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思中国改革争议事件】乌坎风云 喧闹过后

+

A

-
2018-12-17 03:27:38

四十年前,历经劫难的中国,开始以强大的勇气与魄力迈上了一条改革开放的道路。中国人喜欢用“波澜壮阔”形容这四十年历程。但是改革不能只关注成功与辉煌,当世界在谈论中国成就的时候,不应该忘记“摸着石头过河”中遇到的暗流与险礁,壮阔的风景是由一次次“波澜”而铸就。毋庸置疑,过去四十年,在中共治理之下,“冲击—反应”的历史模式仍然得以套用,一些历史事件——诸如六四,诸如中国国企改革,诸如薄熙来事件,都存在着巨大的争议。  

当中国决策层直面这些事件时,他们得到了哪些震动?这些“争议事件”又给他们以后的改革决策带来哪些执政思维与模式的变化?当时间流逝,今天是否还有必要对于这些“争议事件”进行重新的定性?或者更为直白的疑问,习近平任期内,中共会出台一份“改革开放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吗?基于此,多维新闻选取中国改革开放40年当中发生的诸多“横看成岭侧成峰”的争议性事件,立足当下,回顾过往,寄望于透过对这些争议事件的反思,捕捉中国“改革再出发”的通关密码。

发生于2012年的乌坎事件,是中共基层治理长期问题的一次爆发,也提醒中共,单靠强力维稳并不能实现基层稳定(图源:香港01)

在中国南部广东省陆丰市的一个小小村庄中, 6年前,曾发生一场让世界注目的村民维权事件。诡异的是,在6年后的今天,外界又把这个村庄渐渐淡忘,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除了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再次喧闹了一时外,就再次回归沉寂。当时支持乌坎的媒体和公共知识分子,也已不再关注这个小小村落的命运,而转而谈论其他对于中国来说更具政治现实意义的话题。

这个村庄就是乌坎。

曾经在乌坎发生的热闹的一幕,如今已然沉寂。这种沉寂,非但是舆论关注上而言,更重要的是,乌坎作为胡温时代一次被动的基层治理探索试验,仍在提醒中共,基层治理仍是中共必须面临的治理难题。 

乌坎的背后:中共基层治理难题

6年前,外界几乎把乌坎视为一个“圣地”,似乎这个小小的村庄即将成为一个政治上的小岗村,在外部的报道中,许多人将之称为“乌坎模式”。外界更希望乌坎能够作为中国基层民主化的试验室,从这个小小的地点开始,进而推及于全中国。

现在反思起来,可能外界当时赋予了乌坎这个小小的村庄和村民其不可承受之重。对于外界寄希望于乌坎所能带来的制度探索和在中国推行民主化的意义,乌坎村民是不愿触碰的。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一次单纯维权事件,起因是土地问题,他们所冀求的,就是能够把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收回自己手中。如此而已。

土地问题曾经是中共革命的主要诉求,也是中共建政合法性的主要来源之一。毛泽东那句“农村包围城市”,给中共革命涂上了土地革命的色彩。但恰恰是农村,与城市的蓬勃发展和活力相比,在改革开放后成为中共治理的滞后地域。中共的党组织在许多农村已然涣散,取而代之的是村霸、宗族势力、黑社会等,而土地作为农村基层民众手中最有价值的资产,便成为这些势力觊觎的对象。因而,土地问题屡屡成为中国农村基层维权事件的导火索。

2012年、2013年前后,中国曾经发生诸多的基层维权事件,而这些维权事件背后所指向的,正是中共基层治理的问题。因而,乌坎事件实则是中共在基层治理思路上的一次主动的调整和尝试,或许中共高层与外界的期望一样,也想把乌坎这个不大的地方进行一次试验和探索。而试验成败的关键,就是看能否解决农村基层最为关注的土地问题。

冲击与不能承受之重

当时,乌坎成为观察中国的焦点和漩涡,无论是西方媒体的大力度报道,还是中共罕见的网开一面,抑或是乌坎村民一人一票选出的村委会,都赢得了极大的关注。中国内部官民和外界三方的互动,对于当时号称“维稳经费超过军费”的维稳体制的冲击,是可想而知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