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国家资本主义批评 王岐山再谈中国政治历史基因

+

A

-
2018-11-07 12:43:29

40年罕见的中美贸易战,特朗普政府(Donald Trump)对中国的批评一度指向所谓“国家资本主义”,即中国经济中的政府主导、国企补贴以及国家主导技术赶超,称这一做法有违国际惯例并带来巨大不公平。其后有若干迹象表明,欧洲也加入到这一略显抽象的批评之中。

11月6日,在新加坡出席出席2018年创新经济论坛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其主旨演讲中就国家资本主义这一敏感议题罕见做出正面回应。而这一回应的自然延伸,无可避免涉及深层的中国政治,且这一根源于特殊历史和现实的政治制度与西方严重有别。

“中国特色”的历史基因

“历史、现实和未来紧密相连。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才能理解中国选择的道路、理论、制度以及文化支撑。”有着深厚历史学科背景的王岐山将争议中的“中国特色”做了历史还原,王提醒论坛听众,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的成就要到中共建政近70年的历史中去寻找答案,而这又要从始于1840年的中国近现代史开端说起。

有深厚历史视野的王岐山(右)为中国基本制度辩护(图源:AFP)

“从被列强打倒的那一刻,不屈的中国人民就一直苦苦寻觅再次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勤劳、智慧、节俭、勇敢、包容、开放是中华民族的基因,历经苦难和辉煌,铸就了5,000多年连贯的中华文明,独特的历史文化决定了中国只能走有自己特色的道路。”

在王岐山看来,中国现有的道路、理论、制度,不能简单归之为执政的中共要如何如何,“中国特色”有着源于“5,000多年连贯的中华文明”历史基因。

早在2015年4月23日,会见来京作学术访问的著名政治思想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时任中纪委书记的王岐山,就力图向后者论证中国的独特性。

相比于“历史的终结”式的直线历史思维,王岐山强调中国的复杂性,“历史和现实和现代是连接的,去年读英国的都铎王朝的书很艰苦,读到伊莉莎白接位。一个欧洲史就够难的了,中国比欧洲应该更复杂”,“中国历史很长,人口多,理解清楚中国历史对于外国人是很难的。你讲国家、法治、问责三要素在中国的历史里都有DNA,说明中国文化里有这个DNA。”

强调在中国漫长的现代化征途中,要处理好对中西方文明的传承吸收,王岐山称,中国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历史和文明,优秀的DNA要在现代化的实践中发挥。优秀的DNA中国文化中就有。中国在多民族的遗传中有变异。中华民族更要吸收西方文化的好的东西,世界上各民族的优秀的东西都要吸收。

历史、现实,执政党、国家

论证中国独特性,王岐山提醒福山不能忘了有十三亿人口。“你们说的事情(民主、法治等),我们知道这个尺度。发达国家加起来十一亿人口,中国有十三亿到十四亿人口,我们清楚”。

在十四亿人口中推进现代化,王岐山强调稳定的重要性,“我对基辛格讲:中国在走向一个方向时不可能让十三亿人走悬崖陡壁,实现目标(十三亿人)的任何一部分都很重要。中国的事情运行还要很慎重”。

据说邓小平临死前,他的一位助手问他:你认为你一生做的哪件事最重要?一般人恐怕都以为邓小平会说是他推动了中国改革开放这件事。殊不知邓小平却说:“我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当(中共)领导层决定经济开放时,我自始至终顶住了那种要求同时也政治开放、实行多党民主的诱惑。”

对于执政党在保持政治稳定情况下审慎渐进推进中国改革,美籍华人、曾长期任职于世界银行的林重庚日前撰文称,中国领导人和经济工作者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展现了过人的勇气和远见,他们吸收国外新的经济理论和经验,根据中国国情将之转化并应用于实践。在没有任何成功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他们采取了“摸着石头过河”的策略和“试错”的方法,这一点最明显地体现了他们的远见卓识。几乎没有任何国家的领导者能够如此成功和明智地把国外新的经济思想转换为如此具有历史意义的经济政策。

林重庚在文中还谈到苏东国家采取有别于中国渐进改革的“休克疗法”,而结果是这些国家都不同程度陷入了经济停顿和社会失序。

在对基于中国历史的中国独特性充分表示信心的同时,对中国现代化以及中共执政所面临的危机,王岐山还罕见袒露其忧患意识。

“一个公有制为基础的国家、搞社会主义的政党的腐败、党领导市场经济、国有企业是主力军,但市场是开放的。这是基本原则。执政的领导出现腐败,针对这条路的改革即法治如何搞?长期执政的党的自我监督、自我净化压力很大,我们意识到这仅仅是开头,但我们的信心是从实践中得来的,还要走出来。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在一个有着几千年大一统和中央集权传统的国度,弱化政府作用、奉行权力“多中心化”,其结果必然带来混乱失序,轻则“政出多门”,重则“诸侯混战”,结果都是无法推进任何现代化议程。毋庸讳言,中共作为执政党存在诸多问题,但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目前看来只能是执政党推进自我改革。

中美贸易战,美方指责中国为“国家资本主义”,这是否会真的进一步演化为“文明的冲突”,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尽管中共对推进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富有决心和诚意,且这一过程中国会大胆学习借鉴西方,但中国现代化不是西方化,不是美国化。基于复杂的历史与现实,中国未来仍将是独特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