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学者谈农村改革:全中国宅基地资本化后值百万亿

+

A

-

经历了长达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国民经济结构中,轻纺工业、重化工业、房地产、基础设施以及第三产业等都有了长足发展。但城乡矛盾,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中共在十九大上提出了振兴乡村战略,以及城乡融合的战略。对于中国的农村改革,10月11日,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执行会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表的题为《国际经济风云变幻下的中国金融改革》的主旨演讲上表示,乡村振兴难度很大,要把剩余资金引导到乡村振兴上来,加快乡村的发展,除了依靠财政,更需要通过金融手段来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农村的土地资本化。

郑新立的观点从金融与学术角度有其合理性,但也有其理想化的意面。土地问题在中国一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中国大量的社会矛盾都源于土地分配上的矛盾。在考虑经济利益以及农村发展大目标的同时,如何调和土地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问题,如何调和经济发展与中国农民数千年来的土地情节之间的矛盾,以及如何针对中国各个发展条件存在巨大差异的地区因地制宜进行发展,这都是中国乡村振兴过程中需要面临的问题。以下为摘录郑新立的部分演讲内容,以飨读者。

中共在十九大上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以解决中国长期存在的城乡发展不均衡的矛盾(图源:VCG)

中共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的战略,还提出了城乡融合的战略,提出了中国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三者之间是个有机的战略组合。主要矛盾的提出,实质上提出了一个战略的依据,乡村振兴是个战略目标,城乡融合是个战略举措,所以,从战略目标,到战略依据到战略举措形成一个有机的战略组合,这三者逻辑联系非常紧密。

因为主要矛盾是不充分,不平衡发展,主要矛盾集中体现在城乡发展不平衡和农村发展不充分上。其他像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本质上也是城乡发展不平衡的一个反映,因为沿海的农村发展相当好,主要是中西部农村和沿海农村相比差距比较大,中西部城市和沿海城市相比没有多大差别,所以,区域发展差距本身也是城乡差距的一个反映。

环境的问题,也集中表现在农村,农村的液源污染、环境脏乱差、食品质量安全、水安全等等,都是由于农村环境保护措施远远滞后于城市。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不平衡,也集中表现在农村的公共服务远远落后于城市的公共服务。所以,城乡发展的差距是社会主要矛盾的集中体现,正是基于这样一个分析,中共十九大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

适应这个战略,要通过城乡融合发展来实现乡村振兴。中国改革开放40年,都是通过改革不断地推动结构的转换,从而不断地释放了经济增长的新动能。40年,在结构上,中国已经经历了四次大的转换:

1980年代,通过农村的改革,实现了农业的迅速发展和乡镇企业的崛起,解决了商品短缺的问题,轻纺产品、食品供给满足了需要。

1990年代,提出了振兴四大支柱产业,电子器械、石油化工、汽车制造和建筑业;同时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这个改革实现了四大支柱产业的振兴,四大支柱产业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1990年代初期占GDP不到8%,用不到十年占到25%以上,把重化工业和建筑业搞上去了。

进入新世纪第一个十年,通过发行国债搞基础设施建设,用十年时间,把中国的高铁网、高速公路网和无线网络搞到世界第一,所以,基础设施也搞上去了。

进入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围绕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调整投资和消费的比例,现在消费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最大的动力,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达到百分之七十几,这个结构也调整过来了。产业结构上,调整产业结构,改变经济增长过度依赖第二产业的局面,转变发展第三产业,现在第三产业成为经济的增长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