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美国祭出“毒剂条款” 北京如何突围

+

A

-
2018-10-08 07:57:38
美加墨贸易协定设定了针对他国的条款,指向性明显(图源:VCG)

新达成的美墨加三边贸易协定中加入了一条规定,如果三国当中任何一方与一个非市场经济国家签订贸易协定,另外的两方可以自行选择在6个月退出该协定。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10月5日呼吁将其引入与其他贸易伙伴签订的协议,向被质疑市场经济地位的中国施加更多的压力,比如在美韩修订版协议之后正在酝酿的对日本、欧盟谈判。这是否意味着中国会陷入四面楚歌的不利局面?中方又将如何应对?

多维新闻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研究中心驻会研究员和中美二轨对话项目主任陈琪,他认为美国与盟国的贸易协议只是初步性的,难有实质性进展,但中国不可抱有侥幸心理,应加大改革力度,解决自身问题。
  
陈琪认为这个问题要从两方面来看,其一便是美国与其盟友之间贸易协定的谈判签署的情况。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以后便开始全面出击,认为此前签署的双边、多边、全球性贸易协议均不符合美国利益,对美国构成了伤害,威胁对中国及其盟国提高关税。美国的目的就是通过极限施压从而谈成一个在特朗普看来更加“对等”的贸易协定。

日本、韩国、欧盟在这种极限施压之下都与美国进行了一系列双边贸易谈判,但在陈琪看来,一些初步达成的谈判协议涉及的内容和方面还非常有限,表明双方要做出更广泛的实质性的让步并不容易。而即便达成了初步的贸易协定,可能还需经过复杂的国内批准这一程序,最后能实现到什么程度不好下定论。多少年来美国便一直想要打开欧洲的汽车市场,压迫日本放开农产品市场,欧、日迫于特朗普政府的压力不得不谈,但要达成具有重大让步的协议实非易事。

第二个方面便是美国与盟友的谈判会不会对中国形成包围圈,让中国陷入孤立无援的局面?陈琪称美欧日三方谈判并不是2018年才开始成型,而是在过去的若干年、在WTO改革谈判进程中便一直存在。美欧日三方均对中国有意见,认为中国这么一个庞大的经济体不应该仍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获得WTO机制中贸易往来上的优势,在国有企业、知识产权等方面美欧日也对中国抱怨颇多且立场一致。

在这种情况下,美欧日便在多边组织及WTO框架下进行谈判,谈不成后便放弃了WTO的多边机制,形成了TPP、TTIP等,不仅在一般的商品上,在服务贸易、环境保护等方面形成了远超WTO规定的更高质量、更高水平的贸易协议。但是特朗普上台后一退再退,这其中既有特朗普个人的原因,同时也表明美国同盟友之间在协调利益上存在矛盾,如果美欧日协定容易谈成,那么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时期便早已经谈好了。
    
对于中国如何应对?陈琪认为中国不能存在侥幸心理。当3月份特朗普宣布对欧盟和日韩的钢铝产品征收关税时,中国国内有些人偷着乐,认为特朗普得罪了盟友,中国受到的压力便下降了,谁知最后特朗普调转枪头,赦免了盟友只针对中国。现在中国已经无法通过这种方式进行缓冲而缓解压力,长期来讲也不现实,对于中国这样体量的国家来说必须要有谋划。

陈琪建议在WTO等全球多边机构中,中国应尽力争取欧日韩的支持从而对现有的WTO进行改革。中国自己的身份地位也可以在改革的过程中进行某种程度的修订,中国不想被视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又被其他国家所诟病,中国或可退而求其次成为“半发达国家”,这点可以通过谈判协商来决定。

特朗普不喜欢多边谈判的机制,但欧盟的官方表态是愿意维持WTO现有的贸易谈判机制,因此中国完全可以一种更加灵活、更加开放的姿态与欧日等方面谈判。只要中国以改革的心态来谈,陈琪相信欧日对此也是欢迎的,对知识产权保护、服务贸易、电子商务等贸易规则进行重新规定,谈出一个更高层次、更高水平的协议。

陈琪认为中国还可以推动一些区域性的自贸区建设,应该以更大的力度加快中、日、韩自贸区及RCEP的建设。日本、韩国在贸易层面都受到了美国的压力,中日韩在政治上形成某种程度的共识来促进三边自贸区的建设,也是可行的方向。

除此之外,陈琪表示中国也应积极解决国内的诸多问题。美欧日之所以能够凑到一处,便是因为中国自身存在他们不能接受的、无法认同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的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地位,应该以更加扎实的力度在中国国内推广,而如何在保证中国基本政治制度框架不变的前提下推动市场化改革,是极为考验决策者的执政艺术的。同时,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时,应通过更大力度的改革从而争取在中美贸易战中获得更多国内外的支持。陈琪认为若中国做到上述几点,面对的压力便可减轻。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独立智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10月1日公布了一项涉及包括日本、韩国、加拿大、墨西哥等25个国家的民调,结果显示有50%的人对美国有好感,43%的人对美国持负面评价,然而只有27%的人表示,他们对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中正确行事报有期望,相反有70%的人对他缺乏信心,并认为美国在做出外交政策决定时没有考虑到他国的利益。

相比之下,民调显示70%的人认为在过去十年内,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者愈发重要的角色。由此可见,虽然大多数人依旧将美国视为全球经济的领导力量,但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中不断的单边行动表达了对传统盟友关系和多边机构职能的蔑视,大大削弱了美国的国际形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杨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