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委内瑞拉为什么会失败

+

A

-

刚刚过去的9月,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访问了中国。期间,他不仅称中国是委内瑞拉的“大姐姐”,强力攀亲戚,还与中国一同表示“将引领中委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迈上新台阶”,签署了多项协议。这已是马杜罗第十次访华,如此高频率的背后,是委内瑞拉经济状况持续恶化的无奈之举。

今年以来委内瑞拉经济危机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数据显示,委内瑞拉的GDP在过去四年间大跌35%,7月的通货膨胀率高达83000%,物价水平平均每26天翻一番,严重程度远甚美国大萧条时期。国家的外汇储备萎缩,仅有100亿美元,外债却高达1,500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委内瑞拉通胀率将在今年底突破100000000%的恶性通货膨胀。经济恶化之后,失业、物价飞涨以及食物和基本药物严重短缺等问题愈发变本加厉,接踵而至的便是社会秩序的日渐瓦解。此外,暴力冲突不断,绑匪成为新兴职业,民众对横死街头的尸体习以为常,出逃谋生成为委内瑞拉民众的无解之解。根据联合国的统计,近年来已有约占总人口7.3%的超过230万委内瑞拉人逃离自己的国家。

拥有约3,009亿桶世界最大已知石油储量的委内瑞拉,在上世纪70年代不仅经济增长傲视整个拉美,政治民主和社会平等程度亦在拉美名列前茅。曾经跻身南美四强的委内瑞拉,如今却连续多年沦落至全世界最悲惨国家之列。今天的委内瑞拉无疑是个失败典型,甚至堪称20世纪以来非战乱条件所致的人类社会最大规模崩溃。坐拥金山银山的委内瑞拉何以沦落至这般凄惨田地,着实令人不得不反思。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左二)频繁访华(图源:新华社)

成也石油,败也石油
从壳牌公司在委内瑞拉西北部马拉开波湖(Lake Maracaibo)的一口探井在1922年12月的某一天突然井喷并连续9天每天喷出10万桶原油轰动世界之后,委内瑞拉从原本贫穷的农产品出口国摇身一变成为富裕的石油出口国。20世纪70年代,委内瑞拉人有世界上最大的苏格兰威士忌消费量,中产阶级开着凯迪拉克和别克,挥霍的上层阶级则飞往美国迈阿密大肆购物。然而幸福来得太突然难免会让人有些不知所措,从天而降的石油繁荣促使委内瑞拉经济对石油产生了严重依赖。据悉,石油为当时委内瑞拉提供了近八成的出口收入和一半的财政收入,严重制约了其他产业的发展,陷入所谓的资源诅咒(Resource Curse)。

与此同时,委内瑞拉还滋生了与石油相关的严重腐败,催生了一批权贵阶层,大幅拉大了贫富差距。同样是在上世纪70年代,经济指数一度闯入过世界前二十的委内瑞拉贫困人口比例高达70%。不夸张地说,彼时的石油财富和委内瑞拉是属于当时的白人权贵阶层的。直至80年代,墨西哥债务危机席卷了拉美各国,收入状况恶化,失业人口激增,社会冲突频发。与之相比,现时的一切仿佛昨日重现。

教条主义的执政理念
出于对当时经济形势和时任政权的不满与不信任,选民在1998年投票给民粹主义者乌戈·查韦斯 (Hugo Chavez),开启了他随后15年的执政生涯。上台以后,查韦斯非但没能彻底汲取前任过于依赖石油的经验教训,反而以民粹主义手段大肆折腾石油产业。通过强制收购外资石油公司并收归国有,查韦斯将石油收入大量用于改善民生的社会福利项目,包括大量食品价格补贴、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住房,甚至石油都近乎免费,以兑现竞选承诺,并宣称要在委内瑞拉建设“21世纪的社会主义”。

查韦斯的民粹政策起初使得贫困人口有所降低,不公问题有所缓和,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社会主义的价值理想。遗憾的是,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的查韦斯,对于社会主义的理解非常机械和教条主义,根本未能吸取苏联、改革开放前中国的教训,而是利用选举民主不断滑向民粹主义。他为了迎合民众的民粹诉求,不切实际地滥发福利,人为阻断投资、制造短缺和失业,将委内瑞拉一手好牌逐渐打得稀烂。

不但如此,藉由民粹主义政策崛起的查韦斯还通过公投快速实施了重大宪法改革,削弱旧式精英的力量,严重限制了反对党与之公平竞争的能力,导致委内瑞拉司法机构失去独立性,腐败猖獗,国家溃败。

所幸的是,查韦斯推行民粹社会主义运动时,恰逢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期间。这两场战争直接带动石油价格飙升,每桶石油价格一度高达147美元,为查韦斯政权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致使其继续有恃无恐地靠石油发家,而这无疑是在饮鸩止渴,令国家错过了最佳改革时机。

委内瑞拉经济危机造成大量难民(图源:VCG)

盲目反美结果招致祸水
在外交上,向来对外资把持委内瑞拉石油命脉深恶痛绝的查韦斯,于1999年就任委内瑞拉总统后便开始实行坚定的反美政策,并将大量的美元外汇用于援助反美国家,导致委美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事实上,两国自2010年7月以后便一直没有互派大使。去年以来,美国更是以“民主和人权”问题为由不断扩大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尤其是去年9月委内瑞拉宣布拒绝接受美元买卖石油后,彻底激怒美国并致其对委内瑞拉财政和债务发行实施了更严苛的制裁,令后者本就严峻的形势雪上加霜。

以卖石油为生的委内瑞拉,在国际石油与美元挂钩的当今世界,无异于被美国在无形中掐住了经济命脉。对这一点,自命当代社会主义斗士的查韦斯却欠缺考虑,在美国的家门口盲目地扛起了“反美旗帜”,招致美国的严厉封锁。在此过程中的美国,则颇为霸道地将拉美视为自家势力范围,不允许有任何反抗者的存在,因此对于查韦斯的反美政策实行严厉反制,大大加剧了委内瑞拉的经济困境。即便是在委内瑞拉陷入经济危机、国内出现严重人道主义灾难的近期,美国依然在延续对于前者的制裁。这一切既说明查韦斯盲目反美政策的错误性,又反过来将美国霸道、自私的一面暴露了出来。

政治强人谢幕之后的无力回天
毫无疑问,美国确有责任,但是委内瑞拉的内因更为致命。查韦斯时期,得益于国际原油价格的暴涨,石油成为能治委内瑞拉百病的灵药。查韦斯任性妄为埋下的隐患,依靠强硬作风和雷霆手段,熬过了近15年的暴动、政变。但查韦斯去世之后,国际油价从2014年起开始大崩盘,一路从147美元的高位跌至26美元的历史最低位。而彼时委内瑞拉的出口超95%都是石油,其后果是石油价格暴跌直接导致委内瑞拉支柱产业的崩溃。面对查韦斯留下的残局,马杜罗作为前者钦定的接班人却无力回天。

马杜罗上任以来继承了查韦斯的衣钵,祭出一波又一波“技惊四座”的搏命自救,可结果反令委内瑞拉的经济形势变得更糟,加速滑向早已注定的失败。先是继续印钞放水加剧通胀,其后又强制将最低收入提高3500%,将玻利瓦尔(Simón Bolívar)对美元的官方汇率一次性贬值约95%,导致企业因不堪重负而纷纷裁员甚至倒闭。新货币几乎无人问津,鸡蛋反而成为流通媒介,大行其道。2018年9月11日委内瑞拉政府开始发行黄金储蓄计划,由于经济形势持续恶化、物资匮乏,购买黄金的委内瑞拉民众寥寥无几,大排长队领取退休金。

屋漏偏逢连夜雨,经济崩溃、社会瘫痪的委内瑞拉今年再遭干旱、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的侵袭,前景堪忧。现在虽然中国等国愿意给予一定帮助,但正如马杜罗此番访华期间中国政府所强调的,委内瑞拉应设法“提升自主发展能力”。从长远来看,委内瑞拉唯有痛定思痛,吸取教训,方有可能走出困境。

(本文转自《多维CN》38期精粹《议世厅:委内瑞拉为什么会失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应濯 张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