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信息封锁威逼利诱——他们如何反真相调查

+

A

-
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的披露是一次真相与反真相的较量,地方政府很难做到客观公正(图源:多维记者/摄)

“我是一名环科记者,过去没怎么遇到过采访被威胁的事情,直到这两年公众的环保意识大幅增强,污染防治被党中央提升到三大攻坚战的高度,环境公共事件也成了关乎官员乌纱帽的重大事项,我才见识到公权力一旦被滥用后是怎样的无法无天。”在泉港碳九泄漏事件两周后,一名大陆女记者北京时间11月19日发表文章《泉州酒店惊魂记》,披露自己18日晚在泉港区的一家酒店休息时遭遇当地4名警方人员突然“查房”。

她的遭遇并不属于她一个人,在泉港碳九泄漏事件以及更多的公共安全危机事件中,真相与反真相的斗争一直存在。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真相在今天的中国日益稀缺,而其获取愈加敏感,这种斗争将更加激烈。

一方面,“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逻辑在地方基层政府中是根深蒂固的信条。这一信条的目的在于“保护”地方按照自己的封闭逻辑运行,即便这种运行突然有一天发生紊乱临时停摆也必须按照自己的方式恢复秩序。相反,一切外来的刺激性因素都是这种“秩序恢复”的障碍。于是,“不要添乱”“小心境外敌对势力的破坏”成为一种政治正确,用来恐吓记者,也用来威胁受害者。

多维记者在采访前期已感受到采访对象的潜在心理压力。一名肖厝村民目前在外地工作,他的家人管理着100多格鱼排,在此次碳九泄漏事故中泡沫被腐蚀,鱼排下沉。但是对于实地探访鱼排受损情况的请求,他还是拒绝了,“现在去不可能了,很多便衣都会盯着,不让接触媒体记者”。

在经过多次试探性的询问后,记者最终成功在几名村名的护送下乘船进入鱼排所在水域。 一名渔民道出了自己的委屈,“看到我们鱼排前就是监控摄像头了吗?”他指了指一艘渔政船附近说,“坦白说,我们也是很希望记者能来,好好地查看,听听我们的呼声,帮我们反映出去,把我们的损失都公开,我们匿名就没人知道了;但是,如果不匿名,你们公布出去,肯定村里也会找我们麻烦,甚至打架报复我们。”

多维记者接触的另一位采访对象在几天后从网络上凭空消失,提示“该账户已不存在”。我们无法确定是出于采访对象个人的行为,还是被强制注销。而另有许多当地渔民在与多维记者取得联系后又临时改变了主意,他们被亲友警告“别让政府给你扣个勾结境外势力的帽子”。这种理由何其耳熟。

事实上,当威吓的效力在记者“渗透”后,地方政府也会随之启动其他的备用方案。上述大陆媒体记者披露的细节中便包括接受当地宣传部公关的情节,事实上这也是一种地方政府很习惯使用的引诱技能,他们通常会以种种特殊关照甚至实际的物质利益为诱饵,诱骗掌握或者可能掌握真相的记者能与自己达成统一战线,即接受公关。这些人通常也熟悉套路,明白其中利害,所以操作起来也通常“轻车熟路”。

多维记者在肖厝码头尝试出海时,一名当地宣传官员便曾以渔民的身份主动表示可以帮忙安排船只出海。

如果所有这些威逼利诱的手段都无法奏效时,最后的手段可能是意料不到的强制性干扰与破坏,比如上述女记者所遭遇的惊险一幕。而在采访过程中,多维记者也留意到了各种采访被阻挠的传闻,其中包括两名香港记者在碳九泄漏现场曝光身份后不得不在第二天被“礼送出境”。

当然,当地政府在决定“动粗”的那一刻要仔细权衡对象,评估对方可能采取的行动。就如同这次“查房”事件,结果是当地公安分局的领导和涉事警察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受到了处分,被拿来平息了舆论了。

碳九泄漏连信息造假真相封锁都可以出现,那么这种阻挠真相的获取真的一点也值得惊讶。于是,真相总是伴随着类似的博弈。

相关阅读

泉港碳九调查(一):一个谎言破灭之后
泉港碳九调查(二):是谁在背后翻转黑白
直击泉港化工围村之殇[图集]
泉港渔民围堵涉事企业油车[图集] 
应急款杯水车薪 泉港碳九受灾者堵路要吃饭[视频]
上千渔民围堵泉港涉事企业油车 现场水泄不通[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吴欢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