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的互联网大会 还有“顶级饭局”和“东兴会”吗

+

A

-
  • 2017年第四次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中国互联网大佬的“顶级饭局”被拍到(图源:VCG)
  • 刘强东也曾组织“东兴会”饭局(图源:VCG)

中国官方力推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自北京时间11月7日开幕已有两日,相比于出现在会议上的与会者而言,那些缺席的人反而获得了外界更多的关注。如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发起者,曾被称作中国互联网守门人的中国国家网信办原主任鲁炜,京东董事局主席刘强东,以及硅谷高管亦集体缺席。再如,在此次互联网大会上颇为低调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

而在去年的互联网大会上,马云曾在开幕式上做长篇演讲,其时中国多家官方媒体曾对马云的演讲进行全篇报道。

此次,外界在大会的各项议程上未发现马云的身影,只是在中国大陆媒体澎湃新闻向大会组委会探询方才得知,马云已于11月6日下午低调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第二届高级别专家咨询委员会(简称“高咨委”)2018年度会议,并已被任命为新一届高咨委联合主席之一。而这次小规模会议并未见报道。这意味着,马云已从互联网大会的台前转到幕后。

众多缺席者和官方对此次大会的规格予以降格,使得此次互联网大会给外界的整体印象颇为低调、冷清。

消失的“顶级饭局”与“东兴会”

然而,去年的互联网大会在会场内外和中国舆论场上一度颇为热闹。

2017年12月3日晚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甫一开幕,有关乌镇饭局的照片即刷爆中国社交网络。照片中,两间不大的屋子里,汇聚了多家中国最顶尖互联网公司的负责人,其时各家公司的市值(或估值)总和超过5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43美元),因此,乌镇的互联网大佬饭局又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聚会”、“东半球价值最贵的饭局”。

其时,饭局参加者达到20人,四张桌子拼在一起才坐得下。当晚现身的互联网大佬包括: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京东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以及搜狐、网易、中国联通集团等互联网巨头,以及宽带资本、红杉资本等互联网风投机构负责人。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和美团CEO王兴也曾组饭局,号称“东兴会”。

上次的饭局中,“新消费”是重要话题。饭局上的互联网大佬宣称,新消费的概念越来越重要,如今的中国社会已经迎来了“新消费”大时代。

众人也饶有兴致的讨论,在无人驾驶汽车中饮酒,算否酒驾?

但在今年,“顶级饭局”不见登场,“东兴会”也因主人的缺席而没有下文。

一年间发生了什么

彼时的互联网大会,高调的饭局,似乎象征着中国互联网政商关系的蜜月期。当时,“互联网+”、“新经济”等都是中国政府力推的经济改革,将其视作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然而,对于中国官方和中国互联网巨头们来说,2018年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中美贸易战自3月打响,至今双方互相加征关税已经两轮。马云9月10日宣布将于2019年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去追求“做一个教师”的理想;刘强东身陷性侵丑闻,已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数月。

一年之间,高调张扬、在政商两界风生水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然变得沉寂。马云宣布2019年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度引发中国舆论场上关于政商关系的讨论;而刘强东曾经头戴红军帽,赴中共早年革命地区“朝圣”的一幕,也一度成为中国网民揶揄的对象。

而去年饭局上所讨论的话题,“新消费”、“互联网+”的说法渐渐从中国官员和企业家的口中淡出,官方和坊间转而开始争论中国消费是否“降级”,以及对实体经济的更多焦虑。

对以共享单车、支付宝等互联网新业态为代表的中国“新四大发明”的高调宣传,也转而为中小民营企业是否要离场的争论所代替。

官方刻意降格背后信号

11月7日,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出席开幕式,宣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贺信并发表主旨演讲。

外界注意到,与前四届比较,出席此次会议的官员级别降低,大会规格被“降格”。

梳理发现,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现身。第二至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均由中共主管意识形态宣传的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官员出席,先前是刘云山,去年是王沪宁。

与民营中小企业面临的困境和对中共经济改革带来的挑战相比,规模巨大的互联网巨头们一时不会是人们关注的主要对象。而与实体经济和核心技术这样更为基础的经济层面相比,一直被诟病为单纯业态创新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也并没有所宣传的那么多可供高调的资本。

在中美贸易战和民营经济转型乏力的情势下,中国也被越来越多用“内外交困”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在此形势下,今次的互联网大会自然不宜再高调宣传,也不会是当前官方和舆论关注的主要议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