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钦定”再现 中国二次改革中的习氏棋局

+

A

-
2018-12-04 20:47:40

十八大至今,习近平让外界感受到了他的雄心与远望,也足够有魄力和胆识,可在一张蓝图绘到底的过程中,谋划大棋局固然重要,确也应该明白于细微之处见真章。

本文转自《多维CN》040期(2018年12月刊)《“钦定”再现 中国二次改革中的习氏棋局》。浏览更多月刊文章:【月刊频道

作为中国2018年“四大主场外交”之一的上海国际进口博览会(进博会)虽然争议不断,且防火墙内外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境况,不过官方媒体在报道时特意强调进博会是习近平“亲自谋划、亲自提出、亲自部署推动”,似乎有意无意为这场“一票难求”的博览会增添了又一层重要性。

如此措辞,外界应该不会太陌生。就在进博会召开前不久,习近平于10月23日赴珠海出席港珠澳大桥通车仪式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也有过类似的表述,只不过彼时针对的是粤港澳大湾区。

这盘“棋”怎么下

除了进博会和粤港澳大湾区,目前由习近平“钦定”的中国国家战略,还有雄安新区、海南自贸区、一带一路战略、长三角一体化以及扶贫攻坚。

040期《多维CN》

如果说,将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布的“全面深化改革”决议内容视为习近平“二次改革”战略一幅蓝图,那这些“钦定项目”就是关键节点处的坐标,撑起习时代的中国发展规划。

雄安新区作为“枢纽”拉动中国北方经济发展,大湾区重启中国南部改革开放,南北相得益彰;海南自贸区作为金融领域开放的试点,进博会是在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外贸战略下,推动中国从出口大国到进口大国的转变;面向全球经济的“一带一路”规划支撑起中国对外经济发展的核心要义。

从空间坐标而言,这几个国家发展战略通过发挥各地区地缘优势,进一步与中国周边国家的联通,实现中国经济空间上的全方位开放。

如果把长江视作中国南北地理和经济区域的中轴线,这条线的龙头即是一体化的长江三角洲都市群。在长三角三省一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及上海市)带动下,长江中游及上游远至重庆都是影响所及。同时,一体化的京津冀、东北工业基地等为北翼,羽翮所及,北连朝鲜、日韩及俄罗斯远东地区;港珠澳大湾区、海南自贸区为南翼,南出东南亚,迤逦而至印度及非洲。

“一带一路”又为此种布局再添两副侧翼。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由中国西北地区出发,联通中亚以致欧洲;“海上丝绸之路”由中国西南地区和南部沿海出发,通贯东南亚及印度洋,使得身居中国西南内陆的云南、广西、重庆等省市可以也通过新加坡、泰国、缅甸、巴基斯坦等国家获得出海口。

从时间纵向而言,则可以拓展改革的深度,通过赋予不同区域各自的角色,达成中国改革一盘棋之效:从货物贸易平衡(进博会)到金融等服务贸易自由化(上海自贸区和海南自贸区);从化解大城市病(雄安新区)到区域协同发展(京津冀一体化、长三角一体化);从工业振兴(东北工业基地振兴)到旅游休闲等虚拟经济(海南自贸区),无不囊括其中。

“钦定”之外的重重迷惑

不过,这些“钦定”战略也并非都能有“点石成金”的功效,迟迟没有进展或者在所要达成的众多改革目标中迷失方向的现象并不少见。

比如雄安新区自公布以来就一直未能启动大规模建设。再如,上海自贸区自成立以来推出的金融自由措施亦不敷市场所需,被质疑是受到利益集团的掣肘。

海南自贸区自今年4月透出消息后,及至10月中国国务院公布完成规划方案,也是历经波折,政府和市场之间围绕是否放开“跑马”“博彩”进行数次角力,最终这些被视为自由贸易港“标配”的项目从最初规划中剔除,令外界对海南自贸区的改革印象打了折扣。

作为习近平外交大手笔的“一带一路”战略,由于对国际社会负面观感和投资目标国家政治和经济风险估计不足,而进展并不那么顺遂。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的质疑,一是中国是否要搞“势力范围”;另外一个是中国是否要输出债务增长模式。当然,从中国自身来说,绝非出于此种目的,但外界的误解,亦表露了中国外宣和话语权的不足。

习近平这些钦定的战略,整体而言给外界的观感是,构想极为宏大,中央层面的推动确实也是不遗余力,但似乎总是缺乏细节和时间表,给人看不清“真相”的迷惑感觉。

习近平经常对中国官员讲的对待改革的态度是:功成不必在我。但这些“钦定”的项目,如此宏大的改革构想,各领域各地域改革之间的逻辑龃龉和相互调试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博弈中,找到使双方均满意的效果。

而实际上,这些项目的出台,往往只是中央层面闭门造车的结果,以致地方官员都未必清楚自己究竟要做什么,如何做,才能满足中央的要求。

并且,不管是针对中国境内经济发展的新的极区如雄安新区、海南自贸区、粤港澳大湾区,还是面向国际的发展新空间“一带一路”,这些习近平亲自领导的项目都不应该是一场简单新项目发展,而是涉及到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过程当中积累下来的比较尖锐的、深层次的问题求解。

但是现在外界还疑惑,这些“钦定”的项目能否是真正的体制机制改革?抑或只是依赖中央政府财政上的输血? 

比如,雄安新区被中国官方称为“千年大计”,相信其初衷就是要探索更为长远的体制机制建设,为中国其他类似地域提供可以借鉴的发展模式和经验。但是其长远所要达成的目标会否淹没在资本泡沫和政治投机之中?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过去40年,中国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经济成就,接下来,如何在继毛邓之后的第三个30年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不可限量的变化,考验着习近平。十八大至今,习近平让外界感受到了他的雄心与远望,足够的魄力和胆识,在一张蓝图绘到底的过程中,谋划大棋局固然重要,确也应该明白于细微之处见真章。试问:在中共庞大官僚体系的内部,有多少人真的懂得了这些“钦定”背后的长远布局?又有多少人看到了世界百年大变局带给中国的机遇和挑战?时不我待,这一警钟正在各种问题与积弊中长鸣,也应该继续长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