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中共政治局会议 政经议题背后是对中南海的服从

+

A

-
外界认为,此次中共政治局会议将经济和反腐议题同场讨论,背后是对习近平在中共党内权威的服从(图源:Reuters)

北京时间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一月一度的集体会议,会议重点有二,一为经济,二为反腐。

2018年中国面临的国内外局势的很多变化,如中美贸易战等的突兀出现,是中共高层始料未及的。2019年中国的经济形势仍然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如中美贸易战等的走向很大程度上中共也并不能完全掌控。因而,对比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报告和当年12月那次经济工作会议的判断,今次会议出现了不少新的提法,呈现许多“特殊”之处。

经济与反腐同场讨论释放的信号——服从中南海权威

外界注意到,往年经济工作会议与反腐党建等会议都是分开举行的,此次两个主题被安排在一次会议上讨论,有分析认为,或许是日程安排上的紧凑。因12月18日中共要举行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这是年度的重头戏,因而,经济工作会议与反腐被安排在一起召开。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中共此次将经济与反腐会议安排在一起,说明中国的经济发展与中共党建的关系已经更为深切,中共党内对习近平权威的服从,对中共中央经济政策的执行,成为中共经济改革能否进行下去的重要一环。中共的改革事关全局,因而,中共愈来愈强调改革的系统性和协调性,如何保证中共中央的权威,成为改革成败的关键。习近平上台后反复强调加强顶层设计,因而,强调中南海权威,就是要加强中共的改革中的整体性和协调性。

故此,此次会议将经济与反腐这两大议题同台讨论,背后还是要强化中南海权威,通过政治上权威的强调,从而在经济改革中打破固有利益格局,寻求突破。

三大攻坚战仍是今后政策主调

2017年10月,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是为“三大攻坚战”。

三大攻坚战中,风险防控是第一位的。外界解读,这主要是指的金融风险防控。当前中国大量的金融资产以流动性很强的存款与现金的形式存在,未来一段时间,资金跨境的流动都需加强管理。

有分析指,中国当前金融业重要风险主要集中在“一头一尾”两个部分。其中,“头部”是巨大的政府债务,“尾巴”是普通百姓这块,包括今年中出现的P2P民间借贷问题等都是中共需要着重管控的民间金融风险。如管理不好,金融虚拟领域风险会外溢至实体经济,拖累中国经济增长。

精准脱贫和防止污染是习近平上台后聚拢民心的民生举措。但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一刀切”、虚假脱贫、“数字脱贫”等官僚作风和形式主义现象,外界亦期待,中共能对这些现象进行纠偏。

“提高党领导经济工作的能力和水平”

类似的说法在2012年中已经初现。2017年中共经济工作会议中,也提及“坚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保证我国经济沿着正确方向发展”。这与中共在政治领域强调“以党领政”的改革思路是一脉相承的,是这种改革思路在经济领域的表现。

对于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风险来说,中共试图通过加强中共自身管理经济事务的能力,确保中共对改革走向的把控,防范内外风险,保证改革在既定轨道进行。

但中共的领导是否要深入微观经济领域,从而造成市场信号扭曲等,亦是外间担忧之处。因而,如果一方面加强中共对经济的宏观领导能力,同时又不过度干扰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发挥应有作用,是对中共官僚系统的挑战。

“反腐败斗争依然严峻复杂”

此次会议上,中共对反腐败形势有了新的判断,称反腐败“取得压倒性胜利”,但同时又认为今后的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压倒性胜利”是新提法。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对反腐败斗争形势作出的判断是——“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有分析认为,从形成“压倒性态势”到取得“压倒性胜利”,说明中共高层判断中国反腐正从量向质转变。

回顾2018年中共党内和军内一年来的反腐,声势比之往年没有减弱。近来军方高官房峰辉被开除党籍,围绕秦岭违建别墅,亦引发陕西省和西安市官场震荡。此次会议的提法,或许中共高层判断,党内的腐败存量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以下面临的反腐任务将集中在防止腐败增量的增长和反弹上。

会议对“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的判断,也给外界留下了联想空间,或许意味着中共2019年的反腐仍将祭出一些大动作,是否再有高官落马,外界拭目以待。

另外,2019年对于中共基层反腐也是一个关键年份。今年2月中共在基层发起扫黑风暴,隐身在官员队伍中的黑社会保护伞被揪出一批,按照中共的部署,扫黑要在2020年之前覆盖全国所有省区,因而,2019年会是中国全国扫黑的铺开年份,基层贪官料将大批落马,与之并行的是,中共基层涣散党组织将面临大规模清理,用人事上的新鲜血液取而代之。

“激励干部担当作为”

外界亦注意到,此次会议,中共在强调“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后,也不忘强调“激励干部担当作为”。

加强中共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在习近平上台后提的较多,这是矫正胡温时代“九龙治水”“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必要步骤。不过,外界亦质疑,过于集中统一领导会压制地方的改革和探索活力,靠上级的行政命令强制推行一些改革措施,难免会出现政策执行“一刀切”,损害改革感召力,另一面也造成有些地方官坐等中央给政策,或懒政不作为,不敢在改革中自主探索和试错。

此次会议将激励干部担当作为与集中统一领导并列,向外界展示出中共要对政策执行领域进行纠偏,在集中统一领导和地方改革探索中寻找平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程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