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斗争到和解 香港进入“二次回归”新周期(一)

+

A

-

当一列列“动感号”高铁从香港西九龙站开出驶入,当在内地求学或工作的港人已开始领取象征同等国民待遇的居住证,当承载着有机融合历史重担的粤港澳大湾区即将面世。香港这座被政治争拗了多年的城市,正迎来回归21年以来的改变,主动或被动地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习近平去年七一讲话,为香港特区政府提出治港要求(图源:Reuters)

形势比人强

之所以主动,源自于香港回归至今不断发生的政治动荡、经年累月的争拗和内耗,以及当下又不得不承受的深层次经济矛盾,让很多港人倦了、厌了,他们希望更美好的生活,渴望通过努力做出改变,而不是继续走上街头歇斯底里,以激进社运或政治抗争来折腾,那样非但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反而只会自我消耗,徒增烦恼,甚至变得心灰意冷,于现实的改善毫无助益。事实上,经过这么多年的争拗和内耗,香港陆港矛盾、政治矛盾和深层次经济矛盾日趋恶化,贫富分化不断创下新高,经济发展陷入瓶颈,昔日的东方之珠光环渐渐褪色,开始被内地城市超越。

正因这样,相比于2014年占中事件后激进本土主义和港独思潮盛行一时,酿成旺角骚乱和立法会宣誓风波,近年来年轻人支持港独的比例已大幅下降,越来越多的人厌倦折腾,希望有所改变,回归经济民生,以致于不断有人发出“香港是时候改变了”的呐喊。

而之所以被动,在于香港受制于意识形态的束缚、政治矛盾等诸多因素,难以主动透过改变实现涅槃重生,而只能依赖于北京的力量推一把,为其开出药方。关于这一点,北京愈来愈深有体会。过去多年,北京出于稳定和安抚人心考虑而放任香港自治的管理手法,非但未能换取香港的真正稳定和人心回归,反而无形之中制造了陆港两地的机械区隔,保留了香港畸形的“官商共治”体制,从而既导致诸多混乱,又让年轻一代港人的国族认同缺位,激进本土主义和港独思潮趁势兴起。

于是,消极等待了21年的北京终于等不及了,继毛邓之后最强势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选择直面邓小平时代香港“一次回归”之后的诸多问题与矛盾,并在更坚决地维护“一国”底线的同时,试图以高铁、居住证和粤港澳大湾区等融合措施作为“抓手”,来完成继“一次回归”之后更艰难的“二次回归”,也即全面融合之后的“人心回归”。

面对这些,一些港人虽认识到香港必须要转弯,但当广深港高铁、居住证、粤港澳大湾区等内地融合举措扑面而来,看到身着内地边防检查和海关工作制服的人员出现在香港自家“地盘”的时候,难免有所不习惯。而另一些常年带着优越感鄙夷与怀着畏惧之心担忧内地的港人,自然更是有诸多不适感、不理解,甚至在高铁通车当日前往现场示威,高呼“反对割地两检”。

形势往往比人强,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直面问题的鸵鸟心态。回归21年以来,香港由于碌碌无为,问题日积月累,严重威胁到“一国两制”和城市的未来,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