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日遭低调处理 中国宪法仍是政治装饰

+

A

-
2018-12-04 03:30:45
北京时间12月4日是中国第五个宪法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刊发社论颂扬依宪治国,但标题被放置在头版右下角不显眼位置(图源:《人民日报》12月4日电子版截图)

习近平上台后在中国力推依宪治国,作为“全面依法治国”和“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根本手段,进而确定每年12月4日为中国宪法日,而从今年开始,官方也开始开展宪法宣传周活动,希冀让宪法观念深入中国人心。

作为中共党媒的《人民日报》今日(北京时间12月4日)也推出社论,称要 “筑牢”中国民族复兴的“宪法根基”。不过,这篇社论的标题被放置在习近平出访的大篇幅报道之后,只在头版的角落处占据了一行字的版面。如果不细心查看,很难看到。而且,社论正文放置在第四版的位置,被放在人大常委会主任栗战书、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甚至是山西省地方的活动之后。

外界认为,虽然习近平力推作为治国理政的总章程的宪法,希望提升宪法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但仍然不敌中共唯上和官本位的宣传文化。

中国宪法仍是政治装饰

依宪治国意味着,无论是官僚还是百姓,必须树立对宪法的崇尚意识,让宪法的原则成为中国文化中的深度文化意识和行为规则。但反观中国现实,宪法仍然被视为高高在上的法律,是庙堂之上的政治装饰。并没有内化为中国人的行为准则和文化意识。因此,中共意图通过设立宪法宣传日使得宪法能够深入人心。

但是,如《人民日报》此次的社论所透视出来的,如果中国官僚体系和由之而生的整个官本位文化不作出改变,那么所谓依宪治国仍超脱不出治国战略这种工具论色彩,宪法仍然只是治国的一种工具。如此,在与官僚权威冲突时,那么依宪治国必定要让位于策略性需要。

依宪治国意味着,宪法将在中国人的政治和经济社会生活中居于权威地位,宪法的权威将覆盖中国人政治、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当然,其中也包括宗教领域。

中国宪法规定,中国人具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而宗教信仰场所、仪式等技术层面更在次级宗教事务法律中予以规定。因而,中国政府取缔宗教场所、拆除宗教场所宗教标致的行为,遭到外界的诸多批评,被视为中国没有宗教自由的表现。但实则是,中国政府并非强迫民众不能信奉宗教,而是在宗教的物质层面和技术层面进行规范。宗教被当做广义上的社会事务进行处理,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共是在对宗教进行去特殊化处理。宗教组织与其他社会组织一样,需要按照中共社会管理法律的要求,进行官方登记,并按照官方的管理原则进行运作。

宗教只是一个例子。但折射出中共推进依宪治国的理念,即是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组织,包括中共本身,必须在宪法规定范围内活动,在中国人的一切规范领域,都必须遵从宪法原则,概莫能外。

当然,这是理想状态。

而一旦回到现实层面,依宪治国往往面临着中国数千年培植起来的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政治体制和文化的掣肘。宪法就像是庙堂之上好看的摆设,很大程度上仍然中看不中用。现实层面的诸多问题,如法治理论与现实执行的龃龉,高层观念与基层实践的龃龉,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文化与法治观念的冲突等等。这就决定了,依宪治国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在政治和社会运行的微观层面一点一滴建立起来。

习近平可藉依宪治国奠历史地位

外界看到,习近平力推依宪治国,展示出与以往不同的执政思路。分析指,如果习近平在其执政时,能够使依宪治国实质上成为中共治国的基石,将依宪治国的大原则从口头上落实到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让依宪治国的观念深入中国大小官员和普通民众心中,那么习近平追求自己在中国历史上的定位,可以藉此而直追毛邓。

在习近平的力推下,宪法宣誓制度已经在中国官方机构中建立起来,并且成为中国国家仪式的重要部分。以国务院为例,11月20日,中国国务院举行宪法宣誓仪式,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监誓,这已是国务院第三度举行宪法宣誓仪式。另外,中国人大、中央军委等中国重要职务和机构人员也都先后进行了多次宪法宣誓。在其中,习近平本人是引领者,今年3月,当选新一届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带头进行宪法宣誓,中国官媒全程直播,这也是中共建政后首次有国家主席进行宪法宣誓,当时中国官媒评论称,习近平此举可激励中国公职人员履职的责任感,鼓舞中国民众“培育宪法信仰”。

但外界需注意的是,中共所提依宪治国不同于自由派所说的宪政体制。在中共理论刊物的表述中,“宪政”仍然是西方历史和政治体制提炼而来的产物,其主要内容如三权分立、多党制等,在中国政治现实中不被接受,政党轮流执政的运作模式也与中国宪法中规定的中共为唯一执政党的条文不合。“宪政”意味着改旗易帜,改红旗为西方国家的三色旗,习近平所推的依宪治国不可能是如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程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