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经济是自己人” 习近平如何传承邓小平式政治赋权

+

A

-

几十年后的学者在书写中国发展历程的时候,或许会将中共高层在11月1日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视为绕不过去的重要瞬间。

中国官媒在报道习近平的讲话“十分重要”后,迅速刊出整篇讲话全文,这在以往并不常见(图源:新华社)

用中国政治观察人士的话说,对于身陷“退场论”阴影、在外部贸易战冲击和内部结构调整中正苦熬挣扎的民营经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讲话,具有“久旱甘霖般的救命效应”。

讲话中最为关键的,是明确定位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为“自己人”。习近平的表述让人想起邓小平当年对知识分子的定位,这种传承同时可能意味着中共在执政理论建设上的新开端。

高层密集释放信号

习近平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讲话的背景,是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长、民营企业经营困难,舆论场中更出现了“民营经济离场论”、“新公私合营论”、“用党建控制民企论”等声音,成为民营企业家的心头阴影与普通民众头脑中的疑惑,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949年之后的中国历史。

民营经济问题的背后,则是在改革开放40年的关口,中国将向何处去的焦虑。在谈到如何认识民营经济的一段,习近平重申三个“没有变”,连用五个感叹号,强调看待民营企业发展不要有认识误区,不要有思想上的负担,政策环境没有变。

事实上类似的信号,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10月19日接受中国国家级官媒采访的时候就释放过。刘鹤当时谈到坚持“两个毫不动摇”,表示“必须从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认识民营经济问题,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行为“在政治取向上存在很大问题,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而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除了中国最高领导人亲自讲话让政治信号释放的更直接、更明确,习近平还说出了这篇讲话中最为关键、可能也是会对中国政治产生重大影响的一句话:“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从知识分子到民营企业家

习近平的一句“自己人”,与1978年邓小平在中国科学大会上对知识分子的定位遥相呼应。邓小平在那次会议上表示,知识分子“已经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一部分”。

可以说,两代中国最高领导人对于两个不同群体的政治赋权举动,具有明显的传承意味。改革开放伊始,中共领导层决心发力经济建设,而要想释放科学技术这一“生产力”,在文革中被打成“臭老九”的知识分子角色非常关键。邓小平将知识分子纳入工人阶级,不仅是为知识分子正名(破除“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荒谬),更是让整个中国社会完成了一次思想解放,为理论上彻底摒除“阶级斗争为纲”发挥了重要作用。

而今天中国民营经济发展遇到困难,“离场论”等说法让民营经济群体普遍陷入焦虑,甚至有人借着对民营经济的怀疑、否定,试图对改革开放进行所谓的“反思”。此时习近平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用“自己人”一锤定音,既是中共对于民营企业家群体的政治身份确认,同样也不亚于中国社会的又一次“思想解放”。

从当年的结果来看,邓小平做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表述后,中国迎来“科学的春天”,在科学家群体中掀起了“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的工作热潮,推动中国科技事业的快速发展,也促使很多海外华裔科学家如李政道、丁肇中等回到中国大陆开展学术交流与指导。此次习近平做出“自己人”表述,有评论认为,那些懂政治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会像当年的知识分子一样“如沐春风”,从而稳定预期、放下包袱。

更深远的影响

中共将民营经济与民营企业视为“自己人”,对中国来说可能还意味着更为深远的政治影响。此前一段时间出现的“离场论”等声音,理论根源来自马克思(Karl Marx)与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消灭私有制”。然而《共产党宣言》中的内容是否可以全然当作马克思政治理论的精髓,在学术上存在疑问。在实践中,曾经刻板、僵化抱守这一理论的苏联与中国都经历了惨痛的历史教训,尤其是让社会主义的正当性在两国普通民众中留下了极为负面的影响。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邓小平事实上在实践层面打破了“消灭私有制”的迷思,同时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三个有利于”、“白猫黑猫”等论述,绕开了姓“资”姓“社”的争论。中国也由此开始近40年的高速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在理论层面,由于中共一直没有对那套原教旨的经典论述做出新的解释,“消灭私有制”仍然犹如一把悬在民营经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风吹草动,“结构性焦虑”就会一次又一次蔓延开来。

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此次以传承邓小平的方式为中国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进行政治赋权,有可能会倒逼长期停滞的中共传统理论体系革新。如果未来中国出现不再以“消灭私有制”为目标的社会主义政治理论,书写的源起就要追溯到“自己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