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余自媒体账号遭封杀 难管的中宣部与听不见的民意

+

A

-

在中共中央的众多组成部门中,中宣部大概是最难为的一个,也是长期以来最为外界诟病的一个。相对于中组部、中联部等部门,中宣部的工作内容显得有些太过“意识形态”,面对的可能也是最难约束的一群人。

近期,中宣部对于中国媒体的管理政策,不仅掀起新一轮批判自媒体乱象的浪潮,还在半个月时间内封杀将近一万个自媒体账号,成了现在中国媒体的热点话题。中共宣传系统的治理方式也为此遭到民众质疑。

在互联网时代,中共管理遇到新的挑战,现在新兴的网站和自媒体开始冲击传统的舆论场。与传统媒体全部依附于体制不同,大量的私人网站和个人公众号开始“沾染”新闻领域,这使得中共在管理上一度迷茫,找准“正确方向”后,做法上开始重现“一刀切”。

有部分大陆媒体遭遇过中共的“整改”,这样的“整改”当时掀起舆论议论(图源:Reuters)

中宣部的“一刀切”弊病

中国官方开展一系列自媒体领域账号“封杀”,对新闻领域管理的定义宽泛得离奇,即新闻信息,包括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导、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导、评论,连立场类似于《环球时报》这类具有官方背景的时政的账号亦未能幸免。

近万个自媒体账号从中国互联网中消失,而这种政治风暴在过去几年连连上演,面对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兴媒体领域,这样直接的“一刀切”治理方式,是否有悖于中宣部宗旨理念,而反而趋向于中国公安的治安方法。

其实,对于删除自媒体中存在的虚假信息、低俗内容以及侵犯知识产权的说法并无可厚非。然而,大规模的封杀以及在治理行动中言称“整治”这种带有压迫性质的说法,却会带来外界对于中国大陆舆论环境愈加收紧的批评,以及公众对“自我审查”的惶恐。同时,这也是中国“一刀切”式作风最需反思的部分。

此外,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的自媒体账号一旦被封,则无法通过有效的法律途径获得司法救济以及申诉的机会。

这一方式,很容易引起猜测中国公民言论自由权利是否被“限制”的情况。

有观察人士表示,结合中共十九大后的一些迹象来看,中共的宣传思路和方式,甚至不排除宣传机构和人事,都正在进行大幅度的调整。称之为中共宣传模式的“进化”。但仍存在执行主体不明、标准模糊、权力是否受到监督等问题,诸如未经通知便直接删号、对不符合要求的内容上纲上线等做法的合理性亦值得商榷。

难管的“中宣部”

自从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以整顿《南方周末》和《炎黄春秋》为代表,中共对媒体舆论的管控愈发严苛。当然这也延续了先前意识形态管理的趋势。这种做法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媒体舆论的发挥空间,造成官民之间信息阻隔,许多社会问题不能被呈现在大众传播渠道之内,也就不能为高层和公众所知。

中共宣传系统的“转变”长期以来受外界诟病,就中宣部的工作内容来讲,确实有些太过“一事形态”,面对的可能也是最难约束的一群人,从而管理方式颇受质疑与指责。

但是从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再到今后,完全地放任与一味地限制其实都是简单粗糙、效果很差的治理方式,或者源自执政者“唯上”,或者表明其能力不高。现在宣传方式的过于禁锢,在维持官方与民意之间的平衡杠杆上,似乎已经出现另一方“倾斜”过度,官方对棘手问题的宽容以及报道尺寸的拿捏,似乎并未体现出来。

虽然执政者与民众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但是对于执政者的治理问题和民间的激进要求,也都应该能够申明自身相对中立、客观的立场,能够予以揭开或折中。

目前中国舆论场对自媒体乱象的揭露和批判可以用“全方位”来形容。这一方面给人们造成了一种刻板印象,似乎自媒体行业已经坏透了;另一方面,它描绘的整体图景中又缺乏清晰的脉络和重要节点。

而且,自媒体行业内部的问题十分复杂,不仅有好有坏,而且就算是被揭露出来的经济欺诈和政治谣言等问题,它们产生的背景也极为不同,治理的方式也要有所区分。

有分析人事表示,像恶意公关、收“保护费”等关涉经济的违法行为,已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可以遵照。但政治谣言可能就复杂得多,有时候它的确是有人恶意编造的,但有时候权威信息披露不足也可能产生问题。比如前段时间著名影星范冰冰涉嫌偷漏税而“消失”长达100多天,社会关注度极高,但始终没有哪个官方机构出面回应,这种情况下想不产生谣言是不可能的。

因而,被腐败、官僚主义所困扰中国政治,中共庞大、复杂而僵化的宣传系统,以及一向神秘的中共高层,适应一种更为自由、开放、活跃的舆论环境并非易事。有分析人士表示,就目前中国媒体生态的变化,管理宣传方式也是一种民意的聚集,而某些时候,中宣部的管理方式过于“自我”,民意的声音仿若“听不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