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月刊】防止极左撕裂中国 习近平强势拨乱反正

+

A

-

任何转型时代都必然会出现流言和困惑,转型的力度越大,流言和困惑越多,这一点,中国也无法例外。只不过在中国,意识形态的激战与其他社会有较大差异。一方面,各种力量企图转移社会视线,误导习近平政府是极左的。另一方面保守力量又打着红旗反红旗,企图抢夺社会发展的话语权。习近平是清醒的,从他处理民营经济退场论的一系列工作和安排就可以看到。然而,中国身处历史极大转型期,改革开放进入了另一个新阶段,流言与困惑将不可避免。而中国崛起产生的外溢影响,以及习近平上任后在各个领域的积极有为,又产生了意料之中的放大器效果。只有认真认识时代的性质,才能顺利闯过更关键的挑战,这既是习近平的时代挑战,更是中国民族复兴的必经之路。

本文转自《多维CN》40期(2018年12月刊)中国栏目。

浏览更多月刊文章︰【月刊频道】。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舆论场纷纷扰扰。先是几位不见经传的所谓经济学家鼓噪「民营经济退场论」,并很快演变成一场群情激昂的大讨论;再是从重庆到福建再到浙江的高考「政审」风波,让很多人心有戚戚焉地想到了毛时代的「成分论」;还有中共中央政法委和浙江省委在「枫桥经验」发源地联合召开纪念大会,直接将习近平与毛泽东并列于横幅上——纪念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暨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15周年大会,批评者认定这是习近平的本意,他就是想成为另一个毛泽东。

这三个事件虽然彼此孤立发生,但放在今天中国的政治气候中,好像有着某种不可不察的共通性,一些想象力丰富和别有用心的人,特别是对历史较为敏感的,甚至以为自己找到了中国要向左转的有力证据。具体对习近平本人,担忧和警惕的表达则更直接。这些忧虑一部分是杞人之忧,另一些可能是有心人在故意混淆视听,企图借此搪塞自己的政治私货,发泄对中共体制乃至习近平个人的负面情绪。中共必须果断制止这种妖言的传播,就好像习近平对民营经济退场论的雷霆霹雳手段,将错误的舆论导向彻底消灭。这等工作或许是一段时间之内中共的重要任务。

事出有因

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这一类问题特别突出,或者导向这一结果之「因」,不单纯是以上提到的三个事件,而是更长时间以来外界的刻板印象的累加。

第40期《多维CN》、第37期《多维TW》新刊上市

首先便是习近平「权力」的「不断加码」。一些人以为自己看见这位强势领导人从十八大至今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担任一切关键小组的组长,并成为定于「一尊」的核心。尤其是十九大时正式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简称习近平思想)并写入党章,2018年两会又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后官方又没有很清晰说明背后的逻辑性和必要性,以至于被一些人利用,借机夯实了外界的错误认识。

另一个误导根源就是被错误理解的「党管一切」。从本来已经是既定事实的「党媒姓党」、「央视姓党」到「军队姓党」,再到被西方媒体带着放大镜看的党组像红旗一样插遍国家机关、人民团体、经济组织、文化组织、社会组织,以及在华外企党支部风波,这些对中国来说本来是党领导体制下的正常之举,却被意识形态入脑的西方媒体片面放大解读,一时间人心惶惶,更辩解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党政分开」,是邓小平为了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而做的抉择,现如今被「党管一切」取而代之。这其实是看不见这里的时代意义以及邓小平和习近平在这个问题上完全一致的政治逻辑。用王岐山的话说,「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其实这句话已经很好说明了习近平的观点。但从「党政分开」到「党政分工」,按照很多人的肤浅逻辑,以为就是要重新回到毛时代「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老路上去。

第三则是此起彼伏的个人崇拜风潮。这里需要分三个层面进行说明。第一层普通民众层面,不消说,对普罗大众而言,崇拜领袖再正常不过,是基于对领袖作为的肯定与赞赏,是朴素情感的表达;第二层是学术研究机构,比如各大高校纷纷成立的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一方面是讲政治,另一方面也是跟风为之,这一类的跟风中不排除有些是在拍政治马屁;第三层是官员层面,这个危害最大,而且因为低级红和高级黑参半,牵扯到切实的利益与官位,甚至有时候夹杂一些政治斗争的小手段,所以更容易拔出萝卜带出泥,引发外界联想与想象。2016年5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演的一出闹剧——公开演唱文革中宣言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文革歌曲》并同时演唱吹捧习近平的歌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这个后来据说被叫停的举动就是典型的高级黑。而这三个层面经过一番相互作用和某种程度的「共振」,便营造出了一幅「个人崇拜」图景与误读,人们的记忆很快被误导以为快要回到毛时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