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不要来中央” 从枫桥经验看中共基层维稳的悖论

+

A

-

北京时间11月12日,一场纪念“枫桥经验”获毛泽东批示55周年暨习近平批示15周年的会议在浙江省绍兴举办。包括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四位副国级高官在内的中共政法委委员系数出席。可见中共对“枫桥经验”的重视。

“枫桥经验”是上世纪60年代毛泽东“阶级专政”大背景下提出的基层治理经验,其核心之一,就是矛盾在基层解决,“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基层矛盾不要延伸到中央层面。但这实际上是一个悖论,虽然出发点是希望地方政府更加有为,但是如果矛盾真能在基层解决,那么基层民众为何会上访?

“枫桥经验”的悖论

“枫桥经验”是一个悖论,如果矛盾能在基层解决,基层民众为何要上访(图源:豆瓣)

中国中央政府的出发点,自然是希望矛盾能够化解于基层,这样既可极大降低政治运行的成本,亦可大大减少当前多发的围绕上访而产生的诸多官民矛盾和冲突。

实际上,这也是一直以来中央政府处理上访问题的思路,“枫桥经验”也并非今天才进入中共基层治理路径选择的视野,而这种选择,亦伴随着中央政府对基层维稳的需求。

在胡锦涛执政时期,中共极为重视基层维稳,“枫桥经验”也随着现实需求而被当局日益强调。

有梳理发现,2003年,对毛泽东批示“枫桥经验”40周年举行了纪念。中共中央常委罗干在浙江的纪念会上阐释“枫桥经验”是:“就地解决社会矛盾,最大限度地把问题解决在基层,解决在当地,解决在萌芽状态”(人民日报2003年11月27日1版)。2008年11月,纪念毛批示45周年,时任中央常委周永康在浙江的纪念大会上强调“各级党委政府要切实履行维护稳定的第一责任”,号召“抓源头、抓苗头、抓基层、抓基础”(人民日报2008年11月25日1版)。

但恰恰是,访民上访的许多诉求或者是地方政府不作为,或者是地方政府自己的侵权行为所导致的。中央政府强调把矛盾化解于基层,把赴北京上访的访民再推回给地方,让其自行解决,这无异于重新把访民往虎口里送。

这也催生了地方政府到北京截访、设置“黑监狱“等的侵犯公民权利的事件发生,令外界对中国政府产生负面观感。

有分析认为,“枫桥经验”重现并升温,折射了“维稳”之增强。观察人士发现,50年前的“矛盾不上交”、“就地监督改造”,转换成了 “把问题解决在当地”。“发动群众制服四类分子”,转换成了“网格化管理”、“立体防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纪念“枫桥经验”的会议的一些提法,又令人联想起维稳时代的一些做法。据报道,会议上提出“建设好综治中心、公安派出所、社区警务站、司法所、人民法庭等基层政法综治单位“。并称,对县乡村等各级综治中心要做到名称不改、人员不减、职能不变,确保基层平安建设不受影响。

由于今年中共机构大改革方案中提及,不再设立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及其办公室,有关职责交由中央政法委员会承担。外界观察到,维稳时代中国各地普遍存在的综合治理办公室等维稳机构,已经一度淡出。不想,此次会议再次提及“基层政法综治单位“,且不管其内涵是否有变化,但如此提法确实令人想到,是否中共又要再度加强基层维稳。

外界忧虑是否“以毛治国“

外界忧虑,纪念“枫桥经验”释出的最大政治信号,是重新肯定毛泽东治国理念。

外界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因为虽然江胡时代政法系统不断提及“枫桥经验“,但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都没有公开提及,这恐怕与“枫桥经验”带有毛泽东标签有关。

2013年,在纪念“枫桥经验”50周年之际,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指示,要坚持发展“枫桥经验”,这是自毛泽东以后中共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公开肯定“枫桥经验”。

在肯定“枫桥经验”之前,习近平提出,中共改革开放前后两个30年的历史不能互相否定。有分析人士认为,重提“枫桥经验”释放的政治信号,是重新肯定改革开放前30年毛泽东的治国理念,与“两个互不否定”一脉相承。

或许中共当今所提的“枫桥经验“与毛泽东时代的”枫桥经验“应有本质不同,毕竟,毛时代提倡的”枫桥经验“是在强调”阶级专政“,用来对付”阶级敌人“的,如今,中国文革结束已40余年,改革开放已40年,中共亦想为”枫桥经验“赋予更多的现代化色彩,如提出了加强基层法治、去除基层民众自治组织行政色彩等设想。然而,如同中共当前其他改革一样,蓝图已经画就,如何能落实是最为紧切的考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