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港碳九调查(一):一个谎言破灭之后

+

A

-
泄漏量的谎言被戳破了,那么泉港碳九泄漏还存在另外的谎言吗(图源:多维记者/摄)

离开泉港的当天,一名肖厝村民发来消息,“天桐一号”油船上4名船员因为透露碳九泄漏86吨不上报而被带走,他们已经聘请了律师讨回说法。

北京时间11月4日凌晨,位于中国东南沿海湄洲湾水域的福建省泉港区发生油品泄漏。油船“天桐一号”在靠近肖厝村出海口的码头进行装船作业时发生“碳九”(一种沸点介于汽油和柴油之间的链状烯炔化合物)泄漏,导致污染漫溢到周边水产养殖区、捕捞区、居民生活区,甚至下游的山腰盐场也被迫关闭引水沟面临停产。

几名村民在临岸而建的自家住宅凭栏望着湾区里忙忙碌碌的小船,有些无可奈何。这几天,这些船正在抓紧时间更换已经被碳九腐蚀的泡沫浮子,以肖厝村民为主的水产养殖户几乎每天都要起早贪黑出海,将从政府那里领到的泡沫装满整整一条小船,然后启动柴油机的马达,在那些已经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的泡沫堆里忙碌。

“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养鱼、打鱼,知道这里水上水下的每一处岛礁暗礁的位置,甚至哪里水深水浅,会不知道漏了多少油?”上述肖厝村村民反问道。他家现在事故码头外侧靠近一处名为惠岛(屿)的岛礁经营着100多格鱼排。惠岛内侧水域本非肖厝村所有,但是居民同为肖姓家族成员,一百多年来,肖厝村慢慢成长为八九千人的大寨,原有的土地生产生活用地越来越拥挤,于是不断有肖姓子孙分家到不远的对岸惠岛等地。

根据泉港官方最初公布的数据,11月4日凌晨1时14分,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执行碳九装船的宁波一一天桐1#船舶与码头连接软管处发生泄漏,共造成6.97吨碳九泄漏。然而,正是6.97吨这一显然与人们直觉相去甚远的数据暴露了有人在撒谎。

“6.97吨连一大油罐都装不满。如果只有6.97吨,当时潮水推动油层,肯定只是掠过去,进入湾区里边的肖厝村码头、沙格村那边,根本铺不满水面。即便是落潮,油层被抽回来,它也就直接回到海里了,也不会粘连粘附在鱼排的泡沫上那么多,把泡沫都腐蚀掉。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上述选择匿名的村民说,“我们都生在这长在这里,能不懂这个道理?”

“厚厚的一层,参与吸油的村民说当时水面上铺满了一层,都黏住了船体,几十吨肯定是有的。”另外几名一起闲聊的村民对多维记者控诉,他们甚至怀疑瞒报得不是一点半点,而甚至可能超过一百吨。

一名环保人士在四处求证6.97吨的泄漏量数据来源时,最终竟然发现数据竟然没有一个权威部门“认领”。

6.97吨的泄漏纪录一直被“保持”到11月25日,此前的媒体报道出奇一致没有一家曾提出怀疑。在11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泉港区所属泉州市政府披露涉事企业东港石化公司一开始就刻意隐瞒事实、恶意串通、伪造证据、瞒报数量,将实际泄漏量69.1吨改成微不足道的6.97吨以混淆视听逃避刑责。这次通报称,东港石化公司曾召开中层以上干部会议,要求对泄漏量进行严格保密、统一口径,以逃避刑事处罚。调查组进驻后,东港石化公司法人代表黄某仁再次召开会议,要求涉事人员严守泄漏量为6.97吨的底线。会后,东港石化公司副总经理雷某华再与船长黄某杰恶意串通,要求对外统一宣称事故原因为法兰垫片老化、破损,泄漏量为6.97吨。

至此,一个持续20多天的谎言终于被拆穿,然而,人们的质疑并没有就此停止。

“你能告诉我,碳九泄漏会持续多久?会不会沉积?”眼瞅着每天几十斤几十斤的鲍鱼死亡被堆积在鱼排上,三十多岁的惠岛渔民和妻子站在格子边很焦虑。这些年,他们一直辛辛苦苦地经营着55格鱼排,满指望春节前后鲍鱼肥美的时候卖个好价钱,现在因为碳九污染水产被禁止外销,七八十万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贷款该怎么还成了他和妻子最头疼的事情。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我们是小户,单打独斗,不像他们肖厝村有互助会还可以临时周转下,我们惠岛十来户都没有。”他说,官方统计说下拨了550万元临时应急款,但我们并不在他们统计的6,000多格鱼排中,东港没有一个人搭理我们。

他的邻居肖先生来自肖厝村,经营着更大规模的养殖场。这位邻居说,他曾向南埔镇党委书记反映鲍鱼不断死亡,对方让他拿过来看看,但是对方看过之后说没问题。他当时气愤地放话:“你要认为没问题,那有本事你吃掉它,清蒸红烧还是爆炒我都做给你吃。”结果,这名镇党委书记还真吃了,自己也无可奈何,“毒性肯定是慢性的,你吃一两次他当然没问题,但是以后呢?”

直到事故一两周后,多维记者还清晰可见水底不时飘过白色的油渍带,越是靠近岸边浅滩越是清晰可辨。“政府告诉我们碳九不会沉淀,被清理后不会造成永久性影响,但是我们提起一串串鲍鱼,为什么两三米以下也会有很浓很浓的臭味呢?”另一名年轻渔民质疑道。

直到11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泉州市政府的确回应了“裂解碳九泄漏对周边村庄大气环境的影响有限”,也提到特定水域水质目前稳定在一(二)类,但并未回应碳九泄漏之后是否会渗透沉积水域底层,更没有回应在水产品体内是否有长期残留问题,而这恰恰是水产养殖户和捕捞户最关心的问题。

一个谎言被戳破后,还会有第二个谎言吗?从长期看,不论是否依然存在谎言,外界对肖厝及其附近水域水产品的信心可能很难短期内恢复,泉州、厦门等附近城市的水产品供应已经因此而受到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吴欢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