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去邓化”迷雾 北京须继承的五点精神

+

A

-
2018-11-29 03:15:48

今年12月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40周年。为了纪念这起全面扭转中国国运并重构世界秩序的事件,中共已经陆续举行了系列纪念活动。作为纪念活动的一个环节,一幅6年前习近平上任之初参观深圳莲花山公园邓小平雕像的大型油画在中国各地博物馆巡展。画面上,习近平站在前方人群正中心,邓小平的雕像则以远景融入金色的夕阳之中。这个细节被《纽约时报》解释成习近平欲通过降低邓小平地位来抬升自身地位的一个最新表现。以《纽约时报》的视角来看,被众人簇拥于正中心的习近平和作为夕阳下远景的邓小平雕像对比鲜明,暗含贬低邓抬高习之意。

这种解释表面看似言之凿凿,实则是捕风捉影。这幅油画描绘的是习近平2012年上任后首次南巡,他本来就是中心人物,他在油画里面的正中心位置与当时官方公布的真实场景完全一致,并非刻意为之。而以中国政治礼仪来看,习近平作为现任最高领导人,在官方宣传里突出他的中心地位,实属再正常不过的政治惯例。政治本身有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当年邓小平主政时同样如此,遇到他和毛泽东雕像同时出现的画面,他也会处于正中心位置,而毛的雕像亦会是夕阳下的远景。如今,邓小平时代已经远去,习近平继毛邓之后正在开创又一个三十年,成为新的领导核心,出现这样的油画,不过是政治礼仪在新陈代谢的规律前使然而已。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纽约时报》所代表的群体有此解读,除了由于对中国政治缺乏认知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近年来中国社会走向超出了他们既有意识形态的理解范围,造成他们容易先入为主,仅凭一幅油画的细节就疑虑今天中共会否贬低邓小平地位乃至背离他确立的政策路线。对此,今天中国要有独立判断,不应随他人起舞,甚至不必亦步亦趋邓小平时代,毕竟“时移世易,变化亦异”,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早已发生显著改变,理应与时俱进地因应现实调整内外政策。但与此同时,尽管邓小平时代已经远去,但他至少有五点精神必须被继承下去。

2012年底,习近平上任之初就去了广东深圳,参访邓小平雕像。这张图片近期被改编为油画(图源:新华社)

第一,要继续坚持改革开放。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全方位变化,不仅创造了发展奇迹,让超过7亿人成功脱贫,GDP、外汇储备分别比40年前增加200多倍、近2万倍,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政治文化社会都有显著进步,由封闭愚昧的积贫积弱国家裂变为多元开放的全球大国。面对如此惊人的成绩,怎么强调改革开放的历史意义都不为过。

当然,就像邓小平早就预测的那样,改革开放亦滋生一些问题,给今天中国构成困扰,但要看到这些问题是国家大转型过程中难以避免的正常现象,只能在继续改革开放过程中逐渐解决,绝对不能由此以偏概全,轻视乃至偏离改革开放。事实上,面对这些问题,当下中国社会就有两种错误的解决方案,一种是主张走回头路,另一种是鼓吹西方自由资本主义道路。前一种无视改革开放前的惨痛教训,活在原教旨社会主义的教条里,是一种思想上的懒惰和僵化。后一种未能看到西方自由资本主义道路的适用条件和短板,忽视其与中国历史传统和文化基因的匹配性,属于生搬硬套和不负责任。对于这两种谬论,北京必须明确予以否认,并以实际行动来推进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并针对近年来舆论场对一些中共官僚以改革开放之名行反改革开放之实的疑虑,有效遏制各种偏离改革开放行为,及时稳定人心。

第二,要搞好经济。正如马克思(Karl Marx)著名论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揭示的道理,无论何时,经济发展都是一个社会长治久安的重中之重,起决定性作用。过去40年以来,中国之所以能先后摆脱文革、“六四”的危机,重建政权合法性,以及能与美国展开世纪竞争并重构全球秩序,最关键的原因就是由于邓小平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集中力量发展经济,让人民生活水平和国家综合实力均发生质的提升。

当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执行过程中一度造成施政片面追求增长速度,酿成环境污染、资源浪费、贫富分化等问题。但一方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确有阶段性需要,是彼时“人民日益增长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使然,另一方面瑕不掩瑜,若无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成绩,一切都无从谈起。对于今天中国而言,自然应该纠正片面追求增长速度的粗放模式,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可即便如此,搞好经济依然是最主要的工作,是执政党能否长期执政、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和民族复兴的前提。

改革开放让中国发生了历史性变革,彻底扭转了中国国运(图源:新华社)

第三,施政不能“左”。邓小平自文革结束复出后,不“左”一直是他的鲜明施政特征。他汲取文革的极左教训,推动解放思想,摈弃原教旨社会主义,大胆去探索,告诫世人“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对于中共来说,邓小平的告诫并未过时。尽管过去40年中国社会发生质的改变,相较于文革时有云壤之别,但“左”的余毒依旧阴魂未散,仍有令人不得不警惕的社会土壤。尤其是在近年来中共向传统政治和意识形态回归过程中,“左”的余毒更是伺机复燃,经常扭曲中央精神,造成人心不安。近期发生的高考政审风波、“私营经济离场论”就是例证。正因这样,为了社会继续健康发展,尤其是在中共向传统政治和意识形态回归时遏制投机、消除误会,今天中国必须牢记邓小平防止“左”的告诫。

第四,坚持韬光养晦的精神。现在不少人对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有误解,认为那不过是夹着尾巴做人,在今天这样一个因应综合国力急剧增加和复杂国际环境而不得不积极有为的时代已经过时。其实不然,韬光养晦在本质上与积极有为并无太多分别,都极具进取心,只不过韬光养晦在行为方式上更谦虚和隐忍,不易引起他人的戒惧。当年邓小平正是依靠韬光养晦的大智慧,创造了良好的外部国际环境,中国才能安心集中力量进行现代化建设,取得巨大的发展成绩。今天中国虽然已是引人注目的全球大国,如同房间里的大象,难以简单靠韬光养晦来隐藏,加之为了应对西方日益增长的警惕心及围堵战略,必须与时俱进地朝向积极有为,但不论是为了与发展中国家的最大国情相匹配,还是吸取“满招损、谦受益”的智慧,抑或契合谦虚内敛的民族性格和传统,都应继续坚持韬光养晦的精神。

第五,一定要实事求是。中共作为唯物主义政党,实事求是是其创立以来的根本要求。毛泽东时代早期的中共正是由于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才探索出一条适合国情的救亡图存之路,从而成功在极其复杂险峻的内忧外患背景下实现主权独立。可惜的是,毛时代后期的中共偏离了实事求是的精神,酿成一系列严重的政策灾难。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重新拾起实事求是的传统,将之上升为指导政策制定和实施的根本原则,才有了今天国家的崛起。现在邓小平时代虽已远去,但他再度确立的实事求是永不过时,是决定执政成败的关键,必须不折不扣地传承下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