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港碳九调查(三):化工围城与生死逃亡

+

A

-
石油化工正在吞噬泉港区的传统渔业劳作(图源:多维记者/摄)

湄洲湾南岸,陆地稍稍伸出一个尖角,卡在出海的位置——这里就是11月4日凌晨那场碳九泄漏发生时,被裹挟进油污和令人窒息臭味的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渔村肖厝村。

相传,肖厝村(厝,在闽南语是房屋的意思,当地人发音更接近cu,四声)的历史是从一名来自福建莆田的肖姓开拓者开始的。在这片三面环海、南靠祖坟山丘的3.6平方公里土地上,肖姓家族数百年来繁衍生息,如今它已经成为拥有八九千居住人口的庞大聚落。从滨海大道进村,街道两侧商铺鳞次栉比,是这个村庄最为繁华的地方。这条幽深的街道纵贯“半岛”一直向前延伸,在“尖角”的位置入海,那里便是肖厝码头和港务局的所在。

一名村民说,“肖姓子孙繁衍了这么几百年,家族人口越来越多,但地方还是那块地方,越发感觉土地紧张不够用了”。事实上,肖厝村像泉港区的其他村庄一样,在中国的近现代历史上,有着漫长的货物走私和偷渡历史,在人口与土地的尖锐矛盾下,冒险几乎成为唯一的活路。肖厝村村务公开网的资料显示,该村在海外至少还有2,000名村民。

20世纪80、90年代,人地矛盾继续恶化,肖厝村的人均生活和生产用地面积急剧萎缩。“村委会当时将其中的一些集体用地划为了宅基地,虽然不让买卖,但是私底下也都买卖。房基地那时候才几百块(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后来慢慢地紧张起来,价格越来越高。大概二零零几年的时候,我花了两三万买了一块几十平米的地方,家里人多住不开嘛,分家住就得找地方。”五六十岁的肖先生自己雇佣了两个人管理自己的鱼排,自己还是每天会回到岸上住。

土地的争夺压力不仅仅来自于人口的膨胀。肖厝村所在的湄洲湾海域海岸线曲折绵长,且水深无冰期,乃是入天然优质良港,在中国经济腾飞尤其是海外贸易狂飙突进的大背景下自然会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

大陆媒体《南方周末》在一篇文章中说道,1988年,中石化和福建省合资建设的福建炼油厂在肖厝破土动工,泉港的城镇化随之起步。此后三十年里,这个被称为“长寿之乡”的城市渐渐尝到了化工围城之苦……

根据泉港区政府的介绍,因肖厝港地处湄洲湾南岸港区,是终年不淤不冻的良港,可建造一至三十万吨码头的深水岸线达5.5公里,是泉州市乃至福建省开发潜力最大的港口和经济新增长点。之后泉港石化工业区成立,并列入2007年9月《福建省湄洲湾石化基地发展规划》湄洲湾石化基地先导区,2012年3月升格为省级经济开发区;2013年以来连续5年跻身中国化工园区20强。

2015年6月份招投标公告显示,园区内的东港石化位于水域外围的洋屿片区,拥有3万吨级(兼靠5万吨)码头泊位一座、2,000吨级(兼靠3,000吨)码头泊位两座。公司库区占地面积360亩(分东、西库区),库区一期已建成35个油品、液体化工品储罐,共8.7万立方米;二期预留用地约200亩,可作为规划建设27万立方米的油品、化工品储罐发展用地。

如今,人们可以清晰地从卫星地图中看到在泉港区海岸线上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多处油库,银色的圆顶整齐地成排排列在延伸到近海的码头旁。而近在咫尺的村庄便与这些储油罐相互环绕嵌套在一起。一名大姐指着自己的喉咙说,石油化工厂经常在午夜排放毒气,“辣”得嗓子疼。11月4日凌晨,自己家里关着房门窗户都闻到非常刺激的臭味。她家的房子便坐落于事发水域的肖厝村边,面对来往的渔船。

“听说东港化工项目的首选地开始并不在泉港,而是在厦门,但是人家厦门人坚决不要这种断子绝孙的污染项目,他们才来到泉港。现在东港化工所在的厂址位于南埔镇肖厝村和后龙镇上西村之间。当时的镇领导、村委会也不知道收了人家多少好处,答应把这块地让出来。这是集体土地,人家上西村至少还得到点补偿,而我们肖厝村什么都没有”,肖厝村的另外一名村民怀疑背后肯定存在猫腻。

他续说,“村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换谁都是往自己家里使劲捞钱。他们(现在的村支书)嫌靠海污染,现在一个个远离海边的村口位置占了很多宅基地,盖自己的房子,有钱有势的人都把好地方占了。”

根据泉州市政府提供的统计数据,2018年上半年,泉港区规模以上工业产值为890.63亿元人民币,其中石化工业527.36亿元,占比约60%。目前,石化扩张仍然在进行,肖厝西北方向、湄洲湾里正在建设新的码头,新的厂区亦在紧锣密鼓推进。

这次碳九泄漏事件的发生暴露了工业化与传统作业的尖锐矛盾,二三十年来所形成的厂区居民区混杂格局将迫使渔民不得不放弃传统生活方式。

柯厝同样也是一个位于湄洲湾边的渔村,如今正在被拆迁。沿着曲曲折折的村路,很多房屋或者刚刚被腾空,碎玻璃、旧家具丢落满地;有的则只剩下写残垣断壁,墙体在机械的轰鸣中倒塌;而有的房屋还赫然写着危房警示语,或者落款片区指挥部的宣传语“2018年12月31日以后签约,房票购房奖励金由1,810将为1,610元”等。

这一计划属于2017年启动的泉港石化安控区拆迁项目,涉及17个行政村的5万多人口,预计2020年年底完成。当地政府动用了40%的行政力量推动,但是这很显然是一个利益错综复杂的庞大计划。

肖先生一直不愿意放弃他的水产养殖,“我们很多人都是靠水吃水,让我们离开这里到岸上去,怎么生活?”在他所代表的群体中,接受拆迁计划意味着放弃现在的生存方式,每年上百万元的收入与当地普通薪资平均三千元的水平相比,后者显然是不可接受的。这是包括肖厝在内很多人在内的最大障碍,所以肖厝村至今没有人接受拆迁方案,街头到处仍然有人在自建两三层的楼房。

而另外一个问题是,根据拆迁安置方案,用于拆迁安置的房票仅限于泉港区区内使用,也即是说拆迁户的选择空间仅限于当地。“我们搬来搬去还是要受化工厂的污染,那搬迁还有什么意义呢?”正如上文所言,泉港区地域狭小,且化工厂密布,“不论搬到哪里都还是有化工污染,现在人们都知道什么长寿之乡,福州每年的癌症病人百分之几十都是我们泉港人,为什么?”

碳九泄漏之后,消息一度封锁,一名泉港孕妇在网上发帖呼号,请人们关注危机中的泉港。数日后,一名肖厝本地人传来一张照片,奶奶带着孙女坚持了几天后终于选择离开,背影落寞无奈……

事实上,泉港只是福建沿海化工围城的一个缩影,甚至是中国东部沿海众多快速崛起的化工城市在进行扩张时一个缩影。在一一次的扩张“驱逐”效应中,人们被迫放弃,被迫重新选择,不是做温水中的青蛙,便是接受“被驱逐”“被维稳”的命运。

有人评论说,福建石化产业这十几年迅速发展……然而石化产业的不断发展壮大,石化工业区周边的居民却无法心安,在他们的心里石化工厂就像是一个定时炸药,一次次的事故更是让他们坐立难安。他们能怎样?唯有“逃跑”。

相关阅读

泉港碳九调查(一):一个谎言破灭之后
泉港碳九调查(二):是谁在背后翻转黑白
直击泉港化工围村之殇[图集]
泉港渔民围堵涉事企业油车[图集] 
应急款杯水车薪 泉港碳九受灾者堵路要吃饭[视频]
上千渔民围堵泉港涉事企业油车 现场水泄不通[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吴欢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