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建碳九泄漏调查:化工围城与城镇化危机

+

A

-
石油化工正在吞噬泉港区的传统渔业劳作(图源:多维记者/摄)

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的一个油船码头。2018年11月初的一天凌晨,宁波“天桐1号”油轮正在通过连接码头的软管进行一种名为“碳九”的脂肪烃类石油提炼物作业。然而,船体随着船重增加缓缓下沉,被强行固定的软管不堪拉力而破损,碳九迅速流泻到附近海域……

碳九泄漏触动了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开关”,附近的居民随后经历了一段可怕的时期。人们在巨大的惊愕和恐慌中打开卫星地图,发现在中国大陆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尤其是东部沿海地区,自己朝夕生活的区域被包围着如此密密麻麻的石化产业基地和油储仓库,仿佛一颗颗隐患重重的定时炸弹。

泉港碳九泄漏虽未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但就像曾经的公共安全事件一样映射出中国三四十年经济成长现实下,人们一次又一次为化工扩张所付出的惨重代价。而中国政府宣布空间布局调整计划,背后竟是难以撼动的利益纠葛、“你死我活”的城乡对垒。如是,人们不清楚冲突何时平稳过渡,而不再有一场灾难。

骗局

“我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是一位伟大的‘母亲’,我在感恩时却也在偷偷哭泣。”北京时间11月4日,一名待产妈妈在社交平台写下这样一篇文章。她在这篇受到很多关注的文章中披露从凌晨她和家人在碳九泄漏当晚被恶臭呛醒,满怀恐惧地等待当地官方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一天,很多像这位准妈妈一样的泉港人经历了和她同样的境遇——呼吸困难,嗓子刺痛……一些人被抬进了医院甚至送进了重症监护病房,一些家养的猫狗痛苦地挣扎甚至出现死亡,一些人眼看着自己的养殖鲍鱼的鱼排被一层厚厚的油脂覆盖腐蚀,鱼苗也开始陆续出现死亡,几十斤几十斤被丢出去……

距离涉事码头仅仅一二百米的肖厝村,几名村民在临岸而建的自家住宅凭栏望着湾区里忙忙碌碌的小船,有些无可奈何。那几天,这些船正在抓紧时间更换已经被“碳九”腐蚀的泡沫浮筒,以肖厝村民为主的水产养殖户几乎每天都要起早贪黑出海,将当地政府提供的泡沫浮筒装满整整一条小船,然后启动柴油机马达,在那些已经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的泡沫堆里穿梭。

事发后的第一时间,没有人得到确切消息——泄漏的究竟是什么,泄漏量是多少,为什么会泄漏,以及它会对每个人的生命和生活带来什么影响。有舆情分析人士称,当天直到事发近10个小时后,官方才以含混用语称“部分油品泄漏”,当晚即宣告“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4天后福建省生态环境厅才第一次确认泄漏物为“裂解碳九”。而直到11月25日,在更多的质疑和抗议声中,泉港区所属的泉州市政府才宣布泄漏量并非6.97吨,而是令人震惊的69.1吨;同时导致事故的关键不是之前所称法兰垫老化,而是涉事企业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隐瞒了吊机故障、固定连接软管出现问题等关键细节,恶意串通、伪造证据。

真相迟到了整整3周。至此,一个持续20多天的谎言终于被拆穿。

“6.97吨连一大油罐都装不满。如果只有6.97吨,当时潮水推动油层,肯定只是掠过去,进入湾区里边的肖厝村码头、沙格村那边,根本铺不满水面。即便是落潮,油层被抽回来,它也就直接回到海里了,也不会粘附在鱼排的泡沫浮筒上那么多,把泡沫都腐蚀掉。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一名匿名的村民说,“我们都生在这长在这里,能不懂这个道理?”“厚厚的一层,参与吸油的村民说当时水面上铺满了一层,都黏住了船体,几十吨肯定是有的。”另外几名一起闲聊的村民对本刊记者控诉,他们怀疑瞒报得不是一点半点,甚至可能超过一百吨。一名环保人士也在这3周内四处求证6.97吨的泄漏数据来源,最终竟然发现这个数据没有一个权威部门“认领”。

“你能告诉我,碳九泄漏会持续多久?会不会沉积?”眼瞅着每天几十斤几十斤的鲍鱼死亡、被堆积在鱼排上,三十多岁的惠岛渔民和妻子站在格子边很焦虑。这些年,他们一直辛辛苦苦地经营着55格鱼排,满指望春节前后鲍鱼肥美的时候卖个好价钱,现在因为碳九污染水产被禁止外销,七八十万人民币的贷款该怎么还成了他和妻子最头疼的事情。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我们是小户,单打独斗,不像他们肖厝村有互助会还可以临时周转下,我们惠岛十来户都没有。”他说,官方统计说下拨了人民币550万元临时应急款,但我们并不在他们统计的6,000多格鱼排中,东港没有一个人搭理我们。

他的邻居肖先生来自肖厝村,经营着更大规模的养殖场。这位邻居说,他曾向肖厝村所属的南埔镇党委书记反映鲍鱼不断死亡,对方让他拿过来看看,但是对方看过之后说没问题。他当时气愤地放话:“你要认为没问题,那有本事你吃掉它,清蒸红烧还是爆炒我都做给你吃。”结果,这名镇党委书记还真吃了,自己也无可奈何,“毒性肯定是慢性的,你吃一两次他当然没问题,但是以后呢?”

直到事故一两周后,还清晰可见水底不时飘过白色的油渍带,越是靠近岸边浅滩越是清晰可辨。“政府告诉我们碳九不会沉淀,被清理后不会造成永久性影响,但是我们提起一串串鲍鱼,为什么两三米以下也会有很浓很浓的臭味呢?”另一名年轻渔民质疑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吴欢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