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电影盘点】价值观不合是中国电影走出去最大障碍

+

A

-
2018-12-16 21:51:27

当下,中国和全球电影业的发展渐趋一体化。世界各国在关注中国电影,中国电影怎么“走出去”,中国电影在内容、故事的呈现和讲述方式上如何吸引、捕捉全球的观众,艺术电影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中国电影在对外传播过程中怎样创造契机、拓展空间,为其可持续发展注入更多新的活力,等等,这些都是中国电影亟待解决的问题。

为此,在2018•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评论周期间,影视所于2018年12月13日举办“中国电影‘走出去’与艺术电影的发展高端论坛”,邀请业界、学界专家,就艺术电影发展与中国电影“走出去”之间的关系进行研讨。

电影《战狼2》创造了50亿票房,但走出去仍任重道远(图源:VCG)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院长黄会林称,中国电影除了商业大片,还有很多蕴含人文内涵和艺术表现力的影片也获得了成功,但这些影片还“走”不出去

北京师范大学新媒体影像研究中心主任陈晓云回应了对艺术电影的讨论,他称,艺术院线片源的相对匮乏,以及一些名实不符的“艺术电影”文本的口碑落差,凸显了国产“艺术电影”的短板。

另一位嘉宾也探讨了中国电影类型的出口,中国电影海外推广有限公司总经理谷国庆称,中国电影的输出国家向欧美辐射,影片题材向多元化类型发展,一般剧情片与爱情、喜剧、动画、纪录片等已成为向东南亚输出的品牌。合拍片已成为中国影片向外输出的支撑力量

与此同时,中国电影海外输出也暴露出一系列问题,比如,海外输出的作品题材还十分薄弱,动作片占比较大,某些题材不适应国际性电影语言表达等。

相较于谷国庆认为的电影要“走出去”,上海电影集团一级导演郑大圣称,“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是误导我们太多年的一个理论陷阱。与其说要构建民族身份,标榜民族美学,远不如融入世界性的当代美学重要。

北京电影学院科研信息化处处长刘军从另外一个思路讲述了中国电影“走出去”这个问题。他总结道,首先是中国电影自身质量还没有达到能够顺利“走出去”的程度;其次是对国际市场不熟悉导致中国电影不会“走”

在会上,不仅业界学者,更有一线从业者的观点。著名导演阿年从导演角度谈中国电影“走出去”。他称,对于中国电影“走出去”,当下最大问题是艺术创造力,对人物的刻画,包括人物真实性、故事真实度等方面这些问题都没有解决好

另一位青年导演常征称,中国较多的主流电影缺乏大的文化视野,没有艺术价值和美学观念。这样的底层逻辑,致使中国因其落后世界的主流价值观而无法走出去。作为创作者,脚踏实地才能回归电影艺术。

在音乐人张荐看来,“走出去”还不如融入进去,走进每一个作品的细节,因为只有细节才能更充沛地输出生命的能量。电影故事多数是“事故”,大家其实愿意看到特别精彩的故事都是特别触目惊心的“事故”。

中央戏剧学院影视系主任武亚军对于中国电影的走出去充满自信,他认为,中国观众不必把评定的标准交给西方国家。他还注意到,境外观众对中国城市景观变化的认识是片面、间断的,因此对中国社会发展特别是现代化发展的认识或者是停滞的、错乱的或是有误解的。

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研究员孙萌称,在一定意义上,中国没有实验电影、先锋电影的传统,导致中国艺术电影没有家谱,不能认祖归宗,出来一个就是一个“异数”。

电影是国家文化软实力的体现之一,承载着国家形象、价值观念、精神和文化等元素。曾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第五代导演张艺谋、陈凯歌等为代表的中国电影导演,以充分展示中国本土文化的文艺电影《红高粱》《霸王别姬》等频繁获得国际A类电影节大奖。而后的第六代导演娄烨、贾樟柯等也按图索骥。

随着国际间经济、政治和文化的交流日益密切,中国电影开始越来越热衷到海外取景,尤其是从2013年票房大卖的《北京遇上西雅图》开始,《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泰囧》《唐人街·探案》……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剧组不仅仅奔赴国外取景拍摄,而是在创意之初就将故事发生地选择在世界各地。

中国各大电影公司在美国成立分子公司,将从制作环节和投融资环节进入好莱坞。布局海外已经成为中国电影“走出去”的新阶段。同时,财大气粗的民营电影公司开始并购海外公司。万达、阿里影业、乐视影业、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近年来都有所动作。但资本投入不代表文化输出,不代表中国电影全方位地走出去,中国电影公司不能仅仅充当外国电影的“银行”。

在这场电影讨论会上,或许可以为中国电影国际化传播寻找到新路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时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