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印度之子与美国总统无缘

+

A

-
对达赖喇嘛来说,《西藏旅行对等法》并不意味着西藏问题受到特朗普政府的真正关心(图源:AFP)

“这个全球最伟大民主国家的现任总统让人不可捉摸”,在印度当地时间12月23日接受《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采访时,流亡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就美国最近通过的《西藏旅行对等法》(The Reciprocal Access to Tibet Act 2018)表现出冷淡的姿态。他说,我对此了解不深,没有立场去评价它。

达赖喇嘛当天重复了很多以前的话,比如早已放弃世俗权力、否认与世俗领导人洛桑森格不合,比如终止达赖喇嘛的转世制度,以及希望回五台山朝圣……但同时,他也披露了不少细节,譬如他与中共私下的联络渠道,比如两位分别受到中共官方与达赖喇嘛认可的宗教领袖噶玛巴不久前相见的细节……当然,还有重要的是他已经两年没有去美国的消息。

2019年将是达赖喇嘛从一个懵懂少年离开拉萨,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第60年。在这将近60年的时间内,他和他的追随者经历过无家可归的困境,也曾经抱持重返中国藏区的兴奋。但是,这一切在今天都显得黯淡,令人绝望。即便他提出“中间道路”,表示愿意让藏区继续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内,但是长达二三十年与中共的接触仍然没有结果。 

正如他所说,他和自己的流亡者这期间收到过很多国际支持,而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份量极重的来自美国的支持。如果说1989年以前的美国尚只是在暗地里动作的话,那么随着六四事件的发生,当中美关系陷入又一个低潮期时,华盛顿对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的支持便显而易见了。

从肯尼迪(John F. Kennedy),到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尼克松(Richard Nixon)、福特(Gerald Ford)、卡特(Jimmy Carter)和里根(Ronald Reagan),美国总统在任期间从未与这名被中国政府视为叛逃者的宗教领袖进行过会面。直到1991年,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George H. W. Bush)接见了达赖喇嘛,从而开创了一个先例。此后,美国总统会见达赖喇嘛,成为横亘在中美关系面前的一个重要障碍。它连同所谓西藏境内人权问题,成为双方一系列口水仗的缘起。毕竟,这背后不仅是政治表态,还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然而,现实在不断发展变化。“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去过华盛顿了”,在这次采访中,达赖喇嘛回应是否会照例与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会面时坦率承认。不过,提起原因,他声称是因为身体原因而非其他。他说,“以前每年我去美国体检,在美国名为Mayo Clinic的诊所,一名印度医生发现了前列腺癌的痕迹。考虑到我年事已高和治疗所引发的副作用,一个10人小组经过讨论做出放射治疗的方案。美国对我来说距离太远太耗费精力了,如今我只需要到的德里的私人医院就可以了。”

显而易见,达赖喇嘛回避了与特朗普会面的“意愿”,如果他的确存在这种意愿并且希望从中获得支持的话。

这些年,达赖喇嘛的外访活动受限,愿意邀请和接纳他的政要似乎越来越少。这显然并非单纯的身体健康原因。比如尽管没有在这两年造访美国,但是达赖喇嘛仍然去了日本等国家和地区,而且他在印度境内的传法活动更是从未停止过。

达赖喇嘛在接受采访时开玩笑地说,除了日本,我这个佛教徒居然没有一个佛教国家愿意接纳,“访问斯里兰卡的行程在最后一刻被取消,而自从中泰建交后我也再未到访泰国”。

5月份,流亡藏人司政洛桑森格曾在华盛顿公开表示希望特朗普能够接见达赖喇嘛。当时,他说,“特朗普……去过三大传统(宗教)的三个主要圣地。所以现在只剩余佛教。达赖喇嘛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佛教领袖。我认为他与佛教最重要的领袖见面是符合逻辑的。”

而当时的美国官员很清晰地表示说,达赖喇嘛的问题并非白宫的优先考虑选项,他们的当务之急是说服中国去影响朝鲜的核武和导弹计划。

至此,我们似乎可以理解,达赖喇嘛何以对特朗普签署一项西藏问题法案表现得那么冷漠。达赖喇嘛对此未置可否,实则表明一种态度,他本人对特朗普不再抱持幻想。

这份法案事实上是在2017年4月份提交给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和外事委员会的。它列举了20条理由,包括在2013年10月28日那场导致3名美国公民死亡和其他一些人受伤的车祸发生后,中国政府推迟美国领事探访的时间等。

根据这份方案,美国国务院应对那些阻止美国官员、记者和其他公民自由进入西藏地区的中国官员施加惩罚。美国国务卿也就是蓬佩奥(Mike Pompeo)需向国会提交报告,并确定一份中国官员名单,禁止那些挟制外国人访问西藏的中国官员获得美国签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