袖指定或继位,第十五世达赖喇嘛指定或继位不应受到中国政府干涉,否则是侵犯藏传佛教徒宗教自由权。这不只是傲慢、无知,而是受到了十四世达赖喇嘛偏见的影响。

美国会错认西藏是“自治国家”借力遏制中国发展

在中国内战结束前后,美国中情局不断与中国的国民政府与达赖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联络不断,目标是防止“中共控制西藏”。1959年11月4日,美国国务卿致函达赖称,“美国历史上对西藏的立场是:西藏是中国宗主权下的自治国家”。这也是美方后续政策的基石,其坚持认为,除了外交与国防事务,藏人的身份认同、宗教事务等都应与一般中国人有所不同。美国国会4月份议案称,西藏佛教徒有权在不受中国政府干涉的情况下决定领导人,立论基础,也是西藏的宗教事务、身份认同属于自治范畴,中国政府“无权参与”等错误论断。

分析人士称,对美方人士进藏受限表达不满,并非现届美国国会临时起意。美国大使馆曾于2015年发布“封锁的西藏”活动讲话称,每个希望访问西藏自治区的外国人都须获得中国当局的特别入境许可,外交官和记者访藏更是时常面临挑战,这在前往中国其他省区时并不需要。对等是外交关系的基石。过去四年,美国大使馆或领事馆提出访问西藏自治区的39个请求中有35个被拒。可见,寻求更多深入西藏机会是美国的长期规划,借保护西藏“人权”之名,实际是站在道德高地,以“西藏问题”干涉中国内政、遏制中国发展。然而,中国官方于此却应对无方。

中国拥有西藏主权 官方宣传如滴墨入海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992年发布《西藏的主权归属与人权状况》白皮书称,西藏人民和中国其他各族人民的紧密相联有着几千年悠久的历史,西藏地区和中国各省区统一为一个国家也已有七个世纪。七百多年来,中国中央政府一直对西藏地方行使着主权。

与中共意识形态对立的台湾当局,在中国政府未曾恢复联合国席位期间,也反对西藏独立。西藏是中国固有领土、清朝皇帝构建了西藏转世活佛体系,其权威由中国中央政府承袭,已成为两岸共识。

中国官方组建了庞大的西藏对外宣传系统,比如中共统战系统的西藏杂志社、中国西藏网、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以及从中央到西藏地方的人代会代表等。中国的官派赴美代表团会介绍西藏的经济、社会、人文发展,但却无力触及美国高层对西藏的核心立场,即认为中国对西藏仅有宗主权、后者是“自治国家”,因此藏传佛教事务属于自治范畴,其信徒也与普通中国民众并不相同等。

分析认为,中国在其白皮书中提到,历代中央政府在700多年里都有对西藏行使主权,1949年成立的中央政府只是一段。但在中共宣传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祖国,西藏宣传侧重经济发展、现代化进展、几十年来的物质进步,这恐怕无法改变普世价值的欧美社会。中共舆论必须升级弹药,否则宣传将继续如滴墨入海、瞬间失踪。

中共升级论述,可从中国本身去发掘。据《现代汉语词典》释义, “中国”从19世纪中叶开始专指“我国家全部领土”,现代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现代中国对西藏的主权来自历史,汲取改朝换代时不变的理念、而非仅是“领土”,才是理论建构的关键所在。

中共论述应超越“中央政府”层面

就西藏宣传而言,中共宣传系统要么宣布“涉藏外宣”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要么承认涉藏宣传“西强中弱”。中国官方从宣传找原因,思维明显受限于器物层面。中国哲学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按照现代语言,道是指理念,器是指物质层面,体现在政治中,即国家与政府的关系。政府由实体部门组成,而国家则要遵循特定理念,这也是评价蒙古、满族等创建的元清两朝都是中国朝代,而非中国被殖民史的标准。

西方从自由、民主、自决等普世价值出发,认为中共对西藏进行控制,中国的主张却传播乏力。中国官方加强西藏的经济、文化、旅游等话题传播、培养涉藏外宣意见领袖、对接西方话语体系、建设网络阵地都是局限于器物层面。中国白皮书仅限于“中央政府”的延续,忽略了西藏在与中国朝代的精神连结。

分析认为,概括前述连结的精神内涵,具有中国属性的少数民族官员或将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中国的最高领袖。目前,中国省级少数民族自治地方的最高官员通常不是少数民族,说明中共理论不足以化解民族区别,遑论让少数民族担任最高领导人。中方外派的西藏宣传队伍,又须依靠少数民族高官,也凸显其困境所在。达赖喇嘛以宗教领袖身份,为西方社会提供思想观念,借助“心灵鸡汤”(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传播政治历史观,几乎已被全盘接纳。中国媒体对此无能为力。

因此,中国是否外派官员宣传、美国外交官进藏与否都不重要。中共若能将中国的概念具体化,制定标准让各个民族各领风骚,才能彻底消解西方价值体系的道义优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丰少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