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邓时代到习时代 中共失去试错勇气了吗

+

A

-

改革开放40年,可以说中国取得了公认的成就,被世界公认为“中国崛起”或“中国奇迹”。成就之外,中国依然面临诸多挑战——政治改革滞后,去专制化不足,依法治国任重道远;社会道德滑坡,贫富分化严重,言论管控趋紧……

更为重要的是,从邓小平时代到习近平时代,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强化顶层设计”,中国社会,似乎正在这一转折性变革中失去了试错的勇气。

本文转自《多维TW》040期(2018年12月刊)《从邓时代到习时代 中共失去试错的勇气了吗?》。浏览更多月刊文章:【月刊频道】

从邓小平时代到习近平时代,中国社会正在经历转折性变革(图源:多维记者/摄)

回首,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1978年12月18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开幕,会中决定扬弃先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执政总路线,将中共全党的工作重心转移至经济建设,实施改革开放政策,结束“文革”十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极左时代,自此中国开始走向更为开放的现代化之路。

改革开放40年,可以说中国取得了公认的成就,被世界公认为“中国崛起”或“中国奇迹”。前文已述,按过不表。成就之外,中国依然面临诸多挑战——政治改革滞后,去专制化不足,依法治国任重道远;社会道德滑坡,贫富分化严重,言论管控趋紧……

但这些都在器物层面。《易经·系辞上传》,曰“形而之上谓之道,形而之下谓之器”。更为重要的是,从邓小平时代到习近平时代,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强化顶层设计”,中国社会,似乎正在这一转折性变革中失去了试错的勇气。

1
从摸着石头过河到顶层设计

回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邓小平时代被外界所熟知的“摸着石头过河”,作为一种渐进式的改革模式,在中国推动市场化取向的改革中,为经济发展增添了活力,增强了综合国力。这种改革模式遵循由易入难的原则,也避免了社会的震荡。

“摸着石头过河”是中国改革开放所采取,并反复强调的态度和方法,被视为邓小平时代的一个重要思想。

“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是邓小平时代的标志之一(图源:VCG)

在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看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既不可能在马列主义本本上找到现成答案,也没有任何现成的实践经验可以照搬照抄,所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他还指出:“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这才有了改革开放初期,“傻子瓜子 ”的传奇经历。

傻子瓜子,是号称“中国第一商贩”年广久创立的瓜子品牌,因邓小平多次在高层提及年广久,并收入《邓小平文选》而闻名。年广久命运的起承转合,被认为暗合中国私营经济的发展进程。他曾三次入狱,罪名分别为“投机倒把罪”、“牛鬼蛇神”、“流氓罪”,三次被邓小平点名,分别为1980年,1984年,1992年,刚好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三个重要转折点。

“摸着石头过河”的方法论,成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走到今天的重要基石之一。从理论指导上看,邓小平激励中共全党要冲破思想藩篱,大胆开拓。“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成为那个时代的标志之一,也让中国社会上酝酿已久的活力得以最大限度地爆发。

中共十八大后,中国开始进入习近平时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成为这个时代的现实目标,“加强顶层设计”成为这个时期中共执政和改革的重点。

2013年11月,中共召开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提出了第五个现代化,即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被认为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总的纲领,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重要的顶层设计。

虽然,官方一再强调“加强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但“摸着石头过河”和“加强顶层设计”之间的平衡,并不是那么容易掌控。加强顶层设计,逐渐成为中国进一步改革的指导性思想和重要方法论,以及中国政治的主流意识形态。

2
中国社会还需更多试错空间

加强顶层设计,意味着中共中央权力的进一步强化,中共十八大以来 ,中共高层也是这么做的。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习近平举起“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旗,之后,通过一系列的权力结构调整,使习近平对国家几乎所有领域的重大事务,都拥有了毋庸置疑的最高决策权。习近平作为中国新一轮深化改革“顶层设计师”的形象渐趋清晰,影响力逐渐显现。

到后来的中共十九大修改党章,确立习近平核心地位。尽管,中国经济高速发展遗留的问题,特别是官僚体系的千疮百孔,政令难出中南海,社会怨气层出不穷等,而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关键期,这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来统领整个中国度过这一难关。

中共十八大后,进入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更讲求顶层设计(图源:多维记者/摄)

从中国的外部挑战来看,中国崛起正挑战过去接近两百年的世界利益结构,二战之后的世界战略平衡被新的地缘政治冲突所打破,中国将不得不面临一个形势更加严峻的国际环境。内政外交的严峻挑战,迫切要求中国有一个能与新的大时代契合的领袖级的政治核心人物出现。

但不可否认,“核心”重回中共政治话语体系,还是打破了很多人对于中国当下政治现实的认知。于是很多人开始笃定:中共已经不再如邓时代那样敢闯敢干,早已失去了试错的底气和勇气。

对习近平来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60大项改革举措,以及中共军改、党政机构改革等改革举措,已经表明他有足够的勇气和魄力。但是种种迹象表明,在习近平的内心深处,也有苏联解体的惨痛教训,所以不能犯颠覆性错误,在改革过程中往往还是收放并举,尤其是意识形态和舆论层面呈现收紧的趋势。

在习看来,这可能是为“放”服务的,但是中国社会就会觉得是在走回头路,是在向左转。在“定于一尊”的论调出现之后,更是直接给中国社会以极大的、左的思想回潮的心理暗示。人们忧心,中国社会,会不会再次走向左的极端。
 

顶层设计,让中国整个社会都沿着设计好的路径走。这种“全国一盘棋”的做法,某种程度上可能避免或者少发生错误,有利于继续改革的深入和统一推进。但现实的复杂性,并非一纸(或者几纸)改革纲领能够涵盖的,里面有太多的变量存在,过分的强调顶层设计和中央权威,意味着可能没有人再有勇气去进行改革尝试。它带来的副产品可能是,一切只唯上,不唯实。这不是中共所倡导的实事求是。

投射在中共官场,便是一众官员的不作为(或不够作为)和不敢作为。一方面,这是中共官僚体系长期以来的痼疾;另一方,也是因为担心犯错的因素,所谓“不做不错”,明哲保身。强化中共中央权力下的政治氛围,让官员们唯唯诺诺,畏首畏尾,失去改革试错的勇气。中共十八大后,鲜有“明星官员”出现。

失去试错勇气的另一个表征,就是按照惯性和一贯套路来做事,以至于新情况、新问题的发生往往猝不及防,处理不够现代化,惹得民怨沸腾。中国社会近期重庆高考政审风波以及女记者调查泉港污染事件被精准抓嫖,便是在这种现实情形和社会氛围下发生的。

而且这样的不敢试错,也直接限制并压缩了民间的活力,比如企业家经常抱怨的各种政策壁垒等等,社会氛围变得死气沉沉。如何让中国整个社会继续充满向上的活力,可能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之后,最最需要重新考量和有所突破的。无论是中共官场还是中国社会,需要的是更充分的试错空间。

要知道,改革开放就是从解放思想开始的。

推荐阅读:

【多维 CN40期】“钦定”再现 中国二次改革中的习氏棋局
【多维 TW37期】区域政经重构 台湾该看戏还是入戏?

更多内容请留意第40期《多维CN》、第37期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月刊,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季北群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