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副主席“脱虚向实”王岐山治下的中国外交新风向

+

A

-
2018-12-16 20:07:32
王岐山“2018从都国际论坛”演讲被认为是在向国际释放中国进一步开放的信号(图源:新华社)

中共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系列活动已经在宣传领域铺开,在北京时间12月14日的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上,除却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的缺席,中共其余六常委皆出席,不出意料地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露面,且与六常委并排而坐。作为中国国家副主席的王岐山近期频频露面,就在日前的12月10日,王岐山还打破惯例的出席了在广东召开的“2018从都国际论坛”

之所以说打破惯例,是因为此次论坛的中国代表人员安排与往前有了变化。

自2015年中国政府正式批复此论坛成立后,2015年是由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胡春华代表中方人员出席,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是由广东省委书记加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配置出现。而此次广东省委书记配中国国家副主席的出现让外界的目光聚焦到王岐山的身上。

王岐山出席此次论坛或许是中国有意为该论坛提升规格,但分析此次会议的细节或另有原因。

比如该论坛的主办方之一是澳大利亚中国友好交流协会,该协会是由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一个州)任名誉会长,澳大利亚相关政府官员与相关领域权威人士任协会理事。 澳大利亚在中国舆论场曾被认为是“反华急先锋”,但今年澳大利亚频频向中国示好,在上个月(2018年11月)的7日至9日,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访华被认为中澳关系趋向回暖,所以,不排除王岐山出席论坛是回应这种互动的可能。

此外,往届的名单披露,此前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等300多位国际政要、商界 领袖、学者名人都曾参加过从都论坛。

在今年中美贸易战争引发的波动已与各个国家产生了或多或少的联系之时,各国的表态及倒向对中美两国来说都比往常更为重要。因此在这个各国前政要云集、商界人士汇合的论坛,王岐山的现身有为中国政府争取国际支持的可能。

王岐山在此次论坛发表“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脉络、中国开放的未来动向”及“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演讲让外界猜测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王的发言已不仅是官方表述,更像是中共高层的口吻在释放中国进一步开放的信号,这对于一个在党内职务仅有“外事委员会委员”的王岐山来说是不同寻常的。

“国家副主席”的不同含义

国家“副主席”这一职位在中国政坛一直被视为“礼仪性”的虚职,其本没有独立的职权,依中国宪法的规定,其职责主要是协助国家主席工作,受主席的委托,可以代行主席的部分职权。因此其所拥有实权大小取决于在中共党内的地位与职务,以及中国国家主席的权力赋予。

首先看历届中国国家副主席的党职,除了宋庆龄、荣毅仁分别为国民党及民主建国会党员未入政治局外,其他人均在中共党内担任高级职位,王岐上目前的党职只有一个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委员,也就是说王岐山既非政治局常委也非政治局委员,这样的“双非”官员出任中国国家副主席是非常罕见的。

其次,王岐山担任中纪委书记期间的“打虎”运动对习近平的“反腐”政绩来说可谓功不可没,且外界一直盛传王岐山虽然担任被称为虚职的中国国家副主席一职,但其“第八常委”的称号及“习王体制”的名声早在坊间得到默认。

回看王岐山上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以来,虽然其也在按照惯例接待外宾,应邀出访等,但外访所带来的声量及赋予的政治意义已超出礼仪性访问的含义。

以王岐山2018年3月当选中国国家副主席后的首次外访选择俄罗斯为例,当时多维新闻曾有分析,王岐山的中国副主席首秀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体现了王岐山在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外交政策中特殊且重要的地位。【相关新闻:王岐山首访选择俄罗斯 北京专家揭两层深意

2018年10月22日至30日,王岐山又率团访问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阿联酋四国,并参加第四届中国和以色列创新峰会,王的此次外交被认为是中美科技竞争敏感时期的一次重要出击。

2018年11月6日在新加坡的中美首届经济论坛更是让外界的目光聚焦到王岐山身上,这是王岐山首次就中美关系在国际平台上阐述中方立场,其呼吁中美重启对话的主旨演讲出现在翌日的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头版。而这样的迹象也曾被解读王岐山要正式回归“前台”。

从王岐山的系列外访活动中可以发现,王岐山的“中国国家副主席”所被赋予的权力似乎并不仅限于“礼仪性”的功能,而是真正承担了配合习近平战略性外交的任务。

“王的色彩”与中国外交的调整

单就今年来说,中国国家副主席这一职位所带来的关注度及影响力,很难只说是中国外交的调整而不把王岐山本人的风格归结为其中原因之一。但在讨论王对中国国家副主席的外交角色“再定义”过程,中国外交人员的不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中共党媒人民网在2017年9月曾刊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王逸舟与李欣达的一篇文章,其中有称, “中国目前的外交官数量仍不足以满足其发展外交事业的需求。”这还只是对中国整体外交人员层面的概括,而对于中国头部外交人员来说更为严峻,尤其在中国今年面临内外交困的复杂环境下,这种状况愈明显。

这或者也是王岐山不是政治局委员便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担任中国国务委员分管外交后仍然兼任中国外交部长的原因。

王岐山作为中国国家副主席,其不仅是知美派,还熟悉金融、经贸,因此,王岐山对中国战略性外交层来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今年3月,中共在党政机构改革中重新设定了中共中央外事委员会,王岐山是该委员会排名第一的委员,有媒体分析称,中共党、政首脑出任外事委的正、副主任,或意在平衡外交内政的关系,排名第三的王岐山事实上或统领外交。

猜测归猜测,王岐山在中国副主席职位上的外交表现虽不是“统领”的角色,但其却在改变外界对中国国家副主席一职的观感,让这一长久以来被视为“务虚”的角色再添“王的色彩”。

事实上,王岐山在对中国国家副主席职位再定义的过程,也是作为中国外交人事格局调整的一个信号。而今年5月王岐山在会见美国商业人士时说出“自己作为国家副主席的工作,是习近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的话也就不难理解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